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盲 (1)

名字什么的没有想好。。

哨兵向导梗

这原本只是个脑洞你懂么。

OOC! OOC! OOC!


Chapter 1


这栋房子在嘉世主城偏东的位置,离行政区不远。上午十点时大街上已经很热闹了。卖报纸的小男孩在人群中利索地穿行,大声吆喝着:“最新消息,斗神失踪后续!嘉世指挥权更迭!蓝雨最新动向!卖报了卖报了!二个铜子一份!”

 

主城的早市时间无疑想到嘈杂喧嚣,住在周围的人大多忍无可忍地关上窗户。而在那件房子里,有一个房间却什么也听不到。声音似乎在一踏进那件房间就被阻隔了,但整个房间并不显得寂静,只宁静安逸的像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窗帘厚重的拉着,暖暖地透出一种柔软的味道。任何一个知识略为渊博的人若是看到这个场面,就一定会意识到,这是一个属于向导的精神屏障。

 

喻文州端着餐盘打开房门时已经过了10点。自然,房间里那道由他展开的精神屏障对他毫无作用。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出来,暖暖地照射在屋子里唯一一张床铺上。在这样的精神屏障里,屋子的四个角落甚至还点上了凝神的熏香。床铺上的人却依然时不时翻来覆去,睡的并不安稳。慵懒跳动的会场勾画出那个人的面部轮廓,那是一张疲惫至极的脸。梦魇地阴影从颤动的眼睑透出来,让死灰色一点一点弥漫。那五官组合起来的面孔对于联盟很多人都是熟悉的。只是大多数人习惯的是这张脸上路出的嘲讽效益,那种属于斗神的第一哨兵特有的自信和张扬。

 

喻文州叹了口气,随手将餐盘放在床头柜上,又抬手修复了几个精神屏障上薄弱的部分。

 

叶修在一个月里醒来的次数不超过5次。沉睡是哨兵因为信息素过量的本能反应。对于结合的哨兵,最大的灾难就是失去自己的向导。连接因为一方的死亡而被强迫断开,爆发的信息素和内心崩塌的,再也无法填补的绝望和空洞令大多数哨兵在哪一个瞬间进入永夜。那是哨兵的坟墓,但在死亡之国的漂泊对于一个失去向导的哨兵而言,却已经是令人神往的理想乡。叶修还没有进入永夜,但喻文州却不能确信,他会不会醒。

 

至少他还没有死。赶在叶修精神连接断开不久强行建立的新连接不够稳固,但多少起了点作用。叶修熬过了最初的信息素爆炸,在这一个月里,他半梦半醒地状态和偶尔的梦呓于喻文州而言都是鼓励。

 

这一个月中喻文州试过了所有的方法,他的精神屏障不分昼夜的笼罩在叶修周围,不断加强的精神连接对于向导而言异常危险,喻文州却毫不在意。只是当喻文州分辨出叶修呢喃的字眼时,才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那几个字是苏沐秋。如果苏沐秋在,那么叶修就一定会醒。但唯有这件事,他毫无办法。

 

随意地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喻文州通过连接向叶修传递最新的调查结果。关于苏沐秋的调查结果。轻敌这样的理由在纸面上或许说得过去,但怀疑的人不少。喻文州自己就不相信。嘉世中有很多人对苏沐秋不满,哨兵队中有,行政层也有,多是因为他已结合向导的身份和在这场局部战争中置之度外的态度。喻文州猜测,这件事情的导火索或许就是和蓝雨的结盟。调查在最近已经接近尾声,总结来说也很简单:打时间差。苏沐秋的任务属于例行任务,侦查队的人或许发现了危险但总队按兵不动。最后用情报不及时作为借口,说不定还能推到蓝雨身上,理由同盟消极怠工。不高明,却也无法深究。

 

喻文州总结着:这种事情,有意无意不过是一念之间,如果硬要追究一个凶手,大概就是利益既得者了。只是过的时间越久,能抓到的证据越少。

 

语调轻柔平缓,单方面的解释通过精神产生的语音在房间中飘荡着:“所以不管你是想要搜集证据还是直接报仇,叶神,请醒过来。”

真正醒来的时候叶修晕的厉害。睁开眼的一刹那天旋地转,努力眨眨眼后看得到陌生天花板上的吊灯,意识里模模糊糊的有些字句,一场大梦一般。抹去了面孔,身形,语调和表情之后只留下一些根深蒂固的事实。比如说苏沐秋已经死了的事实。理智和感情撞击的厉害,逻辑中没有相关的记忆,感性里却已是即成的真理。叶修想了想,解释成了灾难后的记忆保护,却又不甘心似的想要找一些事实自欺欺人。比如说他自己还活着。

心里头空的厉害,从床头的衣服里摸出烟和打火机点上,尼古丁的气味沿着气管烧尽肺里。终于填补了一部分让他可以思考。房间里存在的精神屏障很明显的保护着他的大脑,却也限制着他的行动。眼神变得像野兽一样,终于发现了他一直以来觉得别扭的原因。

