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叶喻】终有报(8)&(9)

简单来说,开了一个喻队单恋但是最后成功了的脑洞。

大纲保证纯种HE!

【如果看出黄喻了的话,,就算是吧,嗯。


以上。


(8)

蓝雨的人多少都护短,喻文州当然不会刻意去和其他人说。就连黄少天,他也特别叮嘱过,场上处处看着,没出什么乱子。只是那个赛季黄少天一有空就拉叶修去竞技场,群里面战书一打一长串,成了职业群中的一道风景线。

喻文州自己也没什么难办,这时候倒感谢起叶修的不露面的习惯来,就算对上嘉世也见不到人。至于团队赛,他本来就不会弄混角色和操作者,如今换成了叶修,喻文州分得更清。

黄少天一开始还担心,团队赛里的夜雨声烦出现在队伍中的频率也比往常高一点,几次之后就恢复了,喻文州该怎么样怎么样,至少从黄少天的角度来说,队长并没有被影响。他回来时是8月底,到现在也3个多月了。黄少天觉得,也许时间真是个好东西,但还是忍不住继续去敲叶修的Q,一肚子话憋在腹中说不出的难受,偏偏又绝对不能说,黄少天啪啪啪地打字,继续邀战。

第七赛季蓝雨的成绩不差,积分一直是排行榜的前三。联盟好像有意选择上赛季的冠军队伍承办全明星赛以提升人气,所以一纸通知这一次到了喻文州手里。

旅店住宿,场馆布置,主题选择,环节安排,其实大多数不需要喻文州去管,毕竟还有常规赛要打。重要的是接待,来自不同地区的不同赛队到达的时间都不同,蓝雨的队员们是轮班,喻文州从头站到尾,对话都不用过脑子,打招呼,寒暄一下,指路。到了霸图还要省事,做过一届的人了解这份工作的难处,韩文清直接和喻文州握了下手,然后张新杰就接上话来,说喻队你们休息吧,我们找的到地方。

喻文州当时就舒了口气,低声说一句抱歉,再给他们指了个方向,当时正好轮上郑轩,表情雀跃得几乎想要给张新杰点32个赞。然后蓝雨的弹药专家飞快得和自家队长打了个招呼,如蒙特赦地去和下一个于锋交班。

结果来的人不是于锋,而是黄少天。当时喻文州正在休息,见到黄少天的时候有点奇怪,刚想开口询问就发现对方凑过来说:“队长要不你休息呗?下一场我来接也行。”

喻文州有些奇怪,问:“为什么。”

黄少天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才说:“那啥,队长,这不各大战队到的都差不多了,剩下的不就只有那什么的嘉世了嘛。”

“哦……”喻文州明白了,想了想却说,“不太好?被记者看到了会引起怀疑的。”

“没关系的,”喻文州说,他看了看黄少天的表情,又眨眨眼,笑,“其实,我很想见他的。”

直白的对话让黄少天愣了愣,又皱眉:“队长,你……”

恰好这个时候,工作人员跑过来,应该也是荣耀粉,忍不住有点激动,喘着气对喻文州说:“喻队,嘉世。”

门口其实空空荡荡,只有一些死粉在外面守着,没有一点动静。正在休息的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同时想起来:哦对了,只有那只队伍,因为叶修的因素,不走正门。

喻文州站起身,又转过身去拉陪着他坐下来的黄少天,举起食指在嘴唇上摆一个静音的姿势,然后说:“没那么容易忘。”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眼睛狠狠眨了两下,借着力道站起来。

走。

从后门进来让嘉世这样的名门多少有点憋屈。刘皓的表情不太好,但多少顾忌着叶修。喻文州和黄少天匆匆赶到的时候,喻文州就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站位分明。叶修和苏沐橙单独站,靠着墙说话,刘皓和另外一群人在走廊中间站着。

喻文州对这种事情敏锐,脚步略微停顿就偏了方向,直接朝着叶修走。他花了点时间平复心跳,不够。许久不曾见面,叶修和喻文州从嘉世离开时相比却没什么变化,夹着烟,一离开键盘似乎整个人都少了精神气,懒懒散散。

喻文州抿了抿嘴唇,脚步乱了,跟在后面的黄少天几乎要撞到他,后者发出一声惊呼,惹得走廊里的一群人抬头,刘皓抢先抬手打招呼,脸上挂着笑,喻文州却只点了下头,然后转过去,他本就是向着那个方向走,如今离叶修不过几步的距离。喻文州停下来叫他:“叶队。”

