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春秋(下)

春秋(下)

 

牵扯到的CP:叶<--喻和周喻。 

叶神的CP是伞哥

 

OOC警报!

OOC警报!

OOC警报!

 

如果我把人物毁了请怪罪我而不是喻队。毕竟是自己的水平和脑洞问题。

 

半残表示某只能尽力了,语文老师这个东西忘了吧。

 

还有终于写完了总觉得再不会三次元写作业就要跪了。。。

 

以上。

 

 

周泽楷退役是在第17届。那个时候他已经不是枪王也不是队长了。从第15届开始他就从主力转成了轮换。

 

其实他的状态下滑有一段时间了,轮回不愿意放他,第一人的名号太响,他又领着轮回夺了两届冠军,而周泽楷自己也舍不得荣耀,干脆转成了陪练一样的角色,好多人听说了都不由得叹一句,这样的事情,也只有周泽楷能做。

 

退役访谈周泽楷接了一个杂志的独家,这几年联盟翻天覆地,层出不穷的新人让人眼花缭乱。轮回接这个访谈的时候都觉得有点对不起周泽楷,这么重要的事情,最后却只有一个文字访谈,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些憋屈。

 

好在周泽楷完全不介意。他的成就很多,枪王,荣耀第一人,两届冠军。轮回的老板对这支不怎么说话的潜力股一直很满意,而周泽楷从来都是又乖又听话,所以没有人想到周泽楷在结束时抛下了这么一个不定时炸弹。

 

退役的访谈和其他相比不那么严肃,气氛轻松随意,而且很多人也发现了这段时间周枪王的回答技能加点不少,周泽楷不会敷衍,几乎每个问题都会认真去想,而他又长得好看,光是皱着眉头思索的样子就能迷倒一片。

 

诸如退役后的打算这样的例行问题问完后整个访谈就成了茶话会。不知是谁先起的头,问:“周枪王现在还是单身么?”问题是带着笑抛出来的,摆明了是在调侃,哪知道周泽楷的眼神突然变得很认真,就像他操作一枪穿云时那样。于是整个场地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在等着周泽楷的答案。但是周泽楷似乎又突然变回了联盟刚开始时的样子,许久之后才回答了一句:“不是。”

然后眼睛亮亮地看着其他人,等别人询问。

 

众人面面相觑,许久之后反应过来,让周枪王自己爆料还是不太容易。于是有人试探着问了一句:“方便透露是圈内人还是圈外人么?”

 

这一次周泽楷想都没想就摇了头,说:“是喻文州。”

 

又是一个爆料。虽然这个名字在联盟已经褪色了不少,但喻文州对蓝雨的影响一直不曾消褪,所以大多数人都还记得,那个被称为蓝雨的基石的人。然而,因为周泽楷和喻文州毕竟都已经退役了,而且在场的人对周泽楷多少都抱着好感,所以一时间大多数人的想法竟然不是这个料应该怎么写,而是好奇,他们究竟是怎么在一起的。

 

究竟是怎么开始的?

 

周泽楷自己回想起来也记不清了。进联盟是在第五赛季,真正相互认识是在第六赛季,而知道或者喜欢上的时间,却是从第四赛季开始。

 

那时周泽楷还在轮回的训练营,而喻文州则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蓝雨第二任队长只率领了蓝雨一年,然后就突然退役。喻文州接手的时候名气不及黄少天的十分之一,而他又有手速这个硬伤,消息刚刚公布喻文州就被人群起而攻。

 

在发布会上的年轻队长经常将整个队伍输掉的责任尽揽,有一段时间喻文州的索克萨尔人人喊打。但喻文州从不曾因为这种舆论而消沉。一方面不卑不亢的和各方应对,一方面将蓝雨整合得愈发璀璨。直到下一季蓝雨打进4强,质疑声才稍稍减退。那一场发布会有些消沉,场下的记者们或多或少发表过针对喻文州的评论,此时面对蓝雨的成绩,突然觉得再说什么都不好意思。

 

再联合喻文州一贯的态度,颇有些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意味,所有人这才发现,喻文州这个人,有点可怕。

 

周泽楷觉得他们想多了,喻文州只是一直相信着自己也相信着蓝雨。而事实上喻文州就是这样的。

 

温和的内敛的强大的,喻文州就像一块玉,连散发出的光都是柔软温润的,毫不刺眼。而等周泽楷发现自己喜欢上那个人的时候,电脑里面和喻文州相关的东西已经可以用G来计算了。

 

