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盲(11-FIN)

哨兵向导设定,但是没有精神体,私设和OOC都是一堆一堆一堆堆…

最后一章允许我打全员TAG

全文包括叶喻伞修韩张林方双花周江孙肖,重点提到了的大概就是叶喻韩张林方和孙肖,?最后一章大概是刷了叶喻和孙肖恩。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啦,都完结了有什么不丢过来么!

就算是西红柿烂番茄(?)我也认啦!毕竟这东西都快能加入黑历史了。。

总共5w字不夸夸我么!

明天自己吐槽,恩。

 

以上。

 

Chapter 11

两方向导的对话并没有火药味,场上的哨兵却已经战在了一起。被肖时钦安抚着的孙翔刚刚在庆典上接受过别人的祝贺,情绪如同燃烧的火焰一般高涨。所以开始时,尽管面对的是叶修,孙翔还是不可一世地喊了一句:“今天,斗神的名号要换人了。”

他的骄傲并非没有依据。根底好,有天分又肯努力。孙翔的战斗力确实值得惊叹。和与孙哲平的打斗不同,那一次无论如何带着切磋的意味,是胜是负意义不大,但此时此刻,接受挑战的孙翔几乎是把一切都压在了这一战上。硬碰硬地撞上去,孙翔靠的是冲劲,是年轻人不服输的劲头,还有求胜的意志。手中的兵器是这两个月来用惯了的却邪,苏沐秋给叶修制造出来的兵器自然万里挑一,或翻或挑,和千机伞撞击出令人眼花缭乱的火花。而比起只能握住把手的千机伞而言,可以双手持握的却邪更加方便用力,所以一轮下来,孙翔竟然是占着上风。

千机伞是一把伞。只是寻常的布料都被换成了精铁,依靠着出色的锻造功夫将融化了么金属拉成绕指柔的薄片。此时被叶修展开,就成了能够将整个人都遮挡的巨大盾牌。孙翔一击不中,立刻就改变了方位,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只用了一秒犹豫,然后倾斜着刺入。

两根伞骨间的的伞面因为承受着张力而紧崩,孙翔依靠本能而刺出的位置,正是整个伞面最脆弱的地方。也就是同样材质的却邪有刺穿的能力。但危险不仅仅在这儿。

被千机伞挡住了视野的叶修并不能清楚的判断却邪会从那个方向刺过来,但是在场的其他人却都知道。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他们知道不管是不是误打误撞,这一下,是真的能够刺中叶修的。

然而却邪的尖端从开始动作到直接穿透千机伞的时间有多久?以孙翔的力道来说不过是一个转瞬。这一刻连声音的传递都慢了几拍。但叶修躲过去了,也就是简单的一个动作,整个身体向右斜跨出去一步。然后就是反击。右手转动千机伞的伞柄,顺时针旋转开来,精铁的伞面夹住却邪刺进来的枪柄。借着惯性和向心的速度,让穿透了伞面刺进来的兵刃成了暴风雨中的孤舟。刺啦啦地划破伞面,撞击在伞骨上,最终从孙翔的手中滑落,直接坠落在地上。

破碎的千机伞却还有反击的机会,断裂的伞面因为本身的金属质地,锋利的边缘反而成了天生的利器,叶修甩开却邪之后一步也没有停,收起千机伞攻过去,孙翔后退一步躲闪着想要去捡掉落的武器,又被垂下的破碎伞面在手臂上划出一道狭长的血痕。

叶修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伞尖一挑又将却邪远远抛开,再返身点向孙翔的脖颈。他没有真正下手,只是笑,眼里闪着睥睨的光:“输了啊,你。” 叶修没有再去管他,破碎的千机伞被归拢后再次抗在了肩上。断开的伞面飘落下来宛如迎风招展的旗帜,飘摇着的胜利旗帜。

“想要挑战我,再练几年吧。”

跌落在地的人愤愤地咬住嘴唇,恶狠狠地看着居高临下的斗神,年轻哨兵就算落败也还是不服输,血液合着汗液顺着紧绷臂膀滑落,又和手边的黏土融合成粘稠的一片。拳头握紧又放开,愤怒不甘却无可奈何,孙翔终究接受了这样结果,至少面对着背对着他的对手,他不会使出连自己都不耻的卑劣手段。

