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盲(4)

哨兵向导梗
私设一堆慢慢解释

Tag全打是想求看,都会写但不是每章都有

这章有叶喻和伞修,还有孙翔,但二翔可能被黑了

把叶秋都改成叶修了,本来就是同一个人……前文中的以后改。

叶神太难把握根本就是Boss属性……估计毁得挺厉害

想!写!出!个!东!西!怎么!这么!难! 泪目

可能的话求个鼓励?

OOC醒目!
OOC醒目!
OOC醒目!

以上。

Chapter 4


孙翔怒气冲冲地从陶轩办公室里走出来的时候是黄昏,嘉世主城的街道上正在被夕阳懒洋洋地镀上了一圈黄色的晕。大多数摆摊的贩子已经买完一整天的例份,只有通宵营业的小酒吧的招牌还在吱吱嘎嘎地响。守在行政区入口的哨兵被孙翔的怒气都有些不满,却又不能拦他,都知道那是执行官请来的客人,或许还将是嘉世新一任的首领。然而看着他冲过去的方向又有些担心,只能放大了声音喊一句:“注意点儿,前面是平民区!”

所有的地区平民区和哨兵区都是隔离开的。哨兵队守卫在主城的外围,连同行政区一起。哨兵是守卫,向导是支撑,两种特殊人群合力为自己所守护的城市提供保护。保护田地,保护物资,也保护人,使他们能够耕种劳作安居乐业。而作为回报,民众也会不遗余力的为哨兵队提供最好的衣食等多种生活用品。互利互惠的关系使这种模式在哨兵存在之初就已经成为定理并延续至今。所以和普通人动手对于大多数哨兵而言是耻辱,就算是战争年代,普通人的生活也很少被哨兵们之间的斗争影响。

稳定的产出对于一个城市而言至关重要,叶修还是嘉世首领的时候,就对于哨兵队下过严格的规定,第一条就是严格禁止哨兵打扰平民的生活。普通人感觉不到哨兵的精神状态,也因此容易造成误解和误伤。所以孙翔带着这么大的怒气冲进主城的做法让守卫的哨兵下意识警戒起来。但孙翔又怎么会理?对于他而言,那几个哨兵不过是他将来所拥有的财富中微不足道的部分。他的脚步连停都没有停。

孙翔愤怒的原因是苏沐橙。一个像他一样哨兵脱离原来的环境的原因很好猜,为了权利,或者为了向导。孙翔的理由两者都占了。原先的部族没有A级以上的向导可以支撑一个像他这样的S级哨兵,平日里搭档的向导只有B级,他不得不控制自己的能力,以防过量的信息素直接将那个可怜的向导带入结合热。孙翔没打算和一个B级向导共度一生,所以他来到了嘉世。嘉世许给他的条件中,最大的诱惑只有一个,他们和雷霆的协定:走行政路线,一旦孙翔成为嘉世的首领,他们将用可观数量的哨兵和资源,交换雷霆的首席向导:肖时钦。

这个方案让孙翔兴奋不已。但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他竟然在无法和与他搭档的A级向导苏沐橙进行精神链接!整个尝试持续了一个下午,期间孙翔都处在爆发的边缘,而苏沐橙从头到尾完全无辜的坐在哪儿,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孙翔再怎样也不至于对着一个向导出手,只是负面情绪一直堆积着无法消弭,越积越重。

“那个女人。”孙翔愤愤地想。过量的精神信息素以他为中心形成的低气压,晕眩的感觉让他完全不想去注意周围的情况,让他以一种野兽般的姿态在嘉世的街道上横冲直撞。直到他撞到了一个人。

那种感觉很奇特。那个影子像是凭空出现一样,不是出现在眼前而是出现在他的脑子里。同时笼罩下来的精神领域比他在以前部落里的B级向导要强的多。只不过一个愣神,就如同沐浴在午后的阳光一样被笼罩进了一个懒散闲适的氛围里,久久压抑的低气压消退了不少,视线里渐渐能清晰地映出一个人的影子和孙翔堪堪地擦肩而过。

“收敛你的怒气,哨兵。这里是平民区。”

