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叶喻】终有报(10-FIN)


挺长的!1w字多!从10-14,都在这儿了!

我今天早上才写完的,原谅我以前屯了点稿!刚才校对的时候想着卧槽怎么能写的这么渣!

原谅我啊!

本来还是应该按照以前的顺序慢慢放的,赶那么急都是为了这个,莲子姑娘发过来的图!

↓↓↓↓↓

藏不住!自家的宝贝想要拿出来炫耀的心情!【我说图!


于是就这样了,其实还是有点奇怪,有大纲的部分反而没有没大纲的部分来的顺,想用脑袋砸墙。

简单来说,开了一个喻队单恋但是最后成功了的脑洞。


以上。


(10)

第七赛季的最终结果,蓝雨没进决赛,被张佳乐爆发式的发挥挡在半决赛。嘉世也没有,甚至还要惨些,输给了微草,败在团队赛,对于嘉世来说,前所未见。

那年夏休过得平平淡淡。蓝雨的队员大都归队的早,训练室里拉起了夺回冠军的横幅。于锋进来的时候对着那条横幅楞了半天,然后晚上敲开了喻文州的宿舍门。喻文州看了来人也有点奇怪,于锋在喻文州面前站住了,支吾片刻,说:“队长,下赛季结束后,我想转会。”

于锋慌乱的解释着,想看看凭自己手中的重剑究竟能走多远,想自己一个人撑起一片天,男孩子心中的梦想,闯出个点名号。

喻文州想了想,最后说:“改变也是种好选择。”他看着眼前有些手足无措的人笑笑说,“不管怎么样,这一个赛季,再和蓝雨一起拿个冠军吧。”

什么都在变。

第八赛季。

有些消息在上赛季一结束就已经有了定论,比如张佳乐退役。

百花从一开始就陷入低迷,倒是没被责怪,张佳乐太耀眼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嘉世。

嘉世的状态更不好,本来是夺冠的种子队伍,如今看上去,连保级都困难。刘皓在新闻发布会上粉饰太平。含蓄地暗示着,他们的队长状态不佳。

“毕竟已经八年了啊。”刘浩说。

“那嘉世考虑过要找人替补么?”

“怎么可能,”刘皓笑笑,颇俱意味地说了一句,“那可是斗神啊。谁敢?”

自然有人记下了这句话,上杂志时的语调就不怎么好听,结合着叶秋一贯不见人的态度,猜测对方是不是凭借资历在在嘉世耍大牌。

外行人或许接受这个说法,职业队伍中的人却不会。各大战队的研究数据却也确实指向一个原因。

叶修有什么不对。

这件事情,很多人都发现了。但没有人像喻文州这样发现。别人关注一叶之秋,而他关注叶修更多一点,细微动作,团队指挥之后的队员反应,再加上全明星赛上的简短会面,已经足够让喻文州担心叶修在嘉世的境况:恐怕他正在被整个嘉世排斥。

明明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队伍,如今变成这样,不用自我代入也知道不好受。

第八赛季,常规赛,蓝雨主场,对嘉世。胜。

赛后记者会败队先来,积分榜上蓝雨第二嘉世第十九。要问得东西很多。

喻文州难得离队,沿着比赛场地的空房间一个一个地找。最后在一个空房间里找到了躲起来抽烟的叶修。他没有敲门,直接走了进去。房间里只有一个人,逆着光看他,不说话,但是眼神有点奇怪,喻文州看了一眼就认出了其中的感情,烦躁。他从未在叶修那里看到的情绪。

喻文州心里一沉,随手将门反锁。对着叶修,习惯性地想要笑一下,却笑不出来。真的担心。

所以他最后问他:“还好么。”

叶修没有说话,皱皱眉,朝他那边走,绕一点路,想开门。

喻文州自然不给,整个人拦在他面前。叶修在他面前停住,抬起眼睛看一眼喻文州,低着头抽一口烟,转个方向,再绕。

打定了注意似得。

喻文州在心中叹气,脸上换了一副表情,嘴角挂上一个嘲讽,说话的时候挺冷的,带着刺:“叶神怎么可能不好。”

叶修停住了。

喻文州继续说:“是真的累了么?我看还好吧,数据都在那边放着呢。反正三连冠都拿到手了,那么嘉世怎么样,也就无所谓了吧。”

