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盲(10)

倒数第二章!早点完结我来吐槽自己……

 

哨兵向导设定,但是没有精神体,私设和OOC都是一堆一堆一堆堆……

 

带点双花带点林方带点孙肖,嗯。

 

以上。

 

 

Chapter 10

 

嘉世的盛宴对于叶修来说是个好消息。人到得齐又都是有分量的,而且陶轩,孙翔和肖时钦都在。所以他和喻文州商量之后的决定可以闯一闯,自然不是去恭喜孙翔的,而是打一架,和孙翔打一架。

 

这一架本来就一定要打,叶修从来不畏惧孙翔,留到现在也不过是找一个时机。

 

叶修没打算回嘉世,他要回嘉世不难。部族都有挑战首领的传统,赢了后马上他又是嘉世的首领。但是叶修在乎的不是这个,就算他是嘉世的首领也改变不了什么。一个于哨兵营而言无比重要的首领挑战都能让陶轩运作得无声无息,不管结果如何都有后手准备,和这样的人斗心思,无论是哨兵还是向导都还差着经验。当年苏沐秋唯一没能做到的事情,叶修也没指望自己做到,或者说,他又为什么要做到?

 

叶修最后选择的方法,直白又激烈,他根本不打算改变嘉世,他选择将整个嘉世推倒重建。

 

这个决定被陈果知道的时候吓了一跳。虽然她已经从嘉世离开了,却从未想过要将其摧毁,但曾经的感情还在。几乎对叶修言听计从的向导难得犹豫了起来,问:“没有其他方法了么?”

 

“没了。”叶修摇头,“我和文州搞定那一对,你们乘机去哨兵营,这是当前最合适的战略。恰好那地方你和沐橙都熟,偷袭起来应该并不困难。”

 

陈果没有说话,偷袭这个词在她心中的印象实在不好。但没有人出声反驳,陈果突然发现这好像只是她一个人这么想,不知是什么样的心理作祟。于苏沐橙他们来说,这一切则是理所当然。陈果觉得心里有些堵,目光游离出去,在周围的几个人身上转了一圈,兴欣的内部会议喻文州自然不在,其他人的注意力都还在叶修身上,陈果有些郁闷,又无法忍住,干脆地让自家哨兵知晓真切。

 

结果唐柔代替陈果问出问题时比陈果的想法还更进一步,一贯直来直往的姑娘疑惑地问:“直接打,不行么?”

 

会议被迫中断,叶修有些无奈的解释:“胜算,如果有胜算的话当然可以,但就现在来看,根本打不过。还是你们觉得,一个部族只要有一个够强的首领就能够高枕无忧?”

 

人数不够支撑不足,真正的哨兵队也离不开支持他的城镇,就算有叶修有唐柔有莫凡这些高级别的哨兵,战场上发挥中坚作用的却还是数量更为庞大的低阶哨兵。所以真正拼起实力来新生的兴欣依旧和嘉世差的很远。而陶轩正是因为知道这个,才放任兴欣存活到现在

 

正面不行,那就偷袭。这样的转换在叶修这里没有任何问题,不过是战术的一种。虽然这场偷袭,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个大手笔。

 

+++++++++++++++++++++++++++++++++++

 

 

霸图收到邀请函的时间其实是最早的,肖时钦在发请柬的时候刻意注意过这样的顺序,

因为离嘉世最远,花在路上的时间最长。

 

而按照肖时钦的计算,霸图的人迟到了。

 

肖时钦站在嘉世哨兵营的入口,因为对方的耽搁他已经等了挺久,然而暂时充当迎宾的人却没有一点脾气。这几天工作得太累,为了保持精神应对即将到来的一切,肖时钦逼着自己连休息都要注重效率,所以这难得多出的休息时间弥足珍贵。放空眼神,默许自己什么都不去想,只是无目的的仰着头看天,肖时钦都快忘了上一次这么做是什么时候。

 

疲惫的姿态从每一个支撑肖时钦身体的支点透出来,林敬言看到他时被这副样子吓了一跳。本来肖时钦这副毫无防备的姿态被看到就已经说明问题,林敬言是擅长隐藏,但这次却没有刻意。他担心的伸手在对方眼前晃了晃,终于回神的人戴好眼镜的说了句抱歉。

 

进入状态倒是很快,肖时钦看了看表,时间已经有些赶,不再多说什么就领着林敬言朝里面走。对于霸图来的是林敬言而不是韩文清他并不惊讶,只是向后张望了一下没有看到随行的张佳乐才意外地问了句:“一个人?”

