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盲(9)

问:5000+的章节要写两天,5000的论文呢?

 

事实是,,写不完这个就完全不想写其他的东西。

考试月还在弄这个纯粹是作死吧【给自己点蜡烛。

还有两章完结写完赶快去看书【x ← 废话太多……

 

哨兵向导设定,但是没有精神体,私设和OOC都是一堆一堆一堆堆……

带点双花带点孙肖带点周江带点叶喻

 

以上。

 

 

Chapter 9

 

喻文州最后也只在蓝雨呆了一天。离开的时候黄少天送他到蓝雨的边境。这一次的告别并不算匆忙,黄少天一路和他说得不停,抱怨着昨天卢瀚文拉着喻文州玩儿了一整天,倒是让他们两个人没时间说话。

安抚的工作喻文州驾轻就熟,一路说说笑笑也没什么。只是临别是黄少天问了几句话,带了许多的疑惑不解,他问:“为什么当时走的那么急?还有为什么去找叶修。”

两个问题被黄少天语调认真地问出来,让喻文州转过脸来上下打量,然后噗嗤地笑了出来,说:“少天,这问题问的真不是你的风格。”

黄少天作势恼羞成怒:“别打哈哈啊,你这一套我吃透了!上一次就算了,这一次你都来了还不让我问?都快担心死了知道不!”

“不想让你们多想啊,”喻文州有些无奈的说,“被拉进结合热又不是你们的问题,但就算这么解释了你们也未必会接受吧。”他停顿了下,继续,“虽然其实我还挺庆幸你当时不在来着。至于后面那个问题,既然暂时不能帮蓝雨什么,就想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并不是一定,只是。”他思考着给出几个确切的句子,“给自己找了一条路,然后觉得沿着它走下去,就能得到想要的结果。这样解释可以么?”


别人未必能听懂喻文州话中的意味,但放在黄少天那却足够直白,他瞪大了眼睛:“不能吧,你认真的?还这么肯定?”蓝雨的首领古怪的看了看和自己一起呆了十多年好友,有些犹豫:“文州,你告诉我啊,你是不是还想做叶修的向导?”

其实黄少天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一个向导主动跟随一个哨兵,得到这个结论实际上现实又直接,但因为有战术大师的称号,这样的解释换到喻文州身上却会让人打个问号。只是黄少天了解自己的好友,所以猜测的毫不费力,他明白这个被称为战术大师的人在除了蓝雨的事物上其实相当的随意和简单。

对于黄少天的问话喻文州没有回避,也并不觉得尴尬,他只是想了想,认真地回答:“也许,我现在已经满足于做他的搭档。”又笑了笑说:“也不是那么肯定,我觉得我也没那么清醒。只是你知道的,我说满足,并不是想要安慰你或者自己。”

黄少天有些不甘心,只停了一会儿又问:“打算告诉他么?”

喻文州说:“如果他问,我就说。”
黄少天说:“那如果他不问呢。”
喻文州摇头,笃定:“找不到答案的话,他会问的。” 

 

 


嘉世的边境这段时间极不平静。自从肖时钦到来之后而接连不断的小规模争斗尽管离平民区很近,却没有给生产造成影响,陶轩在这方面考虑的周到,这样的结果是肖时钦的安抚所产生的功劳。

陶轩的计划明确:破而后立。他当时因为重新确立嘉世的首领而引起的分裂,如今要一并收回。一开始陶轩并不能确切的评估孙翔的实力,选择的不过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新生哨兵队,但几次下来,和肖时钦新搭档着的孙翔好像出鞘的利剑一样锐不可当。所以他选择对手的时候也大胆了起来。

这一次,孙哲平的重剑和孙翔的却邪撞在了一起。

重剑无锋,未开刃的刀锋并不锐利,所以对使用者的力量和速度要求极高。孙哲平却很喜欢,使起来极为顺手,顺刺连着横削,逼得孙翔只能竖起战矛硬生生隔挡。

初生牛犊的哨兵被激起了斗志,孙翔眼中的光有意气风发的味道。他不知道怕,眼前的人不过是前百花的首领,再怎么说也还败过一次不是?况且就算来的人是那个被称作斗神的叶修,孙翔也会握着却邪迎上去。那不过是意气之争,孙翔成了嘉世的首领,拥有了足够匹配的搭档——他无法表达对于肖时钦的到来他有多满意,如果说,和刘皓的对战中他头一次领略到足够的支撑对于哨兵来说有多重要,那么肖时钦的到来,则让他无比庆幸他做出的来嘉世的决定。不仅仅是现在所拥有的,他还想靠手中的兵器赢下更多的东西。

 

比如斗神这个称号。

只是孙哲平比他更不怕。连续几番交手给他留下的印象不过是这家伙底子不错,打得挺爽。但看着对方的表情他却觉得好笑:当年他孙哲平睥睨纵横的时刻,孙翔还不知道在哪儿打滚呢!