那个人说,语调温和,言辞却有些严厉。这句带了些命令腔调的话给孙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停下脚步转过头,只觉得那个身影异常熟悉。

因为原来所处的城市在联盟中并不出众,孙翔并没有在脑海中找到能够与之对应的名字,但如果换了其他人,说不定就会对着那个身影惊呼出声。因为那是个本不该出现在嘉世的人:前蓝雨的首席向导,喻文州。




路上的偶遇对喻文州的影响就小的多,安抚暴躁的向导于他更多的是顺手,反到是孙翔的状态让他手中的筹码加了不小的分量。一路走到陶轩办公室都没有遇到阻拦,嘉世的哨兵对他的印象都不错,苏沐秋带领出来的队伍对待向导不会像其他地方那样轻视,但他一样只是简单表示了和陶轩有约就顺利过关,倒是让他惊讶一下嘉世混乱的现状。

陶轩在办公室来回踱步,这个时候苏沐橙已经走了,孙翔的问题离解决很远,看见喻文州时脑海里第一个反应竟然是:哦,这是个向导。直到喻文州在面前站定才反应过来,面色有些阴沉。近日来嘉世和蓝雨关系并不好,撕毁联盟是陶轩的决定,但叶修刚走,陶轩不打算和蓝雨硬碰,所以选择了较为温和的谈判商议,但蓝雨并不同意。这点陶轩不是没有料到,他没有料到的是,喻文州退了之后接手谈判的竟然是突然间回来的魏琛,让本来针对黄少天的谈判计划全然无用。到最后依然不得不鱼死网破。而请得动已经递交辞呈的前执行官重新挂帅,略微想想就猜得到谁出了这样的主意,此时看见喻文州,陶轩自然没有好气。

普通人并不懂得隐藏自身情绪,喻文州在向导里本就是是高手。他自然不会生气,到还是礼貌周到的在陶轩敞开的门上敲了三下,然后说:“我还以为陶执行官见到我应该挺高兴的呢。”

陶轩冷着脸问了句:“有何贵干?”

对方既然寒暄全免,喻文州也就说得直接:“来和执行官谈一笔交易。”

喻文州的交易挺简单,他可以暂时充当孙翔的向导,赢过这一战,而条件是他要嘉世的苏沐橙。
陶轩听到条件时才有点惊讶,他倒是完全没有预料到喻文州要这个,疑惑地问:“为什么?”

喻文州也不隐藏,直接说:“因为叶修。”

陶轩点了下头,做了执行官的人想问题也快,说话起来倒是简介方便。陶轩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结。他知道喻文州从战场上将叶修带走,对于这点他甚至十分满意。制度一个暴走的S级哨兵需要大量的牺牲。喻文州的做法一劳永逸。嘉世已经决定将叶修驱逐,却不担心叶修反噬。一方面是因为失去结合向导的哨兵威胁本来就小,另一方面,曾经的嘉世王牌也不容于其他的哨兵队。

陶轩最后点头说了可以,因为苏沐秋的事儿苏沐橙对嘉世的忠诚度有限,如果无法和孙翔搭档的话,那个A级别的向导也只能是个花瓶一样的摆设。但他也提出了要求:喻文州必须就在这儿,直到孙翔的挑战结束。

变相的拘禁。这点喻文州是预料到的,一个人敢闯嘉世的行政区不可能没有准备,在孙翔成为新首领之前,危险不大,所以他只是点头说好,又说,但苏沐橙得先走。

从这一步起事情倒是异常顺利。喻文州本来以为自己要和苏沐橙再解释一遍,但苏沐橙异常配合的就对一切说好。喻文州疑惑不解了很久,直到他看到桌上燃烧了一半的烟蒂。

苏沐橙对她眨了眨眼,吐了下舌头。喻文州却愣了一下,笑容有些无奈:来的时候他断开了和叶修的精神链接,但指望叶修乖乖待在房间里显然并不现实。

打发掉随从的守卫不过是分分钟的事。喻文州关上房门的示意苏沐橙将自己的精神领域打开,然后就看见叶修从衣柜的阴影中闪出身形,第一个动作当然是将那半截烟头又塞回嘴里,随便拉了张椅子坐着,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喻文州问:“指望尚未恢复并且没有向导配合的叶神不要涉险的想法是不是有点异想天开?”
叶修回答:“那来找目的不明独闯敌营并且不带哨兵的前蓝雨首席向导算不算多管闲事?”