叶修弹了弹烟灰,落在地上,烟蒂继续燃烧着,他头一次认认真真地看着喻文州,似乎有些好奇,又似乎有点疑惑。

没有愤怒。

喻文州不停:“斗神,最有价值选手,荣耀教科书,还有什么名号你没有?八年下来了,是不是也觉得腻了?想换个玩法,向别人证明一下,没有叶修的嘉世,什么都不是,哦不,没有叶秋?”他的表情带上了讥讽,“我到没想过,叶神有这样的癖好。”

这一句话戳得挺准,气氛一下子变了,空气中冷得结冰,藏着寒冷杀意。争锋相对,喻文州的手在身体两次握成拳头又松开,心跳得挺快。叶修就这手中的烟蒂狠狠地吸两口,突然说:“我没心情和你讨论这个。”

还是不行,到了这种地步叶修都能忍,喻文州叹了口气,却没打算就这么算了,他说:“那就打一架吧。”

说完连反应的时间也没给,一拳直接朝着叶修的胸口打,二十出头的男生本就是体能巅峰,尤其职业玩家手劲不小,喻文州没有留力,直直往叶修身上招呼,碰上血肉,发出一声闷响。

这一下叶修不能不动,本能反应,下意识的就出手,拳头反击在喻文州脸上,撞击着骨骼。退后两步警戒下一波的攻击,伴随着一句:“你干什么。”

挺专业

喻文州言简意赅地说:“揍你。”

两个人扭打在一起,一开始的时候喻文州还占着上风,毕竟是他先出的手。后来不行,叶修发起狠来,喻文州虽然也打到几下,但即便是三次元,两个人的战斗力也不在一个档次。况且他不常打架,招式毫无章法,又欠缺着经验。

不多时就成了一边倒,喻文州脚步一个错乱,跌倒在地上,叶修乘机冲上去,膝盖跪倒在喻文州的身体两侧,借着体重整个人压上去,控制住喻文州的动作,然后扬起拳头。

却没有落下去。

喻文州的嘴角带着打斗之后的青紫,却还是笑了起来,是叶修最熟悉的样子,声音也变了,还喘着粗气,不怎么连贯,温温和和地问:“现在有没有好一点?”

叶修的动作停在了半空。对于男生来说,打架是最好的发泄,他知道,但那个情况下谁想得到?或许他本来是想得到的,但那个时候,喻文州那些话,他自己的心情,还有嘉世。叶修没法去想,这本来就是问题。

正好喻文州说:“抱歉。”叶修疑惑地看他一眼,喻文州小声解释,“那些话,不是故意的。”

他歪了歪头避开两个人的对视,对着自己笑了笑:“我知道你不会。”

这样自然打不起来了,叶修站起身,伸手拉喻文州起来,打斗中香烟不知道掉到了那里,又补上一根,古怪地看他一眼,问:“真那么明显?”

喻文州说没有,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大概是因为,我观察叶神时,总比别人仔细。”

意味明显,喻文州那一瞬间期待着叶修的答复,又马上否定掉了,喻文州觉得他大概不会回答。

叶修果然没有说话,既不道歉也不道谢,只接着朝门口走,但他突然又停下来,没有转身,说:“下次别演戏,文州。”他顿了顿,摇了摇头,继续说“不像。”

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喻文州只觉得自己的表情突然僵硬掉了后裂缝蔓延开来,从额头开始,伴随着咔嚓的声响,将整副面孔碎成两半。喻文州演得不差,表情动作神态,换了个人似得。四大战术师有心脏的称号,他的性格又放在那边,早有人猜过是不是在笑容下有另一张精于算计的脸。这一幕如果换了个人也许就信以为真,但那是叶修。所以不行。

叶修不会误解他。

喻文州不知道该不该高兴。

 

(11)

第七赛季时联盟出来了一个新人。孙翔,用狂战士,人也和角色一样,又狂又傲。但有资本,连新秀墙都没碰到,实力一等一。越云对嘉世时,孙翔的狂战士和一叶之秋碰上了,打成难解难分。赛后这个新人昂着头说,如果他有一叶之秋,胜得就不知道是谁了。

