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盲(3)

Chapter 3
哨兵向导梗
唔,刷老林刷得比想象中的要长。
林方,周江,唐赵,几句话韩张,一句话双花

下一章回忆完了我就去想个办法刷点叶喻⋯

OOC警报!
OOC警报!
OOC警报!

语文老师啥的……都懂……

以上。


Chapter 3


林敬言在树木的阴影处站定,把呼吸声压低到了极致,他刚刚完成了对赵禹哲的一击,勉强稳住了韩文清突然转身离开之后造成的混乱。唐昊不顾一切的从战场的中心冲回来护住自己的向导,同时抬起头狠狠地来回巡视着,用一个哨兵过于敏锐的视力寻找伤害赵禹哲的凶手,愤怒的得就像一头野兽。S级哨兵所带来的巨大压力让林敬言的心跳速度愈来愈快,同时链接处的灼热也愈发地令人难以忍受。整个精神世界都开始发烫,若不是他现在需要足够的支撑来隐藏自己的身形,他大概就选择自己把链接断开了。

而总归是要断开的。张新杰在韩文清转身向他奔过去的时候,那些无法控制的感情从链接处也向林敬言涌过来,混乱的深沉的,并着巨大的欣喜,岩浆一般的热烈几乎要将人生生融化。而这一切让林敬言觉得难以言说的苦涩。并非真正契合的纽带让他觉得别扭,好像硬抢了别人家的东西一样别扭,林敬言想念方锐。结合热期间无论是哨兵还是向导都很难控制自己的感情,韩文清的愤怒他感受的到。而林敬言细细体会起来,竟然是羡慕的成分更多一些。

羡慕韩文清有张新杰,更羡慕张新杰就站在韩文清看得到的地方。

而这个念头也只闪过了一瞬。三方的斗争尚未结束,霸图令人意想不到的落在下风。韩文清对于霸图的影响太大,只是一个动作就让整个哨兵队失了状态。现在确实已经容不得林敬言多想,他估算了一下张佳乐到来的时间,果断地切开了链接。

那就真的什么都藏不住了,杂乱无章的信息素洪水猛兽一样冲击着林敬言的感官,刹那间头晕目眩。在唐昊眼里,林敬言像是一个突然出现在视野中心的猎物一样显眼。所以几乎是同一时间,唐昊的目光就刀子一样剜过来。林敬言感受得到,几乎是令人整个脊背都要开始颤抖的愤怒。然而,迎着这股怒气,林敬言向着唐昊的方向轻轻笑了一下。他即不打算躲也不打算逃。林敬言做了一件更令人惊讶的事儿:他在两棵树的树干之间来回借力,只几下,林敬言攀到了树顶,好似还嫌他的举动不够惹人注目一样,林敬言踩着树梢,纵身向着空中完成了一个飞越。

此时的林敬言就是一个活靶子。枪口对准了他,弓弩也瞄准了他,唐昊干脆让他手里的刀盘旋着朝飞过来,但混在雷霆哨兵群中的周泽楷没有动,他实在弄不懂林敬言为什么会做这样自杀的举动。

谁会先到呢?

张佳乐的手雷先到了。方锐或许有能力在混乱的战场里找到林敬言的藏身处,但张佳乐没有。所以林敬言的举动最大的目的就是告诉张佳乐他在哪儿。

手雷在半空绽放出大片浓稠的灰色雾气,遮蔽住所有人的视线,就算能力在再高的哨兵,此时也只能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但林敬言是躲藏和偷袭的高手,对于林敬言来说,他等待的只是一个时机,和张佳乐精神链接。

张佳乐也没有让人失望,精神链接的对接几乎完美,接连几个手雷从他手中抛出,以他自己为圆心炸出一个圆。将他从战场上隔离开来。少年看上去游刃有余,甚至能够咧着嘴向着林敬言的方向比出个V。

等烟雾消散了的时候,林敬言又一次在人群中消失了,张佳乐也不再是孤身一个人,手中的手雷向玩具一样被上下抛掷,而他旁边一米的位置,戒备着宋英奇。

林敬言的另一个目的,是找到周泽楷和江波涛。最高处的视野最好,那个时候所有呼啸的哨兵都会和唐昊一样盯着林敬言,不仅仅因为他的动作,还因为他曾经是他们的首领。但轮回的人不会,他们的下意识反应,是从周泽楷那边获得指令。

这样一来,不曾开枪的周泽楷和轮回立刻成了林敬言眼中最明显的目标。

几乎在同一时间,霸图开始反击。

原因很简单,从方才开始一路后撤的霸图的哨兵们退过了韩文清护着张新杰的那一条线,然后就顿住了。若方才还在怀疑韩文清为什么后撤,那么看现在这个情况,在场的哨兵也都明白了原因。如果是这样的理由,那没有什么不能理解的,他们觉得。更何况韩文清并没有带着张新杰脱离战场,他上前一步,抬手将张新杰护在身后,然后抿着嘴皱着眉沉声:“慌什么。”

恐怕再也没有一支哨兵队会像霸图那样,因为一个人的一句责备就让士气翻了几番。韩文清对霸图的影响力太大。甚至他只是坚定地站在哪儿,只要他不退,就是旗帜,就是信心。又恰好,林敬言在这个时候腾空而起,时机刚刚好,让哨兵们明白了一切都不曾脱离掌控,于是整个霸图都振奋起来,哨兵们咆哮的向前冲过去,和呼啸战成一团。

七颗子弹飞驰而来。一个接着一个从不同的位置,射向同一个目标:韩文清。

对于S级哨兵来说,普通的子弹真的够不成威胁,但这一次的七枚,因为角度太刁钻,竟然将韩文清能够移动的所有方向都封死了。如果想要躲开,他就只能退,但现在韩文清唯一不能做的事,也是退。或许对方看中的,正是这一点。

韩文清选择直接用拳头迎了上去。子弹有七枚,他就对了七拳。手腕上精铁的护甲和子弹碰撞,力道大的竟然使落下的子弹都变了形。

这就是霸图的首领!霸图的哨兵们兴奋的吼了出来,但紧接着又是愤怒的咆哮:“是谁?是谁胆敢对着霸图的首领射击?”