“……我解释过原因了。”

说起来是解释,但也不过是以叶修当时的状态不适合硬碰硬为理由,让喻文州出面更加稳妥。

叶修点头:“所以我也就是顺路。”
“来拿点东西。”

他抬起手亮出手中的兵刃,一把造型略显奇特的伞。苏沐橙的眼睛亮了起来:“又是哥哥的作品?”

“对,千机伞。”

“我当时说报仇什么的也就是试试,没打算让你当真。”
叶修笑了笑看他:“来不及了,文州。”

喻文州不说话了,只是突然有些后悔。叶修这次的念头好猜,苏沐秋的事儿他不想放手,被嘉世驱逐的结果不过重头再来。到这个地步也只能叹气,问他:“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你和陶轩谈好了吧?让沐橙先走。”
“你呢?”
“还要偷点东西。”

喻文州目瞪口呆,也就叶修有本事将这句话说得如此天经地义。
叶修懒懒地看着他:“倒是你打算怎么办,不会认为嘉世是你们蓝雨,随便想走就走吧?”
“没想过……”
“计划性不够啊文州。”
“光想着用苏沐橙劝你放弃来着⋯”喻文州叹气,“现在看起来也不太可能。”

叶修就着口中的烟抽了一口,说:“我可没打算让你丢这儿。”
又抬起头:“舍得我走?”

倒是不会多想,不过是顾及苏沐橙在场的故意隐瞒,自动补全成“目的没达到舍得我走”并不是难事儿,喻文州想了想也认真的回答:“舍不得。”

这倒也是自从叶修醒来之后第一次清醒的说起这个话题。



孙翔一直到站在刘皓面前时脸色都很阴沉。倒是看到陶轩旁边站着的喻文州时有些惊讶,这个人他到还记得,大街上虽然不过擦肩而过,但敢这么和他说话的人不多,更何况还是个向导。当时他甚至起了追上去的念头,最终没有不过是因为喻文州来的方向是平民区,还是多了写瞧不上的意味。

但最后竟然还是在这里碰到了。喻文州倒是友好的伸出手和他打了个招呼。孙翔把情绪写在脸上,看着喻文州直接就是一句:“你行不行?”把陶轩吓了一跳。

孙翔当然不会看这样的脸色,皱着眉头说:“我说真的,万一把你拖进结合热了怎么办?”

喻文州收回手竟然还认真地想了想才点头:“多心了,应该不会。”

眼看着孙翔还要说什么,陶轩赶忙拦住。一个眼神向旁边递过去,立马有人给孙翔指了个方向。那边刘皓也到了,对首领的挑战算是于哨兵队来说本应该最大的事,但嘉世哨兵队的人却不多,这是陶轩的安排。喻文州在毕竟是个变数,他的想法是就算出了什么变故也好掩盖。

执行官对哨兵队影响如此巨大倒是一件不寻常的事。嘉世在这一点上算是特立独行。孙翔手中的武器是陶轩直接拿给他的却邪,本来是叶修用惯了的兵器,此刻刘皓还是嘉世的首领,却也明目张胆出现在了孙翔手中。交替的目的如此不加掩饰,难怪苏沐橙对孙翔没有一点好感。霸图的执行官干脆让张新杰来干,其他地方多数也是哨兵队权利更大些。惟二的两个例外是雷霆和蓝雨,却是因为两边哨兵队真正的当家都是向导的缘故。

就哨兵来说刘皓并不弱,能在叶修离开之后顺位成为首领已经能说明问题。但要是和孙翔比起来,却还真是差了点。孙翔上场之前依旧不信任的看了喻文州一眼,开始的时候也有所保留,他在原来的小部落中搭档的不过是B级向导,也算是习惯了。

哪知道刘皓这次是真的拼命。首领平日的地位高,一旦输了下场也惨,除了驱逐就没有第二种可能。呼啸的林敬言,百花的孙哲平都是例子。他是用剑的,每一次出手力道都强。击打在却邪上的声音响的能引起耳鸣。几十招过下来,只把孙翔压的愈发烦燥,看的陶轩胆战心惊。