大多数队伍对这样的豪言不置可否,嘉世那边却盖章定论,刘皓在新闻发布会中婉转表示:“嘉世需要些新鲜血液。

喻文州听到这个消息觉得挺刺耳的,但他是蓝雨队长,怎么也管不了嘉世的事情。只能作罢。第八赛季孙翔继续发光,明明实力不怎么样的越云,愣是因为这个宝而在常规赛排上了名次,可着劲儿宣传。喻文州当时就觉得不对,后来想了想,物尽其用。越云是知道,他们留不住孙翔。

第八赛季冬季,转会期,孙翔转会嘉世,同时,嘉世队长叶秋退役。

轩然大波。

退役这件事情嘉世做的还算地道,开了个发布会,做的十分煽情,但叶修没去,本性如此,挺容易解释的。至少在其他人眼中。

喻文州看着那场发布会呆愣了许久,猜不出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原本体面的退役发布会到了他眼中却挺凄凉的,心中明白的很,那是做戏。

冬休时假期短,喻文州没回家,也是冲动,第二天他就飞去了H市,临近年末,堵车严重,从机场到体育馆的路成了长龙。喻文州从车窗户探出头,看了一眼望不到头的路,焦急。干脆下了车,开了导航,跑过去。

喻文州不知道为什么, 明明没什么必要,但止不住这样做了,不像他。

只是直到一路跑到了嘉世俱乐部的门口,翻出QQ才发现——

——他联系不到他。

还是晚上,星光下喻文州捏着手机,明明是冬天,却也能感觉到汗水把衣服湿透。

这种苦涩两年来喻文州已经尝得够多了,但没有一次如此强烈。他弯下腰喘气,不甘心地咬住嘴唇,又抬起头。H市的夜晚灯火迷离。在他的眼睛里模糊成虚幻的光影。

要去哪里找他?

他找不到他。

 

只是喻文州不知道的是,在他身旁,越过车辆串流的街道,一家名为兴欣的小网吧里,他在心里喊出来的名字正被另一个人毫无顾忌的随口提起,陈大老板从吧台站起身,朝某一个位置喊着:“不要忘记上班时间啊。叶修。”

得到一个懒散地回应。

一个街道,一堵墙的距离。

喻文州并不担心以后再见不到叶修,他知道那个人没那么容易倒,总有一天他还会回来。那一刻他难过的是,无论是荣光还是落寞,就算将来重返赛场,叶修的一切,好的坏的,都和他喻文州,没有一点关系。

 

街道的另一边。

昔日的斗神手中操纵着名为君莫笑地25级账号,刷本的间隙不知道为什么抬起了头,空调开得足,水在窗户玻璃上凝结成雾气,叶修伸手抹出一小块,透过去看,在车辆的间隙之间,一个模糊的影子。站在街道那边,弯着腰低着身子,莫名的熟悉。

叶修皱了皱眉,想起什么似的,下了游戏,拔出账号卡冲出去,连招呼也来不及打。然而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等到他站在街道这一边的时候,对面已经空无一人。

他站了一会儿,往回走,走得太匆忙没穿外套,一开始不觉得,现在反应过来了。冷。

 

那天晚上喻文州最终找到一家宾馆入住,H市的宾馆难找,时间又晚,喻文州累的不行,进了房间就直接倒在床上,却还记得要去翻手机,订机票。

手机上多了一条好友申请通过的通知。叶修的。

喻文州对着那个名字发愣,头像还没换,依旧是那个枫叶的图,喻文州看着那个曾经熟悉后来却陌生了的对话框。反而不知道该发什么过去。

最后干脆收了手机,不去问,不去想,但在床上翻来覆去,却睡不着了。

这本不是他的性格,谁不知道蓝雨的队长出了名的宠辱不惊。但叶修擅长这个,他一直知道如何挑起喻文州的心情。

喻文州研究战术,而对手又是一等一的战术师,每一个动作都该有什么含义,由不得他不想。

喻文州一直觉得叶修做的果断,就像那个时候,拒绝了就不说话不联系不给机会,每一条路都封死了,告诉他别想,别期待。但突然多了这一出,像一张战书,像坚固地城墙上裂开的缝隙。

一点希望,星火燎原。

常规赛继续之后喻文州恢复以前的习惯,赛后开QQ,总结两笔。叶修有时回有时不回,喻文州也不在意。嘉世的新队长给队伍带来的改变有限,成绩大起大落。喻文州猜得和叶修有关,黄少天去了一次兴欣网吧后更清楚了点,新区开荒,自然忙得不行。

第八赛季的全明星赛高潮迭起。王杰希和高英杰的比赛喻文州看得很认真,带着敬佩,也连带着有些伤感,他是第四赛季出道的选手,算了算,也到了给蓝雨找接班人的时候,自然懂王杰希在这上面花了多少心血。比赛结束后他站起来鼓掌,一偏头,观众席上竟然也站起一个人。喻文州微微一愣,叶修。

退役之后没人见过的叶修。

回宾馆之后喻文州敲了叶修,问他:“来看全明星了?”