 


训练场上没有什么可以依靠的地方,喻文州就笔直地站着,迎接和自己搭档的哨兵。叶修在他面前一两不得位置停住,喻文州先伸出手去,对拳然后击掌,喻文州说:“干得漂亮。”叶修看了看他说:“你的功劳。”

难得的谦虚让在场的许多人都有些惊讶,但是在坐的几个S级别的向导却都知道是为什么。喻文州对于精神力的控制是出了名的精准,整场打斗中一直牢牢的笼罩在叶修周身,唯有在却邪劈开伞面刺进来的瞬间产生了偏移,带有引导意味的精神领域,这种喻文州惯用的手段在他和叶修搭档之后几乎成为绝响。但那一刻,只有思绪比声音更快。不过也就是叶修,长久的精神连接对喻文州足够熟悉,才能在那一个瞬间反应过来,放心的跟着这突如其来的提示走。

喻文州没有答叶修的话,而是笑了笑抬手指了一个方向: “陶轩去了那里。”

在打斗过程中就陆续传来过消息,战场上的两个打斗的哨兵未必知晓,其他人却都明白。叶修的战术执行的到位,嘉世安排防守时人员分散,最强大的战斗力又被叶修牵制在了训练场。偷袭计划被兴欣充分实施,分散在几个地区的哨兵小队接连被控制的消息传过来的时候肖时钦还必须支撑孙翔所以走不开,兴欣占尽了优势。陶轩却坐不住,这些人在场的情况下一切非常规手段都毫无用处,在孙翔快要落败的时候他就已经起身离席,这一场,他没有胜算。

从通常的角度来说兴欣已经赢了,并且赢得很彻底,但对于叶修来说,有些事情如果不完结,他和陶轩还有一个结没有清干净,若是这么放着总是不甘心。

喻文州是了解叶修的,可能比其他人都要了解,所以在叶修下场之后就直接指出了那一个方向。叶修是直接追了出去,喻文州却还慢了一步记得和在场的人打个招呼:“各位稍等,这个地方,可能今天就要换个名号。”

追上去之前周泽楷拉住他的手,墨色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回信。”

他指的是前连天到达喻文州手里的那一封,大老远地寄信过来自然不仅仅是报告一个消息。周泽楷也知道这不是一个说话的好时机,所以只是拉住喻文州提一个醒。

喻文州说:“一定。”

 


叶修最终在行政区的办公室堵住了陶轩。重逢的气氛僵到了极点,战场上的斗志尚未消散,重新燃起的怒气让有斗神之名的哨兵看上去有些吓人。时间似乎静止了好几秒,然后陶轩从正在打包的行李后面抬手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

不同于叶修只能根据喻文州模糊的指示自己摸索,喻文州想要找到叶修就容易得多。后一步离开的他反而没有落下多少时间。打开办公室的门时正好是两人对峙的第一句话。喻文州听着陶轩故作镇定的语调有些想笑,确实好久不见。

叶修盯着他,许久只问了一句话:“沐秋的事情,是你做的么?”

空气中的气氛仿佛凝固了。陶轩思考着自己该怎么回答才最为有利,实话实说未必是首选,这一点,身为执行官的他早就明白。但此刻陶轩感觉到自己的胸腔好像被什么压抑着,悲伤,愤怒,带着逼迫的味道,从五官,从大脑,从每一次的表情变化的缝隙中压了进来。阻止他多想,阻止他在脑海中组织词句,只让最原始的,最本能的真实涌上来。但那样会死。陶轩清楚的明白,所以他猛然抬头,强忍着内心中想要宣泄的欲望,看着叶修,每一个字都像是在和自己打仗,他说:“不是。”

轻笑声来自门边,用精神领域施压的喻文州整个人都依靠在门上,双手交叉着放在胸前,微微扬起头清浅地笑:“撒谎。”

那一刻陶轩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重心不自觉的下移,双腿追寻着本能想要逃跑,逃离这个空间,逃离眼前的两个人。答案已经明显,即便不说,在强大的精神压力下,叶修也看得到面前这个普通人身上谎言的痕迹。他举起手中的千机伞,朝着那个方向直劈过去——