然而场上不仅仅一个人心神不凝。

陶轩担心着喻文州有什么动作,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在敌人的手上始终不让人放心。这点他倒是想多了。向导的本能注定了他们无法在战场上伤害和自己精神链接着的哨兵,就如同大多数哨兵无论如何不会伤害向导一样。只是陶轩无法理解。

除了这一点,陶轩放苏沐橙放得干脆,所以喻文州也是有点忠人之事的意思。他走神另有原因。

距离喻文州上一次进嘉世的哨兵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作为蓝雨哨兵队的负责人喻文州基本上各地区的哨兵营都跑过,嘉世的哨兵营给他的感觉最不同。向导在很多地方依旧被视为附属,蓝雨和雷霆因为负责人是向导而略微收敛,但也不会有太大区别,总是忍让和尊重的意味多一些,但嘉世不一样。因为一直以来的领队都是苏沐秋,所以嘉世的哨兵很少有向导是附属的感觉。喻文州对苏沐秋的印象不错,一开始却也不自觉的停留在了叶修的向导这个层面上。

喻文州见到苏沐秋就是在这个训练场。来迎接喻文州的是叶修,真正负责接待的确是苏沐秋。喻文州被告知苏沐秋正在训练的时候已经吃惊不小,而真正看到苏沐秋实打实的和哨兵角斗又是另一种感受。

苏沐秋打得认真,整个人身上的肌肉都因为蓄力而绷得很紧,那天阳光正好,照得向导脸上的汗水闪得晶亮的光,本就是一个人最好的年纪,自然意气风发。对面的哨兵显然不曾因为苏沐秋是向导而小觑他,近身搏击哨兵在力量上有绝对的优势,苏沐秋胜在灵巧,闪避的快,最后却还是被对方抓住手腕,加大了力度向后反扣。胜利本来是没什么悬念的,只是哨兵却也因为苏沐秋最后的一个反手肘击伤得不轻。

喻文州当时目瞪口呆,以至于苏沐秋毫不在意的甩了汗珠朝他挥手都是反应了几秒才想起要回应。

叶修在喻文州身边叼着烟调笑:“别看了,那是我的向导。”明显玩笑的说话方式喻文州自然一笑而过,但等他看到苏沐秋随意搭了见衣服朝他走过来,脸上还带着青紫的印记却依旧笑得英气逼人时,他觉得叶修的骄傲是有理由的。

那个人的风采,就算放眼整个联盟恐怕也没有人比得了。

至少喻文州觉得自己怎么也比不上。

喻文州走神走得有些过,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向前看,才发现孙翔和刘皓的对决中,竟然是刘皓占着上风。开始时就发现精神链接中的感觉不过是个A级的水平,想一下也就明白是因为什么。他也没用精神链接,直接对着孙翔喊了一句“放开打。”

开口时自然而然带上了命令的味道,那是在蓝雨指挥惯了留下的毛病。

打得并不尽兴的孙翔把却邪横立在胸口,暗自嘀咕了一句:“你自找的。”下一刻信息素就散了开来,S级哨兵的战意爆发实际上挺可怕的,而孙翔偷了个时间撇了喻文州一眼。对方竟然撑得住。而后来的发现最终让这个高傲的哨兵对喻文州另眼相看。

指引。喻文州的精神领域从不仅仅是支撑,他的精神领域并非准确的笼罩着和他链接的哨兵,而是些微偏离。引得哨兵不由自主的朝那个地方移动。这也是喻文州和别的向导不同的地方,他不止是个支撑着,还是一个指挥者。

孙翔倒不是发现了这一点,他仅仅是觉得这一架打得够爽,并把这归功到了向导身上。

胜利成了一件没什么悬念的事情。孙翔倒提着却邪往回走的时候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喻文州,这样力量的向导他从未见过。他不懂得隐藏,惊讶不解的情绪直接就被喻文州捕捉到了。

喻文州却只是笑笑,说:“想要带领嘉世,最好就别小看向导。”

TBC

  56 5
评论(5)
热度(5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