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叶喻】终有报(6)


具体提示见上一章,

简单来说,开了一个喻队单恋但是最后成功了的脑洞。

大纲保证纯种HE!


以上。



(6)

真说起来也没什么,不过是,告白被人拒绝了。

而已。

喻文州挺想这么想的,但他不行。兴冲冲地跑来了,得到这样的结果,完全出乎意料。

他其实没想到叶秋直接就说了不。

就好像一首交响乐,在最高潮的部分戛然而止。叶秋说的很干脆,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留下。像一盆冷水,劈头盖脸地浇下来,连带着得了冠军的喜悦一起熄了个透。喻文州把叶秋那句话想了又想,找不到一个神情,一个字眼,一个语气可以自我安慰。这个时候的叶秋,果断地就像他的账号卡,舞着却邪对喻文州放了个大招。

退不了,也不想退,脑袋空空荡荡,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喻文州露出一个疑惑的神色,又觉得自己不该疑惑,低下头,垂着眼睫,做错了事情一样,挺傻的。他明明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要如何开口,就干脆的沉默起来。

是问为什么?还是说没关系?

像演电视剧,两个人面对面站着,有点尴尬。

或许是这个样子的喻文州叶秋从没见过,他的表情缓和一点,抬头看看已经暗下来的天色,说:“今天就到这儿吧,别折腾了,这么晚过来估计也订不到宾馆。”

“嘉世的宿舍有空位,规矩你也懂,我不多讲。今天就先住下,明天再说。”

喻文州拉着箱子没动:“我没说我要走。”

叶秋转过身向里面走,叼着烟,哼了一声:“随你。”

喻文州真的没走。叶秋随手指给他的是一间空宿舍,只有基本的几样家具。喻文州在床边坐下,看着叶秋在他面前把门关上,没回头,也没留一句话下来,心里头空空落落。

一夜无眠。喻文州最后和叶秋说的那句话是带了气的,但到了早上,喻文州真的决定要留下来。一个晚上,足够让喻文州想明白自己误解了些什么,也足够让喻文州把自作多情的苦味翻来覆去尝个够。

只是喻文州知道自己的性格:喜欢上一个东西就不容易变。除了叶秋,他也就喜欢过两个东西:荣耀,还有蓝雨。他对自己说,总要试一试。

天色微明时喻文州站起身,床单上依旧只有一小片褶皱,带着体温。他的箱子还好好地封着,此时被喻文州打开,拿出几样必须的日用品,去卫生间漱洗。又拧了一条湿抹布,打扫房间,擦拭桌椅,一点一点洗干净上面的灰尘。然后把箱子里的其他东西规整一下,再去打了几个电话,查看依然在H市的队友的状况。

做完这一切之后,喻文州从箱子里抽出一叠账号卡,向嘉世的训练室走。

叶秋还在,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电脑开着,账号卡已经却已经退出去了,喻文州走过去按灭了显示器,又找了件外套帮叶秋盖上。然后开了另一台电脑,上荣耀。

带了耳机,音效却没开多少,喻文州打得不算投入,开的是小号,没顶公会名,一部分精力总是留着的,直到叶秋醒过来,又抖掉身上的衣服,再推开椅子,朝他走过来。

喻文州觉得自己的心跳很快,手上的操作也乱了节奏,但他还是稳住了声音。对在他身后站住的叶秋说:“前辈早。”显示器反着光,印出一个大概的轮廓,喻文州想象出叶秋抱着手臂皱眉的样子,挺深刻的,可惜训练室禁烟。然后他对着屏幕笑了笑:“这两天要打扰了。”

叶秋许久没有说话,喻文州一度觉得他生气了,但又不像,过了一会儿才听到叶秋的声音,依旧是懒懒地,指着电脑屏幕上的荣耀界面说:“来一场?我换个号,竞技场见。”

然后他转过身回到原先那个位置,从一摞卡片中挑出一张,喻文州很快建了个房间,在一个屋子的好处是不用找人,直接喊了一声房间号和密码。不一会儿就看见一个元素法师站在自己前面。喻文州屏住气息等了等,过一会儿叶秋的声音传过来,有些不耐:“不是新手吧?准备啊。”

喻文州低声说:“我以为叶神要赌点东西呢。”

叶秋没有回话,只是卡着喻文州按下准备的时间放出一个烈焰风暴。时机卡得准,凭空出现的火海在喻文州随手上的机械师号周围建了一座牢。

连击。元素法师本就技能华丽,在叶秋手上更是到了极致,喻文州的心思没在这上面,后来干脆停了手,任由叶秋连击到底。赢了的人下意识抬手想要做一个点烟的动作,又忍住了,房间里依旧只有他们两个人,叶秋看了看屏幕,又转过头对喻文州说:“认真点,再来。”

他们真的是在PK,并且,仅仅是在PK。第二局时喻文州定了定神,拉住节奏,虽然还是败,却也给叶秋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叶秋推开椅子走过来,打开回放视频对喻文州指出几个地方,又走回去,然后两个人换种职业,再来。后来苏沐橙进来了,叶秋让开一局,喻文州拿着一张神枪手的账号,对面站着没穿银武的沐雨橙风,还是战。

那天晚上喻文州揉着手腕回的宿舍,坐在椅子上做手操。一整天PK的画面把脑袋塞得昏昏沉沉,收获不少,但他又算起和叶秋的交流,就没有一点开心的念头了。他们没说过一句话。叶秋指导,但他们不交流,叶秋的目光只看着荣耀,没给周围的人留一点余地。

喻文州朝后倒在床垫上的时候对着自己笑了笑,带着些无奈。

他不知道叶秋想干什么。

但如果想要和叶秋搭上话,除了荣耀还有什么其他途径?喻文州想不出来。

那个夏天喻文州的作息时间挺固定,他起得早,帮叶秋和苏沐橙带一份早餐。然后去训练室,叶秋不会拒绝,也不说谢谢,喻文州见到他的时候他多半在睡。喻文州说过他几句,叶秋没反应,拿了一堆账号卡让喻文州挑,再随手抽一张给自己,开竞技场,再战。

中途两个人都会挺一段时间,带团战。蓝雨是新晋冠军,嘉世是老牌豪门,硬碰硬地时间不少,也有那种时候,只有一方有材料需求。那天是嘉王朝的战场。叶秋领导团战和他跟喻文州PK时的样子全然不同,神采奕奕,嘲讽一开就将仇恨稳稳拉住。休息室里面叶秋的声音跳跃成一首音调轻快的歌。

可到了喻文州耳朵里,又苦又涩。

他发现叶秋在身边拉了一道警戒线,把自己拦在外面,而圈里圈外,全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不知不觉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下来,后来那边的声音也淡了,确实嘉王朝在叶秋的指挥下推倒了Boss。叶秋似乎注意到这边的动静,转过来,看着喻文州失神的样子,笑一笑,什么都不说。

但喻文州怎么看不懂?那个无声的询问好像都带着挑衅,叶秋的表情明明白白:“还不走?”

心脏狠狠地抽一下,他不该留在这儿。

但,哪那么容易说走就走?

TBC


#都不好意思求了

#我觉得吧,,早死早超生。。。嗯

#继续打滚w


  52 7
评论(7)
热度(5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