说起来枪王在这方面的行动能力甩了同队的杜明一条街。杜明知道之后曾经眼巴巴的找周泽楷传授经验,后者眨眨眼掏出手机,里面给喻文州的短信对话框向上一翻再翻。杜明惊叹着二人对话简明有度的同时瞄了一眼时间,然后张大了嘴给周泽楷点了个赞。

 

从第五赛季开始到第九赛季末,周泽楷追喻文州追了4年。

 

++++++++++++++++++++++++++++++++++++++++++++++++++++++++++++++++++++++++++++++++++++++++++++++++++++++++++++++++++++++++++++++++++++++++++++++++++++++++++++++++++++++++++++++++++++++++

 

而喻文州让周泽楷等了4年的原因也很简单。他爱叶修,那个时候还是叶秋,的时间更久,并且他发现,这是一个自己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他对自己的感情一向分析的透彻,知道之后也只是苦笑,但和周泽楷不同的是,他从来没有和人说过,彻彻底底的暗恋。

 

两个人的交集不少,却都平平淡淡,蓝雨和嘉世比赛时队长之间连握个手都没有,偶尔团队赛互相喷几句垃圾话也全是公共频道。全明星赛场上有时候打配有时候打对抗。战术大师之间的比较很多,喻文州对外总是说:“叶秋是个很伟大的选手。”而叶秋只是说:“如果不是手残,喻文州会很可怕。”

 

但不表现并不意味着不在乎,尤其是对于喻文州来说。他存过每一次叶修指挥的团战和为数不多的几个访谈,研究地太仔细,影响潜移默化,所以总有人说,喻文州和叶修的风格越来越像。

 

对于周泽楷的感情,喻文州也是知道的。

 

甚至他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明确的拒绝过。周泽楷的短信和电话他都回的有分寸,牢牢守着作为朋友的界限,绝不会有一丝一毫的逾越。

 

但周泽楷没放弃过。他可以和黄少天PK一个晚上然后等喻文州一条为黄少天道歉的短信。这样的执着,让喻文州也没有办法。只能把自己的温度一降再降,直到自己也觉得不忍。

 

只是喻文州不讨厌周泽楷。对方做的一切小心翼翼地不给他制造麻烦,乖巧的站在喻文州触手可及的位置却不出声,只等着喻文州喊他,才绽开一个笑容去应。

 

这让喻文州看着都心疼,但难过不会成为喻文州接受周泽楷的理由。

他明白如果妥协只会让那个人在最后被伤的更惨。

 

喻文州接受周泽楷是在第九赛季的决赛。那场比赛轮回因为技能点的提升让蓝雨打得很憋屈,周泽楷在比赛中毫不留情,却在夏休的第二天在喻文州的私宅门口站了一夜。喻文州第二天早上开门的时候看见他吓了一跳。G市的晚上热得蒸人,周泽楷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嘴唇白的吓人。喻文州把人拉了回来,拧了一条毛巾扔给他,想了想又去厨房煮了粥。

 

周泽楷在喻文州家里住了3天,而前两天他几乎一句都没说,只是像个小孩子一样睁着一双眼睛一直盯着他看,想说什么又想到俱乐部的保密协定只能硬生生憋回去,最后和喻文州说:“对不起。”

 

喻文州说:“比赛本来就有输赢,轮回的队长为了这件事道歉不太合适吧。”

周泽楷看着他拼命摇头却又不说话,眼睛里满满地愧疚几乎要溢出来。喻文州拿他没办法。

 

直到喻文州研究比赛研究到了3天猜中轮回的角色加点,周泽楷的眼睛才亮了起来。点了头拉出一个大大地笑容,又小声说了一句:“对不起。”喻文州才真正明白他来找自己的前因后果。

 

喻文州一直觉得,像周泽楷这样的人太少了。他对自己想要的东西执着的让人无奈,包括荣耀,包括自己。忍不住地感觉心里被莫名的感情填的慢慢地,名为愧疚,名为心痛,名为喜欢。

 

于是他伸手去理周泽楷额头的发丝,在对方疑惑的目光中微笑,问:“你说喜欢我,还作数么?”