 

同行时林敬言下意识的带了下肖时钦的手臂,怕对方因为注意力不集中而出什么意外。听到这句话,林敬言解释了一句:“在路上遇到孙哲平了。”

 

那个哨兵犹如拦路抢劫一样将手中重剑插在地上拦住他们去路,指着张佳乐却看向林敬言,不打招呼也没有任何开场,孙哲平直接问:“我要带他走,要和你打一架么?”抛接把玩着手雷的张佳乐一个愣神,从空中掉落的武器狠狠砸在了自家主人的手掌上。仿佛连反应都迟钝了不少,张佳乐愣在那边,几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似的开始呼痛。那场景就算温和如林敬言想起来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肖时钦听了那句简单的解释也是了然,下一个问题自然是关心林敬言要不要紧。林敬言摇头比了个手势解释着方锐先他一步过来,现在可能就在前面。又皱了皱眉看着肖时钦,眼中掩不住担心的意味。别人家的事情多管不好,但是他们早就相识,也算是朋友,林敬言没管那些有的没的,直接问:“怎么累成这样。”

 

“边境小规模战争,对内人员调动,平民区大规模安抚还要准备这场聚会。”肖时钦一项一项数着,想到烦心的地方又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眉心。每一句话都让林敬言的不满更多一分,“嘉世怎么这么用你?是想要榨干么?你也是,就这么答应了?”

 

其中的情绪很快被向导接受,肖时钦低着头苦笑了一下:“雷霆的情况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资源虽然少但不是没有,哨兵最高就一个A级别,嘉世逼过来雷霆怎么办,我不这样还能怎么办?”

 

说到这个份上也只剩下叹息。林敬言拍拍对方的肩膀,无言的“辛苦了”也只能是安慰。

 

路不长,走不了多久就看得到哨兵队的入口,隔着老远林敬言就听到了方锐的声音。似乎是因为想要偷偷闯入而被发现,被抓到的人却毫无自觉甚至开始和人打起了嘴仗。林敬言听着听着终于觉得心情好了许多,微微和肖时钦示意后加快了速度,抢在嘉世哨兵再说什么前将方锐捞回自己身后,站定了对对方语调温和道歉。林敬言本就长得斯文,配上平光眼镜和笑容亲和力增加不少。但对方却不领情,还想将方锐拉出来教训一下。拳头才出就被林敬言捏住了手腕,那哨兵用尽了力气依然无法挣脱分毫,这才认真的打量起这个笑容温和的年轻人。

 

林敬言说:“这是我的向导,就算要教训也轮不到你出手。”

“这可是嘉世!”对方呵斥着,似乎不相信竟然有人可以在这儿和他叫板。又抬起眼带着挑衅地问了一句:“你是谁?”

 

林敬言笑容不改,微微欠身说:“霸图,林敬言。”

 

五个字所带来的威慑力却已经足够让那人愣在当场。方锐在他身后,看着对方瞬间变化的表情飞快地做了个鬼脸。最后还是赶到的肖时钦解了围,带着两个人一起朝里面走。。

 

+++++++++++++++++++++++++++++++++++++

 

兴欣的准备工作已经基本到位,武器库不算充足,叶修从嘉世带回来的也只能是苏沐秋自己的作品,分配下来恰好够用。苏沐橙和陈果都选了枪,虽然是向导,两人拿起武器来却都不是生手。苏沐橙的笑容里甚至还有些怀念的味道,熟练的拆卸手中的枪械,并加长枪管保持稳定,让在一旁的莫凡不由得想要惊叹,眼前的姑娘和他通常印象中的向导全然不同,他见过对方用枪的样子,果断直接,单手扣响扳机枪身却没有丝毫抖动,那一刻的苏沐橙简直光彩夺目。

 

叶修没有和他们一起,而是倚着门勾着一把左轮百般无聊的转着圈看喻文州把短剑别好在腰间,问:“不带把么?”

 

“不是去挑战首领的么?用不着啊。”喻文州回答,有些还念的朝叶修手指间的兵器瞄了一眼。他今天并不是休闲装扮,而是穿了一套挺正式的套装,此时正细细地把领结打好。这样的服饰无论是奔跑还是战斗都不方便,笔挺的布料甚至容易限制住手臂的活动。但他们本来的目的就不同。部落对于有勇气的挑战者想来尊重,更不会为难随从而来的向导。

 

但嘉世毕竟不同,叶修一脸认真地说:“按理说是这样,但如果陶轩真下令集火那个向导,这种可能也还是有的。”

 

比起担忧,语气更像是战前的打趣放松,喻文州干脆地说“你不是还在吗?斗神不至于把我一个向导交代在那儿吧?”

 

叶修想了想也点头:“那倒是,能赢过我的人,真那样的话文州你和蓝雨就一起乖乖投降吧。”

 

这句话的反应反而更大,喻文州忽然想到什么似地转过头,敏锐地打量起了和自己搭档的哨兵,依靠着精神连接仔细检查着叶修的状态,却还是担心地问:“才恢复过来没多久,这一次是不是太心急了?”

