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叶喻】终有报(3)


原作背景,就谈谈恋爱。?

【刷了点蓝雨

OOC*3必须提醒。


以上。


(3)

杂志上蓝雨相关的内容多了许多,贬多褒少,零星的辩护都被淹没在吐沫星里。第四赛季蓝雨被挡在季后赛门外,马上就有好事者整理了一年来的评论,打个包寄到训练营,将蓝雨的日常搅得一团乱。喻文州走进训练室门口时听到里面吵吵闹闹地一团,听不清说什么,只觉得激烈。推开门却又都安静了下来,一群人的目光互相交错着不看他,遮遮掩掩。

郑轩欲盖弥彰的叫了声队长,身子也不自觉的挡了挡。杂志从空隙中露出一个角。一眼就能看到自己的名字,上面的标题大号黑体加粗,生怕不够显眼。

讲的是什么倒是连想也不用想。喻文州在训练室里面扫了一圈,蹙眉,觉得比起这些负面新闻,反而是大家的状态更令人担心。全员到齐,明明自己可能也在被批的行列,却还策划要如何对他封锁消息,好意他是领了,但——

“让开。”喻文州最后平静地说,手指了指郑轩挡着的那张桌子。

一个简洁的命令,威慑力却不小。郑轩下意识的挪了个地方,再想挡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一群人看着喻文州走过去,把杂志拿起来翻开,找到那一页,一行行看下去,直到最后一行,他甚至还翻了一页确认到了结尾。然后——

哗——

他一把将整个纸页撕扯下来,对折之后把页脚向里折过去,职业选手的手都漂亮,喻文州格外,皮肤白皙骨节分明。而现下,在一群人的惊讶中,这双手略带生疏的叠出一架纸飞机。

喻文州把做好的小型手工放在手心里打量了下,不算精致,值得称赞的也只有一贯的细心,连边角都压得平整。喻文州有些惋惜地说:“果然,好久没做了,手生。”

然后他歪过头征询意见:“一起么?”附带上一个笑容,暖暖地。

磨合不过一个赛季,训练室中的众人却都飞快的读懂了这种模糊的暗示,他们的队长以这种无声的方式宽慰着他们,也询问着他们:

我没事儿,你们呢?撑得住么?

楞了许久的一群人面面相觑,互相对上一个了然的神色,立马就哄闹起来。

黄少天大喊着:“队长这样不行啊!看我的看我的!一定折出一个最赞的飞机让你们大开眼界。”说着四下寻找,马上就发现另一本杂志,毫不犹豫的翻开,撕扯。他手速飚的飞快,不忘回头招呼:“你们呢?不是不会吧?来来来我教你么啊!”

“谁不会啊喂?!”

“黄少你这种折法飞不远唉。”

“我记得有一种带尾翼的来着?”

“要不要考虑气流?给我一本试试啊!!”

……

一个又一个,花花绿绿的手工作品排了一桌子。就算是正式选手也不过二十出头,相互间指指点点比试高下。喻文州打开窗户,然后毫无悬念的,那些“作品”又被这一群年轻人从窗户口飞出去。纸飞机划出的线条错落交叠,伴着相互比试地喧闹,整个屋子里的阴霾似乎都散开了,使雨过天晴。抬起头来,G市的天蓝得可爱。

而等他们闹得差不多时,喻文州关上窗户,把散落一地的杂志残本收好。转过身,发现一群人看着他,似乎等着他说什么。喻文州就指了指傍边垒成一沓的杂志说。

“都看过了么?”

点头。

“那就好,里面写的有对有错,选择着记一点,记不得就算了,反正已经飞掉了。”

再点头。目光聚集着,等着下一步的指令。

喻文州想了想,笑:“再没什么要说的了,训练。”

作鸟兽散。

 

日常,团队练习,分组对抗。这一个夏休蓝雨很少有人回去,都憋着一口气。喻文州的日程里还多出几项,每天训练之后不能直接摔在床上的也只有他。电脑里面各类的视频越来越多,按战队分门别类做了整理,微草皇风霸图百花,最大的那个已经超过11个G,修改时间也最近,却是个另类的名字,叶秋。

QQ上的叶秋的名字在最近通话中已经沉在很下面。上一次两个人说话还是在季后赛开始前。就着蓝雨这一季的表现做了些讨论,结果已经被喻文州整理出来了,单给了一个文档,又融进了蓝雨日常的计划中实施。他也想回应些对嘉世的印象,思考了许久,无奈这一年的注意力都在蓝雨,力不从心。最终也只能摇摇头,有些抱歉给不出更好的建议。

叶秋倒是没有在意,摆摆手说:“给嘉世?还是算了吧。你先把蓝雨带出来呗。”

喻文州自然不会介意他的语气,回了句会的,又说谢谢。

季后赛他倒是认真看了,总决赛更是和整个蓝雨一起开了投影。第四赛季嘉世在总决赛败给了霸图,所有人都翘首等着叶秋的反应。但最终叶秋也没有路面,只是接了一个QQ的线上采访。 

一开始就是一个尴尬的问题。

输了比赛有什么感受?

“输了就输了呗,下赛季再来。”

……?哎?

“荣耀嘛,没有对手还怎么玩儿?”叶秋说,“如果一直都是我赢也太没意思了吧。”

……

喻文州倒是一点也不惊讶叶秋会这么说。那篇访谈他滚着鼠标来回看了几遍,然后笑了出来。

那天晚上喻文州不知道为什么,开了以前和叶秋在网游时录制的视频,没开总结文档,只是看着。屏幕上不过是叶秋的小号,甚至不是战法,甚至没有公会名,他却还是能从中看出一点影子。不是一叶之秋的,而是在第四赛季时他见过的那个站姿懒散的叶秋。

喻文州对着屏幕呆呆出神,想角色背后的那个人。他不由自主的想到叶秋是怎样带领嘉世夺了三冠建立王朝,风口浪尖又会是怎样的压力?恐怕比蓝雨现在所承受的还要大得多。又想起叶秋在网游里怎么提出那个带了些孩子气的游戏。两个人的对话在脑海里一遍遍地循环播放,喻文州突兀地笑出来:

那些想要从叶秋口中获得失落和抱怨的人注定是徒劳。因为他所在意的是荣耀而非胜负。此刻在喻文州眼中,就算没有一叶之秋,叶秋也已经亮到灼目。

TBC

  48 4
评论(4)
热度(4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