周泽楷点头,依然是不解。

喻文州笑着看他,俯身亲吻他的额头说:“在一起吧。”

 

那一刻喻文州发现自己是喜欢周泽楷的,虽然可能在程度上比不了叶修,但是总是有了基础。

 

++++++++++++++++++++++++++++++++++++++++++++++++++++++++++++++++++++++++++++++++++++++++++++++++++++++++++++++++++++++++++++++++++++++++++++++++++++++++++++++++++++++++++++++++++++++++

 

而喻文州把这件事情告诉张新杰的时候,张新杰难得的扶了扶眼镜有些惊讶。

 

喻文州把自己的感情藏得很深,偶尔的体现不过是眼神以及在叶修被嘉世逼着退役后对刘皓的毫不留情。这样一点点信息交错,能分析出来的,也只有张新杰了。

 

而张新杰确定这件事是在第九赛季的全明星赛。那个时候王杰希为了微草的未来赌上自己的名誉输给了高英杰。赛后有两个人站起来鼓掌,一个是在观众席的叶修,另一个是选手席的喻文州。

 

两个人视线交互的一个刹那双方都是了然。喻文州点头微笑,叶修抬手比了个加油。张新杰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明明是普普通通的交流,因为有一个名为暗恋的前提而意义不同。

 

却也让张新杰知道了喻文州是怎样的小心翼翼的对待着叶修。

 

所以张新杰隔着电话问喻文州:“你是认真的?”

喻文州笑着说:“我也觉得自己有点渣。”

 

然后他正色:“新杰,我觉得我是认真的。”

“也许我爱着叶修,但是我大概永远也不会说了。”

 

“为什么?”

“因为叶修心里有个人叫苏沐秋。”

 

这个名字喻文州是听魏队说的,当然那个人也只知道一个名字,剩下的源于喻文州自己的推测。一叶之秋他以前在网游里的同伴秋沐苏,第四赛季突然加入嘉世的和叶修默契十足的苏沐橙。喻文州的猜测从这里开始,最后在第九赛季叶修带着千机伞杀回来的时候得到证实。

 

为什么这么厉害的武器和散人在荣耀系统的上限到70级的时候才出现?

叶修在嘉世打了10年难道还有时间去研究银武么?

 

张新杰暗自陈赞这样的推测也只有喻文州做的出来,难为的是准确率还那么高。但这并不表示他赞同喻文州的做法,所以张新杰的回答也直白:“这不可以当做借口。”

 

喻文州摇头:“不是借口。叶修过了十年还在玩儿荣耀。那个人在他心中的位置,谁都抵不过。”

他低头自嘲:“而且,我没资格也不愿意让他选择。”比划了一下,“无论怎样,对我和对苏沐秋都不好。”

 

张新杰说:“你只是不敢。”

对面的人想了想也答得干脆:“对。”

 

其实也不是不敢,只是喻文州面对的是一个无解的悖论。他知道自己要的感情只能独一无二,只这一点,无论如何叶修也给不了。苏沐秋在叶修的生命里面出现的太早,喻文州抹不掉,也不愿意抹掉。而他更不愿意的是将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叶修。

 

他走神得厉害,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张新杰的问题已经问了两遍:

 

“那周泽楷怎么办?”

 

他想了想,对着电话的听筒轻笑说:“我永远也不会让小周和我一样。”

 

分明是另一种类型的承诺。

 

++++++++++++++++++++++++++++++++++++++++++++++++++++++++++++++++++++++++++++++++++++++++++++++++++++++++++++++++++++++++++++++++++++++++++++++++++++++++++++++++++++++++++++++++++++++++

 

那天晚上周泽楷被轮回拉去了告别宴,而喻文州把电话打给了张新杰。

 

张新杰接到电话的时候眉头皱的很紧,背景音乐太嘈杂只有他的声音清明,问喻文州:你在哪儿。

 

“酒吧^ ^来不来?”

 

张新杰挂了电话后直接扯了一件外套就往外跑。不用过多的分析他也知道喻文州有什么不对。

 

张新杰到酒吧的时候喻文州就坐在吧台边上,他的面前只放了杯橙汁。喻文州和张新杰打招呼,笑容温暖明亮。

 

第一杯酒上来的时候刚刚好是张新杰坐在喻文州旁边的不久。喻文州晃着酒杯说:

 

“小周在杂志采访里面说了他和我的事情。到明天应该就会曝光了吧。”

“所以今天我决定出来享受一下最后一天平静的日子。”

 

张新杰说:“这一次不打算封口了?”两个人同时想起一年前卢瀚文出事的时候。只是那时的喻文州还是蓝雨的队长,这几年蓝雨发展的很好,喻文州肩上的担子终于可以彻底放下,也不知道算不算轻松。

 

喻文州轻笑摇头:“小周和我说过了。这件事情只要他想做,我就陪着。”

 

“我也想劝劝来着,但小周那性子你也知道,认准了的事儿固执的厉害。当年追我一追就是四年。他怎么坚持的了?”