张新杰却已经有了答案,胆敢在韩文清面前用枪,这本来就已经是个信号。发热的身体阻止他有更多的思考,握了一下韩文清护住他的手臂,张新杰选择了一种当时最理智的做法:后退。如果马上要和周泽楷以及轮回动手,那么他再在韩文清旁边就无疑会成为负担。

周泽楷有点遗憾地更换弹夹。手中的枪不是他用惯了的荒火,为了隐藏而更换的武器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成了拖累,否则七枪本来不至于被这样躲过。这个念头刚刚出现在脑海里就被另一种安抚的情绪包围,周泽楷轻轻的笑了一下,举枪向着另一个方向射击。

而这样的轻松也没有持续多久。周泽楷的一生到现在为止只感受到两次心脏如此迅速的跳动,强烈的情绪让整个人都禁不住打了个冷颤。一次是在轮回,江波涛在所有的向导考核中拿到第一后一步一步带着笑容朝他走过来,那时他整个人都呆住了,直到身边的喻文州提醒他要呼吸才反应过来,整个胸腔被喜悦与满足填满。而现在,则是恐惧和愤怒。

林敬言的声音说:“退出吧,周枪王。别让你的向导也成为那样。”这个威胁并不明确,但周泽楷抬起头恰好看到赵禹哲因为失血过多而跌落在地的样子,瞬间就明白过来。想也不想的,周泽楷朝声音的方向连开数枪。却没有听到击中的声音。江波涛的声音从连接处传来安抚着他的情绪,听上去并不担心自己,反而让周泽楷小心。当躲在暗处的人是林敬言的时候,谁都不会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林敬言恰到好处的把握着周泽楷听力的极限和视野范围,他游刃有余的利用身边的一切躲避和遮挡,在不暴露位置的前提下说着,却即不出现在周泽楷的视线里,也不会被江波涛捕获。

“周枪王大可以赌一把,看是你先找到我,还是我手中的这把匕首先击中江波涛。”

周泽楷没的选。他在原地站定,说:“走。”第一枪垂直地打向空中,又接连三发,轮回的哨兵习惯了首领不说话而以枪为令的指挥方法,这一下于轮回的人而言是撤退的信号。战局的变化说明周泽楷没有使诈,而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诚意,周泽楷在那一下枪令后直接放弃了自己的武器。

林敬言松了口气。他也没有想到这么顺利,手中的匕首慢慢垂下去,说是一回事儿,但他并不打算在这里和周泽楷硬拼。

只是周泽楷也不会束手待毙。手中的枪在被周泽楷甩出去之前发挥了最后一次作用。两次射击几乎是同时进行。笔直的射向林敬言的方向,惊讶之余林敬言的反应也迅速。只是在一步踏出之后他才反应过来,第一个感觉是:糟了。

迎面而来的子弹准确的击中林敬言的手臂,匕首从掌心滑落。林敬言略微愣神,然后苦笑。

“想逃过周枪王的眼睛果然还是不那么容易。”

呷枪。这是周泽楷选择用枪而不是向其他哨兵一样使用冷兵器的原因。周泽楷的预判能力极为出色,所以他通常只打两枪,相隔不过一个转神的时间,但一枪击向对手现在的位置,另一枪,则准确的落在对方逃离的位置。

已经能够从容离开的周泽楷却停下脚步,摇头说:“不是我。”

在寥寥几次对话中判断出林敬言位置的人不是周泽楷,而是江波涛。而周泽楷离开的真正原因,也不仅仅是因为林敬言的威胁,还因为江波涛说:“任务已经完成了。”

或许只有轮回自己的人才更加清楚的明白,那位分级为A的向导真正在战场上的时候有多 可怕。

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林敬言想。轮回脱离,韩文清重新加入战局,张新杰的身体状况于他而言是一种催化剂,让这个S级别的哨兵的每一个动作都浸泡着杀意。而一天之内第三次想到方锐,林敬言只觉得脑海里的声音压也压不住。张佳乐的声音从链接处传来:“老林,你没事儿吧?”掩饰不住的担忧。

方锐,张佳乐和张新杰作为向导的风格完全不同。张新杰和林敬言链接的时候,除了必要的支撑和指示,张新杰的精神世界对林敬言完全封闭。而方锐不同,方锐更喜欢共感,用他的话说,那才是所谓的并肩作战。张佳乐又是另一种,并不过分亲近也不封闭,完完全全地战友模式,而他本人也有拿着手雷横冲直撞的习惯,几乎是把自己当哨兵用。但无论如何,林敬言都不反感。

脑海中的想法直接展示出来,想念自己所在意的向导,这样的念头又没什么丢人的。

张佳乐的声音难得的染上了暗的声调:“那就去找他吧。”他说,“大概也等你等得很着急。”

就像张佳乐也一直等着孙哲平一样。

TBC

  55 3
评论(3)
热度(5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