竟然回的挺快:“对,看出来了啊,王杰希。”

“嗯。”喻文州回话,“了不起。”

整个场上就两个人发现了那场比赛的目的,他和叶修。像触发了隐藏副本,说不出的高兴。

 

第二次嘉世去蓝雨的比赛依旧是蓝雨的胜局,这一期蓝雨打的好,卯足了干劲往前冲。喻文州自然也不能放松。但那一场胜利却不是蓝雨的功劳,而是对手失误太多。

赛后两个队互相握手。孙翔和刘皓都黑着脸,气压低的吓人,喻文州没什么想法,少了叶修的嘉世于他也就是个普通对手,论私人感情,除了苏沐橙外,都说不上熟,所以也就冠冕堂皇地走流程,上前握手,云淡风轻地说谢谢指教,转身,下一个。队长,副队,再接下去,就是苏沐橙。

嘉世的选手没几个会藏心思,叶修离队之后更加肆无忌惮,苏沐橙站在第三位,两边却都又不小的空隙,能插进一个人那么大,排挤得明目张胆。姑娘自己看上去并不在意,大大方方地伸手,对着喻文州笑一笑,喊喻队。

喻文州上前握住,停留地时间反而比正副队长还要长,说“打得真猛。”

指的是个人赛长上沐雨橙风爆发式的火力线。

苏沐橙笑盈盈地回他“那是。”

喻文州回过去一个笑容,真心实意地说了句:“加油啊。”

苏沐橙说好,喻文州嘲左边瞥了一眼,黄少天正在和刘皓说话,他是不留情面的,一开口就停不下来,刘皓被他说得脸上青一块白一块,喻文州微微偏了头向苏沐橙示意,两个人一起看刘皓的表情,想笑。

晚些时候竟然接到了苏沐橙的电话。电话那头苏沐橙说:“……好像,迷路了。”

喻文州多少有些诧异,想问嘉世的其他人呢?又觉得多此一举。苏沐橙是嘉世的队员,此刻迷路了,不打队友的电话却打给他。还能是什么原因。

沉默了几秒,苏沐橙那边大概猜到了,也不隐藏队里的矛盾,苏沐橙直接说:“刘皓他们啊,大概先走了吧。”

喻文州叹了口气,用肩膀夹着手机给队友打了个要离队的手势,同时询问着周围的路标。体育馆离蓝雨的训练营很近,喻文州指示她走到蓝雨训练营的门口,至少是个安全些的地方,然后说:“我来接你。”

 

 

(12)

喻文州找到苏沐橙时已经是傍晚,阳光只剩下一线,苏沐橙按照喻文州的指示站在蓝雨训练楼的门口,倚着墙,拎着一个小包,百无聊赖的用脚尖画圈。喻文州叫了她一声,苏沐橙抬起头,冲着他笑了笑,走过去。

喻文州掏出手机看时间,说:“时间不早,要不我们先去吃饭,然后我送你回去。”

苏沐橙眨了眨眼,说好。两个人向食堂走,喻文州是习惯,提前半步在前面引着,又偏过头去和苏沐橙闲聊。聊着聊着突然停了,苏沐橙看了看他,说:“喻队以后一定是很好的男友。”

喻文州停了一步,有些奇怪地看着苏沐橙,对方倒是大大方方地,一点不躲,喻文州不知道苏沐橙了不了解他和叶修之间的事情。但自己第六赛季的夏休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总觉得无论如何也能猜到些。他最后笑了笑,回答:“也得别人同意才行。”

相较于以前,语调已然轻松很多。

吃完饭时间已经很晚,嘉世定的酒店离蓝雨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喻文州自然要送。他去拿了墨镜,口罩和鸭舌帽。又找了个袋子装苏沐橙的嘉世队服外套。总算不那么令人容易辨认。