一打起来全然不顾其他,孙哲平那边还好,义斩的人大多了解他这样的性格,孙哲平并非义斩的首领,又不是指挥,这个时候干脆就被放任去牵制。嘉世那边就有些手忙脚乱,孙翔到嘉世的时间短,威信尚未建立感情又不深。动起手后谁都拦不了,几乎有一种遇神杀神的味道。

这样的打斗看上去硬气过瘾,放到全局中却不合时宜。陶轩很早之前就发现孙翔有这样的缺陷,但凡事总有两面,陶轩也明白,若不是孙翔这样的脾气,事情不会发展的如他所愿。

肖时钦微微皱眉。孙翔的很多做法他并不赞同,却并未开口反驳或者劝阻。他们连精神链接的时间都还不久,就已经接连打了几场,私下相处的时间更是少的可怜,连性格都未相熟,自然劝无可劝。周围嘉世的哨兵呆呆地站着,明显被自家首领的举动弄的不知所措。肖时钦叹了口气,拨开了腰畔连钩爪的机簧,被改造过的机械不可小觑,铁索靠着巨大机械力弹出,在前方的某个树枝上方止住去势,尖端的勾爪因为下坠和树干的支撑力在树干上紧紧绕成几圈后后抓牢。肖时钦借着力,整个人都越了出去。同时喊出声:“嘉世的跟上。” 

这样的感觉熟悉,尽管声线不同身形也不同,但苏沐秋当年也是这样领导着嘉世,只是肖时钦和他相比要谨慎的多,他没有直接冲上第一线,只是以身为旗,引导着进攻的方向。对于这样的方式,嘉世的人都很熟悉。所以仅仅几个动作,肖时钦就将松散的队伍重新整合好。

雷霆并没有战斗力出众的哨兵,却能一直在联盟中保持重要的一席,原因就是肖时钦。能站在战场的向导很少有废物,肖时钦在这方面可能比张新杰和喻文州还要强上一些,他不仅仅是指挥,还是半个攻击手。

只是这样得举动也很容易被当成靶子。肖时钦进嘉世得时候经历过一场游街,他的名气在哪儿,此时能认出他的人不少。嘉世中的不少,义斩中也不少。

终究不曾把自己直接暴露在对手眼前,但几个以枪和箭作为兵器的义斩哨兵果断出手。哨兵的枪法和正常人比高出许多,子弹对于向导而言速度也快,整个人跃在空中的肖时钦无法完全闪避,却也没有慌乱,只是冷静地拔出枪来,改造过的枪械单手也可以使用。只是子弹刚一射击出来他就愣了,彻底地愣住了,眼前战矛挥舞着,将漫天地弹药纷纷扫落。却吓得肖时钦脸色惨白。

落地之后第一句话就冲向和自己搭档的哨兵,做惯了指挥的向导语带怒意,气冲冲地吼着:“做什么啊!”

孙翔上前一步将向导护在身后,不甘示弱地吼了回去:“救你啊,没看到他们攻击你么!”

他说得理直气壮,肖时钦此时却只觉得头痛欲裂,但他依旧没有反驳什么,因为孙翔下一句话直接堵回了他所以的责备。

孙翔说:“你是我的向导啊,难道看着你被人打?”这是孙翔的思维,他没有遇见过在战场上当指挥甚至进攻的向导,所以他一直有着保护自己向导的本能。

肖时钦的头疼的更厉害了。他一点都不知道要如何解释,首先他不会真的被攻击,在战场上的向导从来都是被人攻击的对象,他又怎么会不加防备?其次,严格来说,他并不是孙翔的向导,而是搭档。