声音里的气音比平时重了些,喻文州不太确定叶修听不听得出来,或者听出来了又故意伪装。他更不知道对方会怎么反应,他想着这里没有记者,需要注意的不多,若是对方直接不理,那场面会怎么样。

动作是下意识的,伸出手想去握手,僵硬得像木头人。

好在叶修没有放他一个人。

但那是程式,叶修的手指只和喻文州匆匆地碰触了一下,在喻文州的手背上留下一道仿佛是烧灼的痕迹。连话也没说,点了头。招呼敷衍,场面却不尴尬。因为叶修下一时刻就把视线越过去,落在黄少天身上。开嘲讽:“手下败将也来了啊。”

喻文州的手还伸着,此刻缓缓放下来,轻轻地对自己笑笑,他觉得自己想多了,叶修是什么人,自然准备好了后路等着,还是连招。

黄少天愣了一下,以“靠靠靠”开头的一段话刚起了个音被憋下去,想到眼前这两个人的关系也就明白了用意。一时间不知道接还是不接,一个询问的眼神落给队长,喻文州却已经先走一步,去和嘉世的其他人打照面。黄少天只看到背影,也明白意思。接上去帮着解围。

“什么意思啊,蓝雨常规赛积分可比嘉世高啊喂,竞技场走起啊敢不敢,不要看你有斗神的名号啊有什么用,看本剑圣分分钟虐你啊信不信……”

一支队伍一起往外走,黄少天和叶修走在最前面,斗嘴说笑偶尔余光中看得到喻文州的影子,落后了几步去应付着嘉世的其他人,偶尔两个人的目光对上,目光温和得让黄少天觉得不舒服。又想起喻文州的那句话,气闷在胸口,没地方说,转过头去叶修的侧脸,只觉得那张脸的嘲讽力度再升一个档次。忍不住就抓住那个人的肩膀想质问,还没开口喻文州的声音就传过来,轻轻地喊一声:“少天。”

预警一样。

叶修一个了然的神色,掏出账号卡晃了晃:“开个竞技场呗,哥虐你到爽。”

这句话在别人听起来没什么问题,黄少天却觉得刻意。机会主义者怎么想怎么觉得奇怪,他直觉准,笃定了叶修知道他的真实意思。但他看了看叶修的神色,又看了看喻文州,又突然哑口,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了想若不是这种状况,这配合当真天衣无缝。像神圣之火,中了招的黄少天技能键按穿也毫无作用。心里堵得更厉害。

为了喻文州。

 

(9)

晚上,黄少天咬牙切齿的建了加密的竞技场,又去喊叶修。捶门,深吸一口气,中气十足地大喊:“叶秋叶秋敢来蓝雨敢PK么!”没人应,黄少天也不恼,双手叉腰深呼吸换气,气沉丹田,隔3秒再叫一遍,声音不减,整层楼都听得到。

总共五声,心情好了一点的的黄少天回自己房间,一叶之秋已经站在那边,文字泡刷起来,一连串汗的表情,说:“噪音污染啊,多亏耳机隔音效果好。”

黄少天不理他,隔着耳机继续喊,来战来战来战。

他是房主,突然接到了有人进房间的通知,习惯是密码同房号,好猜。但黄少天看着那个点进来的牧师脱口而出一声靠。恰好那个时候对方说了话,温温和和地叫一声:“少天。”

二打一,一方带牧师。叶修却还点了准备。看样子真打算一对二。

太嚣张。黄少天对着话筒喊:“队长来了啊,不能放水啊我们分分钟虐死他,哎你不用走位啊我知道你晚上还有事儿看着给我刷个血就行相信我啊队长。”

喻文州说:好。

黄少天没这么打过竞技场!语音是通的,对方自然也听得到,叶修却什么反应都没有,当喻文州不存在。当那个牧师也不存在。两个人干脆没迂回,选什么图都无所谓,到正面,相遇,开打。比手速比操作。黄少天几乎肆无忌惮。文字泡和技能一起刷,满满当当地撑着屏幕,有的时候自己也看不到对手,却不担心。后面有个牧师在呢,怕什么?逮着一叶之秋猛砍,发泄一样,爽。

连打三局,不算一边倒。斗神还是斗神,这种条件下还找得到机会反击。一场比赛打了3分钟,闪避还是很快。连输三局后叶修说话了,挺认真地问:“够了没。”

人称指向不明,不知道是在问喻文州还是黄少天。

黄少天打得很爽,推了键盘向后靠,伸一个懒腰。剩下的事情他不用管,喻文州代他回话,说:“看少天。”

对方叹了口气,嘟囔着不陪你们玩儿了退出房间。

房间里只剩下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黄少天带着耳机,听得到喻文州那里键盘地声响。他还在亢奋,存了视频,翻出来看,又截了几张图,没传群,自己存了。看着挺开心。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要问喻文州怎么会来,那边愣了一下说:“想发泄,听到你喊话就来了。”

又轻轻笑了笑,问:“消气了没?”