刚出蓝雨喻文州就发现有什么不对。蓝雨的保安系统不错,却仅限于俱乐部里。此刻蓝雨的周围有三个人,本来只是坐着,见到他们两个人出来却同时站了起来,其中一个人朝喻文州的方向指了指,又马上收起手势,围在一起窃窃私语。

喻文州带着苏沐橙走了一段,又警戒地回头,那些人果然跟了上来。

蓝雨平时并不招人恨,就算是第四赛季,也不过有几个粉在门口喊了几声。但今天,从蓝雨出来的人不止一个喻文州。

喻文州偏过头,皱着眉,小声对苏沐橙说:“是不是被堵了。”

苏沐橙朝喻文州的方向移了移,点头低声:“可能。”

被粉丝蹲点,两位全明星选手都算是有经验的。但身后的人显然不是那种几个签名合影能打发的。而因为身边站着的是苏沐橙,蹲点又有了另一种可能。必经男选手比女选手比起来,总归更加安全。平时嘉世对此严加防范,但蓝雨并不需要。

他们已经走了不少距离,回头和前进一样危险,喻文州掏出手机,翻出保安的号码,打了过去,简单的说了几句,然后又给黄少天发短信,解释了情况,又报了方位,担心保安找不到地方。

到宾馆的路必经一条小巷,位置相对偏僻。挺长,喻文州估算了一下黄少天他们赶过来的时间,干脆转过身将苏沐橙拦在身后,让她先走,又转过身,面对着愈发临近的那些人,一个人拦在路中间。

到底是荣耀的粉,不至于不知道喻文州是谁,但显然对他没兴趣,也没打算将无关的人拉过来,为首的人不耐烦地说了句:“你让开。”目光却还是越过喻文州追着苏沐橙。

“目标不是我么”喻文州笑了笑,没动,开了手机的录音软件,在那群人面前晃了晃:“不如先说说有什么目的。”

得到的回答依然只是一句滚开,这一次配上了动作,威胁性的挥了挥拳头。

喻文州说:“如果是想要签名和合影的话也不是不行。其他的就算了吧。”

没人理,身后苏沐橙已经跑远,那三个人中的一个冲了上去,喊了一声沐橙。但喻文州拦着,不然,那人也似乎不管不顾,一拳打过来,喻文州闪身避开了,换了照相功能对着他拍。

不知是顾忌着他手中的录音还是他本人的身份,那群人尽管人多却并没有急着动手。只是看着苏沐橙越走越远更加着急。那个先行一步的人尤其,看喻文州拍了照,就去抓他的手机,后面的两个人相互交换了个眼神,乘机想闯。

喻文州没去太在意手机,被那个人大了一下后干脆松手,手机闪着光跌在地上。喻文州却又拦在了路中间。对着那三个人摇了摇头:“不行。”

现实战场上喻文州自然没有本事以一敌三。索性他本来就没这个打算,那三个人骂着脏话打过来的时候喻文州就已经听到了脚步声,周旋了几下,就能听见黄少天的声音,叠着声叫队长。

后来整个蓝雨主力都到了场,保安随后,那些人自然占不到便宜。场地选的好,小巷子,自己难逃,别人也难。喻文州没受什么伤,脸上只有一点擦痕,捡起手机擦了擦,还能用。黄少天出言教训着人,说你们还是荣耀粉,丢不丢人。又抱怨起嘉世,说联盟难得有这么个妹子,怎么就能放着不管。

发展到最后成了整个蓝雨一起送苏沐橙。姑娘其实没走远,捏着手机随时准备求助。她拨的号是嘉世的经理。再怎么样,嘉世也不会丢着她不管。而目击了全部过程的姑娘凑到喻文州旁边给她比了个拇指,眨眨眼睛称赞:“帅。”

喻文州笑了笑,想起什么似的叮嘱了句:“别告诉叶修。”

苏沐橙有些疑惑,但就像她一贯的做法那样,没问那么多,直接说了好。

但叶修还是知道了,喻文州第二天训练完回宿舍的时候接到了苏沐橙的短信,有些抱歉的这么说。

他刚回了句没关系,叶修的信息就来了,说了句谢谢。

其实也没什么,喻文州只是心思转的快了些,苏沐橙和叶修关系太好,叶修没有手机,所有人想找叶修,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打苏沐橙的手机。但喻文州这次帮苏沐橙着实不是为了叶修,怕人误解,后来想了想,又有些欲盖弥彰。

QQ上喻文州问:“是啊,好感度有没有上升?”