只是孙翔的说法完全信口而出,让肖时钦意识到这就是这个哨兵的性格。单纯,直接又有些冲动,一个典型的哨兵。和陶轩完全不同,甚至和嘉世也不合适。

而面对这样的孙翔,肖时钦一句责备的话也说不出口。

最后依然是不胜不败的结局。对方乘着这个时候有意识的后撤防守,肖时钦知道在没有和孙翔沟通好之前,他无法像以前那样做出更加有效的指挥,但同时,当孙翔提着却邪再回头找孙哲平时,也已经找不到人了。只能满心不情愿地找肖时钦抱怨对方地临阵脱逃,连带着斗志也降低了不少。

久攻不下,相约收手,下次再战。

实际上孙哲平自然不是临阵脱逃。孙翔在发现肖时钦被人攻击时选择了后撤,他只是没有追。精神链接处传来的温度已经有提高的迹象,孙哲平硬碰硬地打法产生地信息素对于他当时搭档的向导来说压力太大。已经不足以支撑更久远的对战。

他有些遗憾,但是被没有多想。能打的时候就尽兴的打,不能的话就干脆的退,这就是孙哲平的性格。

但终究还是有所触动的,因为孙哲平无可避免的想到了张佳乐。

所以当事后楼冠宁犹豫地向他道歉,说:“抱歉。”的时候,孙哲平看着手中的重剑,笑了笑说:“等我把张佳乐领回来了,让他们好好见识一下繁花血景。” 

 

 


兴欣一直没有和嘉世交手。他们之间恰恰好一直隔着一个义斩,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

陈果想到这一点还是有着庆幸的。离开嘉世的向导很多,但没有一个人像她这样幸运的碰到了叶修。

叶修在兴欣。光是这个想法就足够令人兴奋。每次看到叶修在兴欣新定下的指挥所里懒散地抽着烟的时候,陈果都有些恍惚。她也问过叶修为什么选择兴欣,对方的回答非常直接:因为唐柔。

这个答案陈果并没有深究,但喻文州听到时,却发出了一声赞叹。原因无他,叶修擅自闯入嘉世时,除了带出了那把叫做千机伞的武器之外,还带出了苏沐秋的笔记本。本子里事无巨细的记录着的嘉世明细中,提到几年前陶轩曾经为了削弱苏沐秋而从嘉世的哨兵营转移过一批被认为拥有较大潜力的哨兵。这样的事情陶轩自然不会和苏沐秋提起,觉醒之后的哨兵在平民区的存活率很低,等苏沐秋知晓的时候所能查访到的人数已经相当有限。而其中就有唐柔。

这件事导致了苏沐秋和陶轩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一次争吵,也成就了叶修从头再来的基石。喻文州能感受得到那时苏沐秋的愤怒。而一想到他为了寻找这些人所付出的努力,喻文州就无法不佩服苏沐秋。

另一个被叶修找到的人是莫凡。苏沐橙把他带回来的时候,那个沉默而坚忍的哨兵令人惊奇的保持着未结合的状态。除了苏沐橙几乎不和人交流。评判的等级在A,和苏沐橙搭档着走上战场的时候并不冲在前面,却往往是致命一击。

陈果对现在的兴欣无比满意,只除了一个人,喻文州。

喻文州没有融进兴欣,不是不能,他根本不曾尝试。不参加讨论,不参加训练,连做短剑练习的时候也从不和他们一起。平时他通常只在自己的房间,存在感甚至比莫凡更低;战场上叶修和他搭档时也只是木桩似的站在最后,绝不添乱,也不出彩。

对于这个S级向导陈果曾经有很多期待,但现实令人失望。嘉世的向导有足够的勇气,如果需要,陈果自己也敢往战场上冲。

叶修对于喻文州却很纵容。陈果忍不住这么抱怨的时候他也只是说:“文州?他冲上去能做什么?和哨兵拼短剑么?”