千机伞随着叶修的动作落下,普通人和哨兵斗不仅仅差在身手还有反应和观察。有一个瞬间陶轩觉得自己大概死定了,但千机伞最后只是落在了他通常办公的书桌上,将实木的家具击打成了两半。

叶修说:“换个地方吧,不管是嘉世还是兴欣,这里没有你的位置了。”

陶轩松了一口气,也不管有没有收拾好,随便又装了几件物品就往门口走。走过喻文州的时候心脏皱缩的厉害,方才几乎窒息的压力似乎还没有消除。所以尽管对方依旧微笑着,但在陶轩面前,也如同一件危险的易爆品。

喻文州没有再为难他的意思,既然叶修都放他走了,自己又有什么理由为难?只是他此刻有些不明白叶修的意思,也没有藏着,就这么直接问了出来:“就这么放他走?”

叶修从窗户里面看着陶轩离开,放松似地掏出一支烟点燃。自从苏醒过来叶修的情绪就好像一直被什么压抑着,现在终于终于彻底的放开,喻文州觉得眼前这个人莫名的熟悉,想了想也就明白,是很久以前叶修还是嘉世首领的模样,那个时候嘉世的事情大多是苏沐秋在管,作为首领和战神的叶修,却活的慵懒而随意。

“我要毁掉嘉世,是因为沐秋,但不仅仅因为他。这样说你明白么?文州。”

喻文州对着他笑一笑然后点头,不需要叶修再解释什么,他一直都懂。

 


孙翔是自己离开的,连却邪都没有去拿,只是低着头默默地走。训练场上的人可能看到了可能没有,但至少,没有人挽留。于这一场庆典来说,孙翔曾经是主角,如今却只能黯然退场。

“输了啊。”他这么想着,有些无神的四下张望。这一段时间与他而言大起大落,突然成了首领,赢了刘皓,有了肖时钦,一切似乎顺利得让人不敢相信。而又是一个瞬间,他就失败了,从顶端狠狠地摔了下来。输了挑战赛的首领一无所有,更何况他在嘉世的根基太浅,自然得不到拥护。刘皓那个时候的心情,他此刻算是彻底感受到了。

肖时钦是唯一一个一直关注着他的人,此刻站在他后面,一贯精力旺盛地有些蛮横的哨兵突然成了这副模样,陌生的让人恐惧。肖时钦多少有些愧疚,同样是战术大师,叶修的意图他未必真看不出来,只是因为这里是嘉世,感情放在哪儿,就算尽心了也和真心差着一个档次。肖时钦想若是换成雷霆,从叶修大摇大摆的进来的那一刻,他也许就会察觉到蛛丝马迹。

只是嘉世虽然不好,但孙翔和嘉世却不一样。孙翔简单直接,明明是个争强好胜的性子,却原因因为他想也不想地放下和孙哲平的打斗奔过来护住他。虽然事实上肖时钦并不需要,但这样一个哨兵,他确实是第一次遇到。所以只略微思考就做出了决定,肖时钦抬手拍了拍孙翔的肩膀,试探性的提出一个邀请:“要不要和我去雷霆?”孙翔转过头来,奇怪的看着他。

“唔,到了雷霆你也还是首领,雷霆的资源可能少一点但……”肖时钦的语调愈发没有底气,他突兀的想到,雷霆又怎么能和嘉世相比。

然而哨兵的眼睛亮了起来,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接下来的叙述,只问了一个问题:“你还是我的向导么?”

“……”实在没有精力再去纠正“我的向导”和“搭档”的区别,肖时钦按照孙翔的思维给出了一个答案:“是。”

孙翔干脆地点了头,看上去比刚才精神多了,他看着肖时钦,本就英俊的脸笑起来十分好看,然后说:“只要这个就够了。”

 


训练场上的气氛一点却也不紧张,来自各个哨兵队的人都没有走。此时看到叶修再次出现也没什么大的动作,回来了的新任首领却显得有些无精打采,叶修毫不掩饰地打了个巨大的哈欠。扫了一圈周围的人。

“都在呢?”叶修说,“搞定了,所以没事了,大家散了吧。”

态度敷衍的不能忍,林敬言有些无奈:“叶神你认真点儿行不?”