消气了。黄少天说,想了想还是要问,“但看到他还是不爽啊,他那是什么做法,装陌生人也不用这样吧,队长你都主动找他打招呼了他还那个样子欺人太甚啊。”

喻文州也在苦笑,叶修是一刀两断断的干干脆脆。冷酷了点儿,却是对的,不喜欢就直接明确得拒绝不给他一点可能性的幻想。总好过遮遮掩掩地找借口。换了自己在相同地环境下估计也是这么做,连坏人的名声一并担起来。只是对象错了,换了别人就真的被伤透,换了喻文州,伤还是伤着,却断不了。他想得通,自然看得清楚那幅懒散表皮下藏着什么心思。连误会都做不到。

所以他最后回答黄少天:“不然还能怎么办?”

黄少天也愣了愣,几种可能性再脑海里面转了转也就懂了。但还是不甘心,仗着房间里只有两个人,说话更加随便,干脆说:“我不管啊你是我队长,是蓝雨队长哎,谁对你不好就是他不对,是啦是啦我就是护短啊怎么了,才不管什么理由呢,叶秋那家伙看不惯让他来咬我啊来啊。”

听那语气,嚣张至极。

却又暖得让人心痒,喻文州眨了眨眼睛,半天没反应,黄少天在对面喂了好几声他才说:“谢谢。”想了想又说,“鉴于少天的表现,我决定这两天就不给你加练了。”

欢呼声来的快,又马上转成了质疑:“等等队长我怎么觉得不太对呢这两天全明星啊哪里来的训练?队长你敢不敢把日期推后三天敢不敢!”

笑。

喻文州摘了耳机,戴的时间久了有点,挺疼。伸出手去揉。又去理下个礼拜的常规训练流程。间或着抬头,想了想觉得今天做的事,二打一带治疗,怎么看怎么像欺负人。而叶修竟然也忍着,忍了三局,直到黄少天发泄好了才走,总觉得有些过分。

鼠标移到QQ上想要道歉,突然又想起来,没加好友。愣了愣,想明白那番举动无非是笃定了叶修对自己还有些亏欠。再高兴不起来,回顾着走廊里面的短暂会面,手背上的温度好像又烧了一遍,难得的生出了“那又怎样”的想法。还有“谁叫他不加我好友”这种念头。嘴唇抿得更紧,为了这件事情发脾气简直天经地义。自己生气又没什么损失,喻文州想,反正叶修也不会理。

但还是又发了个好友申请过去,附言那边想了许久,最后打上:“如果这赛季蓝雨不是冠军,算在叶神身上行不行?”

像在赌气。

喻文州自己也知道这样做任性了些,没头没脑,但那又怎么样?他又不是真没脾气。半年来好友申请发了太多,只是以前他不会附言,全部石沉大海,失望多了自然也就习惯了,无论怎样都没有所谓,但喻文州还是会去关注左下角的状态栏,改不掉。只是这一次竟然不是没有回应,过一会儿拒绝来了,伴随着一个字的答复,

叶修说,行。

比不回答还让喻文州想摔东西。

电脑里那个文件夹里的视频还在增加,不能不看,偶尔骗骗自己是为了蓝雨,也真是。只是占了多少比重估计不出来,总有一块地方在那边,怕看,又想看。反反复复。

那场PK算是什么?这个不字又算是什么?补偿么,还是根本认定了喻文州不会?有一个瞬间喻文州甚至想,发布会上真这么说不知道对方会有什么样的表情。想看,又不愿意看。不想真把人逼毛了,守着线。卡着频率发出的好友申请,就像是个无声的提醒,不逼着,却也不放着。喻文州打定了注意,让那个人知道,他还在。

刚回来的时候确实还以为时间有用。想着反正刚过了不久,总有个保鲜期。但后来发现不行。

变不了,还是喜欢。

TBC

  62 14
评论(14)
热度(6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