 

叶修笑了笑,眼睛里的神情故意带上戏谑:“担心我啊。文州。”

检查完毕,确认一切情况良好的喻文州叹了口气附和他:“好像有些多余。”

 

目的就是引人注意,自然是堂而皇之地从正门走。叶修叼着烟走在前面,千机伞被他抗在肩头,喻文州落在他身后恰好一步的位置,不紧不慢的跟着。他们选的路是嘉世主城的中轴线,自然引起不少人围观。叶修在嘉世也是名人,一路却没有人打招呼,更不敢问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和目的,只古怪的相互交换一个眼神,外敌入侵时他们或许同仇敌忾,但叶修却不在这个范畴。

 

行政区正门的守卫只是一个C级哨兵,叶修没有刻意隐藏,他自然能够发现,只是曾经的首领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面前,让小哨兵忘了自己的职责,只是有些尴尬的站在那边,就这么看着叶修和自己打了个招呼然后擦身而过。反而是紧跟在后面的喻文州好意提醒:“有人闯进来,不用发个信号么?”

 

猛然反应过来的小哨兵犹豫着发出一声长啸作为警示。许久还没有见到叶修的动作,终于鼓足勇气的喊了一声:“首领,里面在开欢迎会啊。”他依然叫叶修做首领,此刻的话中也带着担心。喻文州有些惊讶,叶修却转身对对方点了下头说:“让他们来。”

 

自然有人会来。陶轩并没有忽视防御,甚至可以说,没有人比他更希望这次的庆典能够顺利进行,所以除了孙翔和肖时钦这样必须出现在庆典的人之外,嘉世的哨兵大部分都被分散至各处承担防守任务。哨兵的五官较常人都更加灵敏,移动速度也快。所以即便距离不近,作为守卫的小哨兵也只用一声呼啸就完成了示警。所以叶修不过走了几步,就看到了站在他面前,嘉世的另一个A级哨兵:郭阳。

 

手提长剑的哨兵显然并没有想到来的人会是叶修,动作顿了顿,摆出了防御的姿态。郭阳并不那么理直气壮地问:“叶神,擅闯嘉世,你要做什么?”

 

“挑战你们的首领。”叶修说,下一刻人就已经冲了上去,郭阳的准备也算是充分,长剑和千机伞撞在了一起,叶修看了看他的动作,察觉到其中的意味,笑了起来, “你觉得你挡的住么?”状态全开的叶修全无平日的懒散,几乎进入永夜的经历让昔日的斗神身上更添上了些许戾气,郭阳本就慌张,此时又是一愣,手上的劲道不由自主的放了松。叶修没有放过这个机会,手腕反转,放低了重心一个侧滑,足够靠近时转身,将本来持在右手的千机伞换到左手,紧接着横扫过去,不过几分钟就赢得了这场战斗。

 

“你的本事,还是我教的呢。”叶修平静的说,他的伞尖点在对方咽喉前一线的位置,逼着郭阳抬起头和他对视,“不过正好,去和陶轩说。”

 

“我回来了。”

 

++++++++++++++++++++++++++++++++++++++

 

位于训练场的欢迎仪式已经开始。这种在联盟初期出现的聚会刚开始时真的是为了促进各方交流。因为目的是让新任的首领有机会被各家哨兵营接受认可,所以常规的流程不过是宣告,祝福,还有友谊兴致的比试交流,后来才慢慢有了些争强斗狠地意思,火药味渐渐得浓了起来。孙翔作为当之无愧的主角自然坐在了中间,看上心情很好。这一次嘉世的更迭各方都给足了关注,霸图来了林敬言和张佳乐,百花到了于锋,两方的贺词都是常规语句,却已经让头一次见到这样场面的孙翔满意。除此之外,轮回的周泽楷微笑着说了一句“祝贺”,而微草王的杰希却淡淡地扫了一眼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平淡地说了一句:“坐上这个位置不难,但也要坐得稳才行。”,雷霆到场的是戴妍琦,唯一的姑娘一句话没说,一直看着忙碌的肖时钦,咬紧了嘴唇。

 

陶轩是接到了汇报的。他知道叶修闯入嘉世的理由,但他并不想答应,输赢不论,他不想毁了这场庆典。挑战首领这件事情按照惯例不可推诿,但陶轩却直接对肖时钦下了指示:“不是现在。不管怎样先将他拦在训练场外面。”后者皱了皱眉,对执行官这样的行为明显不同意,却还是站起身,但已经来不及了。

 

叶修毫不顾忌地直接闯了进来,大大咧咧地站在了训练场的中央,环顾了一下几乎都是熟人,干脆打起了招呼,“杰希,小周,霸图来的是老林?张佳乐你见过老孙了么?”得到的回应自然也很热烈。周泽楷和林敬言都笑着挥了手,王杰希说好久不见,张佳乐撑在桌子上问了一句:“靠,你来做什么?砸场么?”