叶修挥了挥手一点不理会:“没什么好说的吗,切磋什么的也不需要,这边的几个人我都赢过吧,不过我当嘉世首领的时候还没这制度呢,正好这一次补上,地方东西都是现成的。”

“……”

“唔,那就吃完了这顿饭各回各家?”叶修毫无激情的说,“还是说你们还有什么事。”

众人等得无非也就是这么个结果,此时到也没什么说的。只除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戴妍琦。

“等一下,”雷霆的小姑娘眨了眨眼,直接跳到了叶修面前, “所以现在嘉世改叫兴欣了?”也不等叶修回答,又眯着眼睛用挺危险的语气说, “你有向导了吧?那我要带肖队回去。”

似乎已经做好了决定,小姑娘看上去完全不在乎叶修的反应,手中的软剑被捏在手里,就算对面是被称为斗神的S级哨兵也毫不畏惧,努力睁大的眼睛里闪着倔强又固执的光,竟然还有些强硬的味道。

只是龇着牙的幼虎在叶修眼中实在算不上威胁,反而饶有兴趣的看着,直到对方被他盯地整个人都紧绷起来才笑着说:“可以,我有文州了……啊,那么急?”

得到许可的姑娘转身就走,连一句话也没有听他说完。能将他这样的哨兵干脆地晾在身后,戴妍琦无疑是第一个,摸摸鼻子有点尴尬的叶修果不其然的收到了来自其他哨兵队的嘲笑。

但至少,一切尘埃落定。

 

 

尾声

兴欣接手嘉世并不困难。苏沐橙接任了执行官的位置,而大多数规章制度都没有变,毕竟有两个出身嘉世的向导。

而这方面的事情,叶修是不管的。更何况,他早就和苏沐橙说过了,他还有一件事情要做,这一件事情其实已经拖了挺久的,但现在他不打算拖了。

打开门时喻文州正在给周泽楷写回信。听到了叶修的声音喻文州头也不抬,只是说:“叶神怎么有空到我这儿来?”

“解决一下我们两人的事情。”叶修说。

“来确认一下,文州,为什么帮我?”

虽然是问句,但明显胸有成竹,喻文州也就乐得顺水推舟:“是啊,为什么呢?”

“不是因为愧疚,也不是因为蓝雨。”叶修说:“那一天你提到周泽楷的时候说‘每个向导一开始的时候大概都幻想过自己能拥有最强的哨兵’你当时幻想的人,是我么。”

喻文州噗的一下笑了出来:“这样的话,也只有叶神你敢这么直接说出来吧?”又转回了认真的语调,“怎么不猜少天?”

叶修摇头:“黄少天会放任你自己扛过结合热?而且蓝雨和嘉世离得很近。”

所以剩下的那个答案已经变得很明显,叶修看着对方,笃定地说,“你喜欢我。”

喻文州依旧没有抬头,回答却来得直接干脆:“对啊,我喜欢你。”

 “为什么。”

喻文州说:“痴字写就病作头,既然是病,自然身不由己。”他从写了一半的信中抬起头看叶修,歪着头笑一下,“别说我,叶神你自己又好到哪儿去?”

叶修明显噎了一下,尴尬地将手中的千机伞握得更紧。

“你倒是,什么都不介意哈。”

喻文州笑笑,认认真真地想了想然后回答:“大概是我也喜欢作为苏沐秋哨兵的叶神的缘故。”

本来挺尴尬得一件事儿被喻文州这样毫不掩饰地就说出来,人家光明磊落什么都不遮着也不藏着,到显得叶修有些小题大做。话题似乎就比盖棺定论,喻文州什么要求都没有提,叶修也只能自己问一句:“那以后呢?”

坦白坦了,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该表明的也说清楚了,那然后呢?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喻文州无奈地看他一眼:“看你啊。现在谁不知道我是兴欣首领哨兵叶修的向导?蓝雨又回不去,叶神你要不收留我我也就只能收拾包袱走人露宿街头了吧。”

叶修啧啧叹息:“说什么话?文字游戏玩得这么开心?还有没有个首席向导的样子?”

