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叶喻】终有报 (2)

原作背景,就谈谈恋爱。?

OOC*3必须提醒。

想到什么再加。←【不确定蓝雨第三赛季的成绩,私设,嗯,有错的话敲我。


以上。


(2)

既然是游戏,就有规则。叶秋如果会出现就提前和喻文州打招呼,算是比赛开始的前奏。只是春假后常规赛再起,即便是叶秋也不可能常在网游里出现。几个月下来不过3次。前两次都是喻文州的胜局,一个狂战,一个牧师。

喻文州并不咄咄逼人,找到了还是像第一次那样,用好友申请温温和和的叫一句前辈。过不了多久就能听到叶秋的声音在自己周围响起来,第一次时对话还很简洁,略微讨论一下团战,末了说:下次继续。第二次时已然熟络,牧师控场,叶秋一个人带着一个团并不轻松,竟然还能帮他卡时间,抽着拉血线的间隙发一句:“比上次时间长啊,文州。”喻文州看对着后面两个字的称呼发愣,又想象一下如果是说出来对方会用什么表情。

可能漫不经心的笑一下,懒散地敲键盘,根据已有的资料再加一支烟。喻文州手上的动作慢了一拍,对方的下一句话已经到了。年轻的嘉世队长按灭了烟说再来?屏幕上两个字一个问号,语调平稳的挑衅。

下一次却没有猜到。场面混乱,不让人多想,喻文州不急,只心里有点空落。叶秋最后自己走过来敲他,喻文州那边弹出消息,是个气功师,问他:“服不服?”

不服。喻文州扫了一眼ID,不紧不慢地回了个消息,列数据,说:前辈,胜负2:1。

气功师走到他面前,叶秋叼着烟轻笑:“那再来?到你服为止。”

 

自然是服的。喻文州看了9个G的视频资料总结叶秋的习惯特点,叶秋发现它们并且改掉只用了两场团战。并不甘心,却也不得不承认,厉害。喻文州抬头看了日历笑了下,说:“不了,和前辈能保持这个成绩已经很不容易了。”

叶秋说:“那也好,下一次就真的场上见了。”

喻文州愣了一下。对方却已经继续:

 “队长?首发?团队赛么?个人赛肯定不行吧?”叶秋打量了一下喻文州今天那个术士号,惋惜“操作是硬伤,但不是还有个新人剑客?”

一连串问题让喻文州失笑,倒是没想到叶秋这几局竟然游戏还顺带打探了敌情。只是对方问的直接,喻文州也就没有藏,反正过几天都会知道,队长,团队赛。叶秋几项猜的都准,包括那个新人剑客,黄少天。

“大换血啊。”叶秋感叹,“方世镜他们是真的要退。”

“三年了,方队也有自己的打算。”喻文州回答,说到这个话题也迟疑了下,新旧交替是必然,但他毕竟尚未体会成为旧的一方。只是叶秋难得的感慨让喻文州有些无措,想了想转了话题去揶揄他,“前辈两年占着冠军的位置,要不今年也让一下方队?”

不可能。这是叶秋的回答,声音笃定,一副手到擒来的架势。他不怕喻文州生气,反而故作惊讶:“不对啊?蓝雨不是连季后赛也没进?” 

屏幕上的术士没什么动作,喻文州想着那两句话若是颠倒一下自己说不定就要出口反驳,但叶秋这么说却正好。认真和调侃之间一道分明界限。所以他最后只说了一句:“前辈加油。”

退了游戏,从公会那边拷了视频再看一遍,手边的文档多出许多行。又想起来叶秋那一句话,正好接上自己的玩笑,不知不觉中也起了安抚的作用。战术师对对手的情绪和心思都额外关注,喻文州自己就是好手,但他觉得叶秋并非故意,单纯嘲讽的可能性更大些。只是就像他所知道的,魏琛和叶秋互相嘲讽了两年,关系却一直很好,这是叶秋才有的本事。

想起叶秋那句场上见还有些兴奋,喻文州算是沉稳,只拉起嘴角笑了笑,眼里流转出一道光。

 

黄金一代在出道时并不显眼。杂志上寥寥几篇议论,过半给了蓝雨和苏沐橙。蓝雨是因为血换的太大,连队长都扔给新人。苏沐橙则是被看中了商业价值,多少双眼睛盯着,等着看她的表现。

第四赛季。

蓝雨的新组合初出茅庐。前两局连胜,但因为遇上的是轮换组的成员,不过是及格的成绩。赛后发布会喻文州的表现也中规中矩,远不如黄少天特征鲜明。嘉世更加抢眼,吴雪峰退役,新加入的苏沐橙和叶秋打起配合来默契十足,这样一对搭档到哪儿都惹眼。第三局两队碰面来,蓝雨的主场,却是嘉世的舞台,蓝雨第一次和嘉世交手,败。

喻文州摘下耳机,在操作室里做了一个深呼吸。他倒是不奇怪这样的结局,赢了反而是奇迹。闭上眼睛,喻文州似乎还能看到却邪留下的残影。叶秋。摇摇头将那景象驱逐出去,网游和真实对战时完全是两种压迫感,公共频道叶秋和他发过几句调侃,真下手时却一点也不留情。

赛后队员交流时叶秋不在,喻文州一个人一个人的握手,不卑不亢的说谢谢指教,到了苏沐橙的时候节奏突然断了,喻文州有些惊讶,刚想问什么,姑娘对喻文州笑了笑,眼神转了个方向,声音小小地说:“打得不错。”

再问一句:“服不服?”

不合时宜语句喻文州一听就懂。顺着苏沐橙的目光所指的地方看过去,是一个模糊的影子,懒懒地倚着门,没骨头一样站着。他对上喻文州的目光,扬了扬手算是招呼,又转过头去,另一只手夹了一只烟,有滋有味。

喻文州压低了声线中的笑意回苏沐橙,说:“服了。”

走向下一个人的时候喻文州挺开心的,那句隔着空间的对话,就好像是对上的什么密语,连落败之后的阴雨都被它冲淡了几分。

蓝雨的其他人却不轻松,发布会上长枪短炮,连黄少天都难得沉默,个人赛上夜雨声烦被叶秋直接压死。下马威一样,映衬着公共频道上叶秋的那一句:“怕了没?”,彰显着实力和经验的双重差距。只是黄少天能不说话,喻文州却不行,依旧是不卑不亢地调子,几句自责几句称赞,一场发布会下来也能相安无事。

回程路上喻文州拍拍好友的肩膀:“想什么呢?”声音温温和和的,带着安抚的味道。黄少天想了又想,对喻文州说:“队长,真厉害。”

喻文州说:“嗯。”又说,“以后我们也会很厉害,到时候赢回来就行。”说出口的话倒有几分像网游里的叶秋,明目张胆又天经地义,安定人心。

黄少天拍了拍脑袋,咋咋呼呼:“也是,这才第几场啊,叶秋不就是仗着三年的老将吗!”马上探过身去和郑轩讨论:“你说你说,团队赛和叶秋对上的时候是不是……”

昏昏欲睡的弹药专家打一个哈欠,看看突然精神起来的黄少天又看看置若罔闻的喻文州,说出了第一句压力山大。

但这只是开始。蓝雨的新秀墙不仅仅是黄少天一个人而是整个队。百花,霸图,皇风,一圈打下来短板就暴露无遗。质疑一声赛过一声高,被集火最多的,自然还是喻文州。


TBC

  46 2
评论(2)
热度(4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