战神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慵懒,对自己搭档的表现全不在意。这也不错,蓝雨需要喻文州冲上前去,统领全局布置战术,所以喻文州义无反顾地冲上去了,但有叶修的兴欣则完全没有这个需求,喻文州自然不会再去添乱。

只是这也不是唯一的原因。叶修的计划从来没有瞒过喻文州,也不需要,反正对方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所以在蓝雨的时候喻文州就和叶修说过:“我帮你,但不属于兴欣。”

不知是不是被黄少天临别时地话影响,喻文州那天说话难得带了点任性地味道。为了配合向导刻意慢下来地叶修饶有兴致地停下来看了看他,只看得到那双墨色的眼睛毫不犹豫地和他对视,情绪和态度都很直接,直率的有些可爱。

所以叶修只是笑着说了一声:“好。”

 

 

嘉世最终还是赢了义斩。肖时钦不知道用什么方式,终于劝服了孙翔。长于战术的向导自然注意到了上一场中孙翔和孙哲平的那场战斗。第二次遇上时,孙翔直接提着却邪拦下了提重剑的哨兵,自始至终牢牢的将孙哲平牵制在一边。两者的对决真论起来还是孙哲平赢了,但肖时钦将手枪直接抵在了楼冠宁的腹腔上,孙哲平在知道的那一刻很干脆的将重剑插回地面。

至此嘉世边境新兴的哨兵队只剩下兴欣。

只是漂亮的赢得胜利的向导回到嘉世时却没有向往常一样率先去执行官哪里,而是急匆匆地前往宿舍区安抚因为输给孙哲平而有些气急败坏的孙翔。然后才又朝陶轩那边赶,时间很紧,肖时钦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几天前陶轩向联盟中最有实力的几个部族发出了邀请函,名义上是为新首领庆贺,只是这种仪式在联盟解散之后就再不曾有过。并非和平时期,自然不合时宜。

陶轩的目的接到邀请函的几家都很明确,霸图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说:他想示威。

叶修在知晓这件事的同时也知道了另一个,相比较来说,后者对于叶修来说更为重要。打开门时公共区域里只有陈果,随意打了个招呼后叶修转身上楼,却被陈果叫住,女向导有些犹豫地问:“你知道那个消息么?”

不用多问什么,叶修也知道他在说孙哲平的事,对陈果笑了笑,叶修随意地说:“没什么好担心的,不是还有我么?”

被对方过于轻松的语调安抚着的陈果还没来的急再说什么,叶修已经飞身上了楼,陈果看着他离开的方向,二楼是宿舍区,这个点大家都在训练场,那么剩下的人只有一个。她有些疑惑地想着那个名字,喻文州。

叶修进喻文州房间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霸图来了。”

而喻文州抬手扬了扬手中的信纸,回头对他笑笑:“正巧,小周也快到了。”

叶修到没有想到喻文州会这么回答,倒是记起以前对方曾经说过,自己的枪法是小周教的,疑惑了一下问:“轮回周泽揩?”

对方点头确认的动作加重了叶修的好奇,隐约记得喻文州代表蓝雨去过轮回,当时周泽揩的身边还没有江波涛。枪王不善言辞是出了名的,难为喻文州却能和他自如的交流。后来江波涛成为周泽揩的向导之后有过一个翻译机的称号,自然引出一些关于求之不得和替身的流言。

叶修自然听过这种说法,却一直不曾在意。此时看到喻文州手中的信件也才想起来,于是随口一提。喻文州想了想说:“这个说法本身没错,但对象错了。真说起来,应该是我是江波涛的替身才对。”然后他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当年的事情。

事实往往乏善可陈。S级别的哨兵无论放在哪儿都是个宝。级别差距并不是可以轻易超越的,轮回以前没有过S级别的哨兵,所以周泽揩觉醒之后就直接成了首领。江波涛的向导定位只有A,出众,却不那么稀有。本来周泽揩也是可以凭借首领的身份直接选择搭档的,但江波涛不愿意,他想要凭本事在轮回的向导中拿一个第一,也真的这么做到了。只是中途有一段不小的时间差中周泽揩只能等,等着看着,直到江波涛一步一步走上能够与他并肩的高度。

叶修听完之后疑惑不解,问:“要这么麻烦?”

“要的,S级哨兵的向导也是众矢之的,况且小江自尊心也强,不愿被人说三道四。”喻文州说着,又看了看叶修的神色,了然:“这感觉叶神不懂也正常人,毕竟苏枪王自己就够出众了。”

叶修不再说话,喻文州停顿了一下,总结:“每个向导一开始的时候大概都幻想过自己能拥有最强的哨兵,像小江这样的结果,其实已经能让很多人羡慕了。”

TBC


  55 6
评论(6)
热度(5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