又不经意地邀请:“都在这儿了就帮忙做点事儿呗。我都去巡逻了你还干坐着不合适吧。”

喻文州点头说行,想了想又提醒:“说好对外我不属于兴欣啊。”

“你也别指望,就一个打杂的。老板和沐橙都在呢,真要做什么也轮不上你。”

喻文州点了点头也不说什么,低下头继续去阅读他刚刚写完的部分。

 

问题解决得太快,叶修无事可做,干脆拉了张椅子坐下来抽烟,时间刚好是午后,阳光暖洋洋得透过窗帘布只照射出来一点给正在写信的向导描绘出一道暖色的光晕。一点一点攀附上铺在桌子上的信纸,钢笔,骨节分明的手指,白衬衫翻出来的衣领,喻文州脸部柔和的轮廓和更加柔软的发丝。

那是正在和他链接着的向导。数以万计的信息素透过日渐稳定的精神链接源源不断得传递过来。但又与他留着空隙,喻文州守在叶修精神领域的禁地之外。安定得平和的,没有一点点侵略的意味,刚刚好的距离。叶修觉得自己大概真的是运气不错。在苏沐秋离开以后还能遇到这样一个喻文州。

喻文州不在意叶修心中有一个苏沐秋。他所欣赏的,也包括这样的叶修。

这当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念头。喻文州一开始发现自己喜欢叶修的时候也曾想过像其他的哨兵向导一样。甚至即将成为蓝雨的首席向导的人还残留了些野心,想着不管怎么样,夺过来就是。只是在那一场让他不得不离开蓝雨的战斗中,他的精神领域笼罩在暴走的哨兵的精神领域上,回忆纷至沓来,一幕一幕走马灯一样在喻文州的脑海里放映,从初遇到结合,举手投足语调神情,直让喻文州明白什么叫做天造地设。

他比不过。

不是没有记恨,就算表面云淡风轻,心中却不可能什么都不想。负面情绪对向导的影响很大。喻文州又得同时撑着黄少天。同样的双负荷用作,虽然对手并不强,他也预料到会发生什么。只庆幸真正的热度是在他带着进入昏迷的叶修找到位于他在嘉世的住所之后才从体内爆发出来。

那时和黄少天的精神连接已经断开,叶修几乎处在永夜。曾经和喻文州连接着的哨兵一个都帮不上忙。他只能将自己缩进一个角落里,忍受着体内几乎爆裂出来的热度咬着嘴唇硬撑。

因为同样的原因最终离开百花的张佳乐曾经形容过那种感受,不生不死不活不疯的无间地狱,到最后连哭泣都是奢侈。只是在这件事上喻文州想到底还是自己的过错更大一些。最后一波热浪过去之后喻文州眨着眼睛适应这个全新的只有灰度的世界,整个房间从头扫到尾,最后落在被他安置在唯一床铺上的叶修身上。一样的眉眼一样的身形,只剩下黑白之后竟然是这副模样。喻文州蓦地对着自己笑出了声:这世界上不如意的事情多了去,但只要想透了也就过去了。

所以他最后选了另一条路。

喻文州够聪明,所以求之不得的东西他也就不在强求。

朋友以上,恋人之外,换一个名字,叫做挚友。一样海阔天空。

 

喻文州把自己从回忆中拉回来的时候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拉他回来的竟然还是叶修的声音,他突然发现不用精神连接不用共感真是个方便的设定。

 “真不介意?”百般无聊的叶修最后还是没忍住加了一句。却一点也看不出担心,嘴唇弯起,说话的时候也叼着烟,红色的光点忽上忽下的跳动,连带着吐字也模糊不清,戏谑玩笑的意味反而更多,“沐秋可是真正的联盟第一。”

喻文州停下笔抬起头斜他一眼,嫌弃得理都不想理:“叶神没事儿去指导一下唐柔行不,别在这儿添乱。”

只唇角的笑容还在,温温和和的。没有一丝勉强的意味。再低下头,看着眼前停了许久的笔,觉得这封信写得太久,现在终于可以结尾。喻文州略微思考,给那封信添上了最后几句:

“所以真正说起来,从那天开始的漂泊,于我而言,不过是另一段归程的开始。”

“我已然看到另一种可能,再无需担心什么,这条道路上荆棘与花香同在。同样不令人遗憾。”

“至此搁笔。祝轮回安好。”

“喻文州敬上”

FIN

 


  71 18
评论(18)
热度(7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