叶修回过来:“想什么呢,就和你说一声。应该的吧。”

喻文州说:“这不是怕你误解么。”

 叶修说:“别多想啊你…哥没那时间好么!”

喻文州放心下来,玩笑似地打了一句:“我心脏啊。”

竟然也有回复,叶修说回了一个惊讶的表情,然后说:“你也知道啊。”

即便加回好友后两个人的联系就愈发频繁,这样的对话却也许久没有过,喻文州看着对话框有些发怔。突然又觉得,这样也挺好。

但还不满足。

 

第八赛季两件大事。第一是嘉世出局,第二,是季后赛轮回季后赛的突然发力。

这一次,蓝雨离冠军只差了一步,决赛遇上轮回,许久不曾有过的,惨败。

发布会上的表情都是真的,连黄少天都什么也不想说了,喻文州还能说什么?轮回的改变太突然,一年多的努力败给了一个完全未知的东西手上,怎么能甘心。更何况,喻文州在队伍中扫了一眼,落在了格外失落的于锋身上,叹气。说不出的遗憾,饶是他也觉得胸口闷闷的,难受。

又有什么办法?

每个人心情都不好,黄少天上了车就开始装睡,扁着嘴,偏过头去,他都这样了,别人就更不会好。整个旅途都是沉闷的。喻文州看在眼里,却也没打算用什么话敷衍安慰。空话无用。

夏休前的训练室里,喻文州言简意赅地说了两句:

“我来找原因。”

“下赛季,我们再来。”

 

(13)

喻文州后来拉着轮回的录像看了三天,前后对比。他本来就有个想法,如今确实了。技能点,大幅度提升的技能点是轮回这一次的最大武器。不仅仅是角色本身,还有出其不意这一条,用来打乱蓝雨惯有的思路和战术安排,说到底,确实是他的问题。

整理,总结,调整战略,制定下赛季的训练计划。

一切忙完之后,他甩了鼠标向后靠了靠,舒一口气,开始好奇:各家的技能点虽然不全相同,水平却大体相近。又是谁有这样的本事。

若真要他想一个,那么第一个跳出来的名字绝对是,叶修。

是叶修么?喻文州想着。想到这个又觉得奇怪,季后赛的几次比赛,他敲过去的东西叶修都没回,喻文州觉得不太正常,毕竟,就算忙着开荒,叶修也不会对季后赛全不关心。

QQ开着,叶修是万年隐身。他径直点开,向上翻了翻,果然都是他自己发出去的消息。有些奇怪。喻文州想了想,又了某种预感,心情沉下来,直接打字,开门见山。

“前辈,轮回技能点提升的事情,和你有关么?”

一句话发出去喻文州才发现,语调看上去有些奇怪,好像带了些质问的意味,本想解释一句,对方的回话却已经来了。

叶修回的快,也直接:“有关。”

喻文州愣了愣,看着那两个字发呆,对方补了一句:

“算是,我卖给轮回的吧。成果是你魏老大的。”

……

冷静不行,喻文州皱了皱眉,感觉脑袋空空的,不知道被什么混沌的东西填满。叶修提到的两个人,一个是老队长,一个是他自己,总觉得被什么背叛了似得,让心情瞬间沉到了谷底。挺不科学,但真实。喻文州知道这样的想法不对,没办法,他也知道自己现在什么心情,生气。为什么都来不及打,对方的下一条就已经来了。

挺长的一段,叶修解释着自己的做法,以及魏琛的想法。新战队,挑战赛,材料需求,以及重头再来。 竟然还加了些点评,列举着蓝雨季后赛的得失表现。末尾说:“你看看我,再怎么样蓝雨也比我好些吧,没关系啊,再来呗。”

再补一句:“下赛季加油。”

喻文州有些发愣,他不怀疑叶修的语气,他知道在这件事情上,那个人再认真也不过。似乎平静了一点,又有些震惊。自己这样的做法很任性,这一点他知道,他是真的心情不好。但他没想到叶修竟然也这么回答过来了,安抚一样。有些愧疚。