叶修处在一个不熟悉的精神屏障里面,本能却没有抗拒,说明精神连接在苏沐秋离开之后已经重新建立。

而叶修本人却不知道。

苏沐秋是嘉世最强的向导,分类在S级别。叶修和他的连接浑然天成。那种丝丝入扣的贴合,源于苏沐秋强大的精神力和两人之间无需言说的默契。而如今,这个连接虽然还在,感觉不对。这个词或许过为感性,但是哨兵所依赖的,本来就是超出常人的感官,所以这个评价反而更加可靠。硬要形容的话,叶修会说:就像是伤口新长出的皮肉活着是残废的身体上的陌生义肢,又或者是一切本来不属于他的东西。

排斥的念头一旦冒出就一发不可收拾。被囚禁在陌生的精神领域对于哨兵而言本身就是一种挑衅,不熟悉的感觉更让叶修觉得怒不可遏。下意识的将自己的精神领域展开,侵略性极强的屏障只一个瞬间就让房间恢复嘈杂。信息素过量的涌入让叶修皱眉,却没有停下动作,甚至开始不计后果的撕扯体内尚不完整的陌生连接。

另一种阻力反击的也很快。空间因为精神力的碰撞近乎扭曲。3次,房间里本来的精神屏障被叶修打碎了3次又被对方重建了3次。叶修有些惊讶。那个向导的时机抓的很准,每次都避开他攻击的峰值,对抗起来竟然和他势均力敌。是因为刚刚从沉睡里清醒么?叶修想着,毫不迟疑地开始准备第四次尝试。

敲门声适时地响起,喻文州微微喘息着推门进来,刚刚赶上叶修的下一波攻势。他无奈地笑了笑,说:“叶神,能停手么?再来几次我和你都得死在这儿。”

叶修夹着烟的手顿了顿,愣了愣神不敢置信的说:“文州?”

如果来的是其他任何一位向导,叶修说不定都会直接招呼上去,但来的人是喻文州,所以他硬生生地把这个冲动压了下去。倒不是因为害怕蓝雨的两个S级别的哨兵,只是叶修觉得,如果是喻文州做的事情,总是有个理由的。这样的想法只开了个头,沉睡时迷迷糊糊的记忆纷至沓来,叶修记得有人一直在他耳边说什么,语调温和语气平缓,他在那些凌乱的字句中摸索分辨,最先理解的含义依然和苏沐秋有关。叶修的表情立刻黯淡下来。

喻文州一直等着,透过镜片看着叶修的眼神没有催促的意味,精神连接还在,但沟通的通道却在叶修醒来的刹那就被喻文州自己切断了。他选择急匆匆地,以一种普通人的方式奔回来,而不是相信叶修刚从沉睡中苏醒的不能被称为理智的理智。然而尽管如此,他依然是喻文州,仅仅凭着叶修神情地变换,他就已经猜出了他在回忆的内容。考虑了一下,喻文州决定不去强制打断他的思维,只是捡了一些和他有关的嘉世现状来重启话题:

“陶轩在一个星期之前颁发了你的失踪令,同时嘉世的行政执行官解除了你的全部职位。哨兵队的领队顺位推给了刘皓,但陶轩找了一个新的人选,好像叫孙翔,哨兵能力定位在S级别。挑战书已经发了,过两天如果孙翔赢了刘皓,就会顺理成章地接手嘉世。所以,恭喜叶神,你现在自由了。无官一身轻。”停顿一下,喻文州说,“和我一样。”

叶修猛然抬起头,他在听前一段话是一直没有动静,引起他反应的是喻文州的最后一句话和几乎烧到手指的烟蒂,“你?”

“嗯。”喻文州回答,“我辞职了,引咎辞职。”
又笑,“不过我本来以为,叶神会对嘉世更有兴趣。”
叶修皱了皱眉,问:“是因为……沐秋?”那两个字被他吐出来时轻不可闻地颤抖,却又立刻被叶修自己掩盖住。语句刚出口叶修就觉得不对。刚清醒不久,理智依旧不够到位。潜意识似乎决定责怪喻文州和蓝雨,仔细想想又不知道为什么。
喻文州也没想到叶修会这么问,但他倒也没什么特殊反应,从善如流地说:“对。”又大大方方给了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愧疚啊,要不然为什么守你一守一个多月?”

 真诚与戏谑各占了半份,这样一句话让喻文州说出来,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明明没有半份欺瞒的意味,偏偏又让人辨不出真假。 

但叶修笑了,抬手就这烟蒂吸了一口,随意地摁灭在床头柜上,他挑起眉毛看了喻文州一眼,眼神中不信的意味明显地能够溢出来:“文州,演过了。”
喻文州也笑。无辜的眨眼:“这不是顺着叶神么?剧情不是就应该这么演?”他指的,是叶修方才关于苏沐秋的猜测。

叶修想了想,就着喻文州的话发现现在自己的状况谈这个并不合适,于是话题就此搁置。气氛比一开始轻松了很多。喻文州也适时地换了一个话题:

“最近霸图要打呼啸。”喻文州说,“战书下的依旧是韩文清的风格,正面战场,时间地点都很清楚。”
“老韩动作挺快,林敬言加入霸图之后,霸图就两个S级别了吧。”
喻文州点头,给出另一个情报:“轮回也要参与。”
“哦?江波涛坐不住了?小周也同意么?”叶修说,“你看好哪一家?”

“轮回。”喻文州说,难得的顿了一下,“因为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江波涛的目标不是帮呼啸。他对唐昊也没什么好感。”
“如果他的目标只是消弱霸图的话,那么这一次被集火的人,应该是张新杰。”

TBC

  53 1
评论(1)
热度(5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