 

叶修笑了笑。站在他身后的喻文州代替他做了回答:“对。”然后转过身面对着陶轩和肖时钦,说:“在这样的场合拒绝首领挑战,不太好吧,执行官先生。”声音不大,在场的哨兵却都听得到,喻文州难得犀利,他看着陶轩,刻意放缓的语调带着说不出的威胁。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过来,几个作为代表的人都没有想要说话的意思,反而是看着陶轩的表现。无处可逃,压力让汗水从陶轩的额头上滚落下来,眼神中却透出了一股狠劲。背对着所有人的手朝某处做了个手势,肖时钦惊觉着想要阻止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

 

“砰,砰。”

 

枪声,还是两声,所有人马上就分辨了出来。又立刻分辨出了两声枪响来自不同的地方,在场的一个嘉世哨兵举着枪,脸上还带着万分地惊魂未定和疑惑不解。方才他按照陶轩的暗示向喻文州发出得那一枪,不知为何偏离了方向。

 

叶修却直接转向了周泽楷,借着出众的视力他自然将那个哨兵的表情看得真切,对方疑惑的原因于他来说却很明显,所以叶修看着周泽楷说了一声:“多谢。”不知何时换上了一副认真的神态的神枪手摇头示意着不用,荒火被他握在手中,位置没有偏移,准确的指向喻文州的方位。

 

江波涛不在,不善言辞的轮回首领却不担心让人误解此时的动作,因为喻文州冲着他笑了笑,说:“小周的意思,是同意我的说法么?”

 

在场的人就算本来还在迷惑的也立刻恍然大悟,能够用枪准确的击中另一颗子弹使其偏离方位,在场的人中,只有随身带着两把左轮的周泽楷有这个条件。然后,就是愤怒。几个代表着各自哨兵队的哨兵本来还是事不关己的态度,现在却都带着怒火看向陶轩。

 

偷袭挑战者的向导?这绝对是闻所未闻。

 

叶修却不惊讶,他的人和手中的伞都已经换了位置,本来就是防到了这一点。现在更是直接转过身子,朝坐在主位的孙翔语调平静地挑衅:“敢输一场么?”

 

这句话显然比什么都更有效率。

 

年轻的哨兵经不起这样的一激,叶修的话音刚刚落下他就已经提着却邪下了场。在场的人多时S级别的哨兵向导,还有各个哨兵队的首领,看到孙翔的动作却鼓起掌来,能不能赢暂且不提,至少孙翔不闪不避,看向叶修的眼神中燃烧着火焰一般的斗志,这才是一个首领应有的做派。

 

喻文州最先感受到有什么不对。精神领域受到的冲击并不仅仅来源于处理战场上的信息素。只略一思考他的目光就落在了方才跳下场的肖时钦身上。同样身为S级别的向导认真注视着场上的变化,对上他的眼神只是打出一个歉意的手势,并不在乎自己精神施压的事实。

 

肖时钦对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一点也不惊讶。看见和自己搭档的哨兵已经选择出手,就不再理会陶轩的命令,会和叶修交手这件事他从来到嘉世就已经预料到,自然也做了相应的准备。连接断裂的哨兵在精神领域总让人有机可乘,如果能够抓住这个机会就算不能不战而胜,也能将孙翔的胜率提到最大。肖时钦并不是不相信孙翔,只是这一战不管对于孙翔还是他都很重要,所以尽管并不光彩,他还是这么做了。

 

喻文州走了过去,压低了声音说:“真要这么做?”

肖时钦犹豫了一下回答:“对着你们两个人的组合,不能手下留情啊。”

“不是这个意思,”喻文州解释着,“你来的那天,我在嘉世。”

他问:“嘉世,真能让你做到这个地步?而且你状态不好。”

作为对手来说这写话是过了,但出身蓝雨的向导天生的一副温和做派,此时染上了担忧的语调,就算肖时钦清楚对方的身份,也不会怀疑其中真诚的意味。所以肖时钦也只是苦笑了一下,说谢谢,我会注意。

 

然后看了看喻文州,意有所指地问了一句:“你和叶神?据说连接断裂的哨兵和陪他度过断裂期的向导……”

没有说完的话也已经足够明确。没想到肖时钦会突然提到这个,喻文州愣了一下,再次摇头:“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头一次不知道要如何解释,喻文州歪着头想了一会说:“大概衣不如新。”

 

人不如故。

 

 

TBC

 


  35 3
评论(3)
热度(3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