他没必要这样,喻文州反应过来,叶修说到底不是自己什么人,将来说不定还是对手,本来就没有必要将这样的情报告知。是自己多想,也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两个人相处的气氛又让他有了这样的误解,而叶修的反应……

他试探地打字:“前辈,这可不像你。”

“是啊,我本来应该雪上加霜打击你来着。”

“……为什么没?”他顿了顿,小心翼翼地打出这行。

“没忍心。”叶修说。

喻文州懂,叶修对荣耀的感情比他更深,知道喻文州投入了多少心血,蓝雨的其他人又投入了多少。赛场上嘲讽喷垃圾话是一回事儿,认真起来说,没有人舍得拿这种事情捅人刀子。叶修主次分得清,理智又真实。因为真实,所以值得信,他说夸奖不会是敷衍,他提意见也不会是恶意。只是,听不听的出这样的含义,看人。这样一想,自然也暖了一些。又想到了什么,喻文州忍不住再打一句:

“可惜,如果前辈真这么做了,也许我就不喜欢了,前辈你,想好了没?”

叶修说:“想好了,不改。”

五个字喻文州看了三遍。双关语他不会不懂,但突然不敢多想,没有回话,好在对方也不催。干脆关了QQ,突然记起方才想的那一大段话还有末尾的鼓励,又对比刚开始的时候叶修是如何的干脆果断,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不再怀疑,是真的。

虽然还是不够,但至少,不再是一个人的独角戏。

 

第九赛季,兴欣战队成立,并参加选拔赛。叶修以真名复出,还有同时出现的魏琛和孙哲平,在媒体那边引发的震惊不是一点两点。但常规赛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战队各自备战。偶尔群里面有零星的讨论,还是选拔赛开始时的那时候的事情。黄少天有些好奇地问喻文州,你觉得行不行啊?选拔里有嘉世,还有肖时钦那家伙,不太容易吧。

喻文州有些好笑地问:“什么时候少天也关心起叶修来了?”

黄少天背着手,在喻文州面前晃着:“哪能啊?队长你又不是不知道,就……上次不是和他的散人打了局擂台输了吗,还被经理说了半天。这口气不讨回来不开心啊喂。”他凑上去看喻文州的电脑,突然惊讶起来:“哎?队长你和叶修还有联系啊!”说着抬手去抢喻文州的鼠标。

喻文州不拦着,后来干脆调出聊天记录给黄少天翻,自己在一边看着,挺开心。

两个人在QQ上的聊天记录又多了许多,打趣闲聊,喻文州说叶神你这重头再来的很彻底啊。

叶修说是啊,明年还打算再那个冠军玩玩儿呢,怕了没?

喻文州慢条斯理地打字,说:“怎么会,我就是觉得叶神这样挺好。”

“至少现在能光明正大的叫叶修了。”

“……文州你这是,记仇啊?”

“对啊^^,哦还有,最近公会那边都没再和我抱怨抢不到Boss,清净很多。”

叶修回答:“那哪儿成啊,过一段时间连本带利一起讨回来。”

……

黄少天瞪着眼睛从头看到尾:“队长,你们这是……”他想了半天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重归于好?尽释前嫌?……重叙旧情唔……再续前缘?”

喻文州认真的想了一会儿,说:“也许,”再眨眨眼补充了一句,“看他。”

 

电话铃声响的时候是早上五点。喻文州醒的时候还有些迷糊,揉揉眼睛接了电话,那一头的声音是许久没听过的,懒散地拖着调子,问醒了没。喻文州打了个激灵,真醒了。拿了手机看了看,陌生号码,又凑到耳边,有些不确定的问:“叶修?”

对方恩了一声,低声笑了下:“既然醒了,上个QQ呗。”

喻文州从床上翻起来时,耳边似乎还有些回音,叶修的头像闪着,发了一个视频一句话,让帮忙看看。他点那个链接,不出所料是个荣耀视频,诛仙战队,他知道。叶修挑战赛的下一个对手。他倒是一直有关注,只是现在让他更好奇的是,自己这是,被当外援用了么?

而且还是这个时间点?

