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叶喻】清醒夜(FIN)

对着喻队一星的操作真是#伐开心#

喻队他才不介意呢【

 

私设一堆,我只是在试图自我治愈一下。

以上。

 

叶修掂量起一块石子砸中喻文州的宿舍玻璃时,喻文州正对着文档排下一次队内对抗赛的名单。听到声音后点了保存推开窗户。正好看到叶修和蓝雨的警卫正你一句我一句的拌嘴。

警卫一脸无奈的说:“叶神,您要找喻队也提前让喻队打个招呼啊,这时间点就算我认识您也不能放你进去啊。”

叶修的表情更无奈:“没有手机又不是我的错。你们喻队又不是张新杰,就算是张新杰这个点儿也还没睡呢。”抬头看了看,恰好遇上喻文州从窗户里面探出头来,一点也没有这里是蓝雨要低调的自觉,叶修放大了声音招呼着:“文州!”

喻文州自己也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抬手向警卫打了一个抱歉的手势。想了想又打了个电话过去,这才让满脸为难的警卫把叶修放进来。

 

用不着领路,熟门熟路的打开喻文州的房门,喻文州惊讶的发现叶修从H市跑到G市来竟然连个包都没有背,只穿了一件对于G市来说热的过分的衬衫,裤子口袋鼓起一块,露出账号卡,身份证和乱糟糟塞进去的一沓零钱,显然走得匆忙。

看上去,就像是直接从电脑上拔了账号卡就从兴欣的训练室冲到了机场,又冲到蓝雨。

然后以一种反常的安静姿态站在了喻文州的房间里。

喻文州只看了一眼就把这样的情况了然,又觉得奇怪,常规赛刚打了一半,兴欣的下一轮又不是蓝雨,退一步说,就算是了,以叶修平日的性子也不喜欢这么突然袭击。结合着对方的神态思考了半晌之后喻文州哑然失笑,试探着问:

“叶神……不会是因为那个数据吧?”

叶修没有否认,喻文州想起早些时候被黄少天气呼呼藏起来的杂志,自己好奇就拿起来看了看,结果官方的技术数据上喻文州那一栏唯一一个不是五星的评价是在操作上,整个木桶因为一个短板而异常古怪,更重要的是那块短板和其他的比起来实在差的太远,竟然只有一星啊。

是挺扎眼的。

“那种数据本来就是编排出来的,职业选手的资料如果都公开了联盟还打什么。”叶修说。“而且把手速和操作直接挂钩的做法很业余。”

喻文州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看着叶修此时的表情又马上顿住:“抱歉呢,只是没想到叶神大老远从H市跑过来竟然是因为这个。”

“……”

“如果真的在意这些的话,在蓝雨训练营一直垫底的时候就该退出了。”平静到不像话的语气,喻文州转过身对着电脑继续敲击。“或许再后一点,第四赛季被围攻的时候就应该引咎辞职?”

那时候队喻文州的负面评价铺天盖地,新闻发布会上尖刻的问题从来都是集火在喻文州身上,让很多职业选手都怀疑这个刚出道就成为队长的新人能不能撑得住蓝雨。叶修没有特意关注过,那时候喻文州对他而言,也不过是个对手,只是经常被问道和那个少年队长相关的问题。诸如“方世镜是不是选错了继任者?”这样导向性太强的问话也给他留下挺深的印象。

“那时不难过?”

“哪儿能啊,经常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整夜整夜睡不着觉,蒙着头就是那些人写在杂志上的话,想来想去也觉得他们说的有道理,偶尔还幻想着如果自己的手速真的能再高一点就好了。”

“没哭吧?”

喻文州细细回忆了一下,摇头:“好像没。”

“当时我不在。”叹了口气,似乎是在遗憾。

“对,但也帮了不少忙。”

“……?”

“叶神的评论啊,”喻文州想了想,故意模仿出叶修的语调说,“‘如果不是手残,真的是个很难应付的对手呢。’能得到叶神这样的评价,对于队长和战术师来说,也算是很棒的鼓励了吧。”

“就因为这个?”叶修有些惊讶。

“这倒不至于,”喻文州实事求是的说,“只是很多话听多了就麻木了,偶尔还能挑一挑其中的逻辑错误来解闷。不过暗地里还憋着一口气呢!不然第五赛季也不至于那么拼。”

说到这儿,喻文州停顿了一下,又笑了笑:“不过当时能有人这么说,还是很高兴的。”

叶修不在说话,第四赛季所有的媒体集火喻文州的时候,他不在。在喻文州生命中举足轻重的章节他并没有参与,说起来总有些缺失。但叶修又觉得,就算他真的在那也不会是和他有关的故事。

毕竟那是喻文州,就算会想要依靠什么,那也不过是暂时的停泊,归拢好心情然后义无反顾地朝前走。

叶修突然觉得自己有这样的担心实在是多余,道理和鼓励都是讲给不清醒的人听得,清醒的人不需要,他们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知晓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所以才能认认真真地说出在别人眼中不可思议的话,就如同他曾经说过的,要再拿一个冠军一样。

而能用并不出众的手速带着蓝雨一步一步走到现在这个地位的喻文州,一定是清醒的。叶修不过是惊奇,这样简单的道理,在那一刻他竟然来不及去想。

话题不再继续,一直僵直着站立的身体突然舒缓下来,叶修沿着床边坐着,喻文州似乎完全不受影响的继续他的分组任务。足够熟悉的两个人就算沉默也不算尴尬,叶修抽出一支烟点上,房间里只有键盘敲击的声响,对于职业选手来说基本是每日日常的背景音,叶修叼着烟听着,蓦地就想要笑出来,说不出来的满足。

倒是喻文州被烟味呛的咳嗽一声,偏过头斜了叶修一眼,有些好笑的问:

 “所以真是因为这个来的?”