 

“而我们之间的事儿,新杰你是明白的。”

“所以既然他已经这么做了,我又怎么可能让他一个人?”

 

语调中透着宠溺的无可奈何。张新杰想了想,抬手也给自己点了一杯酒。

 

而在喻文州喝到第三杯酒的时候,张新杰觉得喻文州醉了。职业选手酒量差从来不是秘密。但酒吧的的光源不是白色,怎么也看不清喻文州有没有脸红。而他的语句又清晰又有逻辑。只是回答的问题既不是张新杰提出来的,也不是他平时会答的。

 

“不是不喜欢。若真的不喜欢也不会答应了要在一起的。”喻文州说。“只是我觉得没有到达他所期待的程度。”

 

他在说他和周泽楷。

 

“用一种文艺点的说法就是。”

 

“这一生恐怕只有一次的刻骨铭心,很可惜的,不是小周。”

 

“这样说新杰你听不太懂吧?”

“大概是因为,你所爱的那个人,非常幸运的也衷情于你吧。”

 

张新杰直接拿走了喻文州的酒杯,掂量了下自己的酒量就灌了下去。

 

然后他拨通了韩文清的手机。

 

他对喻文州说:“你以后不能喝酒了。这种话如果给周队听到了你要怎么办。”

 

喻文州说:“没关系,有他在的时候我不会醉。”

 

顿了顿又说:“别人在的时候我也不会。”

 

而当韩文清来接他们两个的时候,整个路上喻文州真的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说,只和韩文清就荣耀的最新一次的上限提升聊了几句。倒是故意朝张新杰眨了眨眼。看上去清醒的要命。

 

张新杰觉得自己拿他也没有一点办法。他也觉得自己之所以会和喻文州成为好友,是因为两个人之间有奇特的相似。

 

他规划自己的生活,每件事精准到分秒。喻文州规划自己的思维,控制到举手投足。

 

因此张新杰不知道要怎么劝。因为从理智来说,这是最好的选择。唯一的意外来源于周泽楷,张新杰不知道周泽楷如果有一天知道了喻文州的真实后会怎么想,但如果说有谁能够在这种情况下将所有人伤害值减到最小,那么那个人只有可能是喻文州。

 

 

能做到什么地步呢?喻文州也会怀疑。私下里他对周泽楷总是愧疚,怕亏欠,怕给不了他想要的。

 

只是喻文州也清楚有些事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改变,就如同明日的天气,比如过往的成败,比如这个人铁了心的爱上的那个人。

 

对于这些他也无能为力。

 

但至少,午夜梦回的时候,他能保证脱口而出的不会是那个人的名字。

 

至于其他的,他能隐藏的更好。

 

喻文州爱着叶修这件事,张新杰知道他永远不会在和别人提起。说出来对谁都是伤。所以喻文州选择将这个事实在内心埋葬。等着它随着时间腐烂或者消亡。

 

他觉得能够和周泽楷一起,已然足够幸运。所以即使偶尔看得到听得到那个影子那个声音。即使苦涩的感觉依旧从舌尖泛滥至心底。他也只是笑笑,然后生生将这一切压制。

 

那是喻文州生命中的求不得。就和他永远无法到达顶尖的手速一样。

 

但他同时接受着两者,一样的不偏不倚。

 

总有一天喻文州对周泽楷的感情会超过其余所有,从友情到亲情再到爱。周泽楷给了喻文州一半的完满,而喻文州决定自己抬手将剩下的那一半补完。

 

谁说那样不好呢。

 

喻文州只记得某一天自己站在房间里听见外面汽车熄火的声音,从窗户里看得到周泽楷从车子里面走出来,然后又从后座提出超市里的便利袋。

 

外面的景色很好,特地挑的别墅里水和山都足,视角不管怎么转都是入画的风景。天空刚被雨水洗净,蓝成一片浅色的湖光。

 

桃源仙境也不过如此。

 

而昔日的枪王打开门锁,瞳孔在看到他的那一刻泛出欣喜的光,好像满天的星子都落了进去。音调一如既往的乖巧,干净地如同初生地婴儿一样:“前辈…回来了。”

 

喻文州迎上去,穿着家里刚买的拖鞋和睡衣,厚厚软软的质地,直叫人从指尖暖到心底。

 

他上前去接过他手上的购物袋然后拥抱他:“欢迎回来,小周。”

 

FIN


  86 5
评论(5)
热度(8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