 

叶修叼着烟歪着头想了想,调笑:“也许就是找个机会来看看你。”

似乎就算是普通说话也带着三分嘲讽的人此刻刻意放缓了调子,带了些认真又慵懒的意味,字句敲击,喻文州只觉得自己的心跳也乱了几分。

干脆在旋转椅上转了个身,叶修果然正盯着他,双眼里满满地笑意。

大大方方的摊开双臂搭上椅背,喻文州挺直了身子坐在椅子上,眨了眨眼睛问:“看够了么?”

叶修也不避讳的上上下下来回打量,又一次从喻文州全然放松的姿态里得出对方真的一点也不在意的结论。叶修认认真真地看进喻文州的眼里:“怎么会够。”

还是那样的语调,曾经只出现在赛场上的认真如今也在喻文州年前毫无保留的展示。蓦然失了节奏的蓝雨队长尚未反应对方就已经欺身上前,一个坐着一个站着。借着低头的差距总有些居高临下的味道。被迫仰头的人却毫不在意,反而笑着向眼前的人伸出手,想要完成一个拥抱。

没有成功。叶修的手臂与喻文州的堪堪错过,滑落到台式机金属的电源键上,毫不犹豫地直接按了下去。

“叶神…那个明天要用啊。”眼见着忙活了许久的文件随着电脑屏幕灭下去,喻文州无奈的抗议着,“要不你去和少天解释?”

马上就否定了对方不怀好意的提议,叶修重新将那人的手臂制住,俯下身和喻文州交换一个满是烟草味道的亲吻。毫不在意的说:“word有恢复功能。”下一个动作将猝不及防的人整个拉起来向身后的床铺倒,显然是预谋着的,后背触碰到床铺的一刹那叶修借力翻身,左手搂住喻文州的后背做一个缓冲,右手却一直紧紧捏住喻文州的手腕,此时用力向下压去,用一种别扭的姿势固定在床铺上。再撑起身子,总算将喻文州不那么彻底地按在床上。

孩童一般打闹的姿态也足够惹火,喻文州竟然还好整以暇的抱怨着:“那也挺麻烦的。”然而明显并不是真的介意,喻文州空闲的手臂直接环过叶修的肩膀,把人朝自己的方向带,用自己来承受叶修整个人的重量。

意识到喻文州的煽风点火,叶修警告似的喊了一句:“文州。”

喻文州无辜地眨了眨眼睛:“都干扰到蓝雨的日常训练了,我这个队长自然要想方设法问问叶神想怎样咯。”

想怎样?近乎故意的动作在叶修的眼中意味明显,心中叹了口气,听到消息后直接订了机票,冲动的飞过来了却后悔并着懊恼。本来应该是明白的,喻文州那样的人,绝对不会被这样的信息影响到心情,所以这样的举动几乎是另一种不信任的表现。但假如他们是朋友,叶修或许可以一笑置之,甚至无伤大雅地开几句嘲讽,只是因为是恋人,才傻瓜一样地庸人自扰,非得确定了才是完满。到最后竟然还被喻文州用这样的方式安慰着,总觉得主与谓颠了个个。喻文州抬起脸和他亲吻,小声抱怨他的分心,眼睛暖色调地亮着。叶修看着看着不自觉的笑了起来:“也是,毕竟打媒体脸这种事儿,你也做过不少。”

两人同时想起第十届四分之一决赛蓝雨输给兴欣之后的新闻发布会,喻文州问:“那时候我表现的如何?”

叶修回想起他在门口,听到里面从嘈杂到鸦雀无声,只剩下喻文州一个人的语调平静地在空气中响着,从容镇定,连结尾的语句都礼貌到无可挑剔。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却又咳嗽一声将语气放的正经了些,肯定地说:“帅呆了。”

然后他看着喻文州整个人都被这句话点亮。微微喘息着的微笑表情漂亮的不像话。毕竟在不在意是一回事,被自己同样欣赏的人这样直白的称赞,除了能将人溺死在其中的兴奋喻文州再没有另一种情绪。言语无用,喻文州只能凑上去将人牢牢抱住。

愈发急促地喘息声好像在房间里点燃了浓郁的熏香,喻文州记不得是谁先开始解对方的扣子,也觉得没有在意的必要,反正两厢情愿又没有谁强迫着谁,最后自然发展成这样再那样。

一轮下来两个人都有些疲惫,还要加上来回奔波的劳累,叶修直接在喻文州的床上躺下来,又被喻文州拉过来的薄被盖住。

一夜好梦。

End


再加个脑洞?

第二天早上,喻文州看着对方被弄得一团糟的衬衫,又想起什么似的凑上前去嗅了嗅。果然满是汗渍遗留的味道,喻文州无奈的撑起身子,扯被叶修压在身下的衬衫和自己的一起揉成一团扔到一边,想到什么似的有问一句:“叶神,你带了换洗衣服吗?”

自然得到一个懒散地没字作为答案。叶修似乎对这一点毫不在意:“穿你的就好。”

“身高相同的好处就是可以互穿衣服么?”

“不然呢?”叶修打开喻文州的衣柜随意的扯出一件衬衫换上,只是规整的衬衫穿到叶修身上,却还是有些随意的味道。喻文州走上前去帮他翻出衣领,想了想又解开一颗扣子。

退后一步,正好看到叶修打开手腕处的纽扣将袖子卷上去,画面太过安然,喻文州扬起一个笑容,完美。


其实官方设定是要这么用的!


  155 23
评论(23)
热度(15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