笑得有些无奈,却还是去用冷水擦了把脸,点开视频做总结。对方却没有一点求人的意思,竟然还敲了信息来催。也就是喻文州,还能不温不火的回过去。看了看时间,再倒回床上,被人当做免费劳动力了也没说什么。

毕竟找的是自己不是别人,想起来也挺开心。

 

(14)

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第十赛季都注定被所有荣耀迷铭记,因为有一支从选拔赛胜出,立马空降成为冠军的兴欣战队。还有一个出道十年,用6.5秒永久封神的叶修。

总决赛的时候喻文州就在观众席上,颁奖仪式上他和所有人一起,站起来鼓掌。为兴欣,为荣耀,为叶修。身边黄少天低声叫了出来,说:“队长你看那个家伙还给不给人活路啊,37连胜也就算了,总决赛上一挑三?超神了吧?”喻文州转过头去对着自己的队友,笑了笑说:“不是神,那是叶修。”那语调中带着些许骄傲的意味,等反应过来,自己也吓了一跳。赶忙转过头去,看那个人在台上的影子。

他看出叶修累了,拼命拼到这个程度,真当自己是刚出道?还是正值巅峰的黄金一代?台上方锐和苏沐橙一左一右帮叶修提起了奖杯,喻文州看了着实有些羡慕,又说不出来为什么。目光好像定格在叶修身上,移不开。

颁奖,贺词,退场。叶修是被队友们簇拥着离开的,陈果留在最后挡住想要追上来的记者。走了一半的人突然抬起头,目光转过来,在观众席上扫了一圈,落在了某个方向上。喻文州的目光一直追着,离得太远,对不上,大屏幕上倒一直是叶修的特写,看到那个人似乎朝这个方向挥了挥手,又笑了笑,摆了个口型,不知道在说什么。

喻文州有些发愣。

决赛前一天叶修在Q上敲了喻文州,两个人开小号进网游,说起来是刷本,实际上却和散步差不多。喻文州当时就有些奇怪,随口问了句为什么找我。叶修说:“明天决赛啊,当然找个能放松的人。”理所应当似得,然后还没等他反应又问了一句:“明天比赛你们来不来。”

两句话足够在喻文州心里搅起巨浪,只是所有疑惑,伴着想要得到的确认一起又都被咽了下去,想着不管有什么,决赛完了再说。反正已经过了那么久,他不急。

所以大屏幕上叶修做那些动作的时候喻文州能感觉到心跳明显漏了一拍,他不知道叶修是不是在和自己打招呼,直觉太强烈,内心已然笃定,理智又叫嚣起来,担心自己自作多情。

总得弄明白。

却还是一拖再拖,决赛之后喻文州把对话框拉出来好几次,有的时候字都敲好了却没点发送。不敢。最后还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删掉了,只给自己定了个期限,夏休。

他是这么想的,情况的发展却出乎他的意料。

两天之后喻文州收到了叶修的信息,QQ上的,叶修说:我要退役了。

消息太突然,喻文州一下子就懵了。他急忙去网上搜了一圈,什么信息也没有,又想起兴欣这两天一直处于闭关状态,谁都联系不上。好像突然回到了第八赛季,他一个人赶飞机去嘉世的那段日子。定下的时间表瞬间就成了废纸,连带当时的心情一起,想笑。

是不是还应该感激一下,这一次至少知道和人打了个招呼?而不是直接消失?

苦涩感在口腔里弥漫开来,打字的手都有些僵硬:“叶神你都决定了吧,还和我说干嘛。”

叶修说:“因为觉得该说一下,就这么做了啊。”

喻文州看着对方的回复,散了架似得向后仰,再回过神来,对着屏幕一个字一个字的敲:

“叶修,你知道我还喜欢你吧。”

语气是肯定的,带了些无奈,不等对方回答,喻文州又说:“挺累的。”

叶修问:“什么?”

喻文州说:“这样的关系,摸不准,猜来猜去的,像打团战一样,累。”

叶修说:“那战术大师,为什么你觉得自己不能赢?”

文字跳出来,像最后的那6.5秒。反转来得太彻底,黑与白掉了个个。喻文州霍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电脑屏幕闪着光,二级管闪出的虚拟界面,每秒钟60次的刷新频率在人眼中已经看不出区别,却还是不真实,无论怎么样都不够。喻文州去翻手机,找了号码直接拨过去,再不管更多。

 

陈果一听到电话就觉得烦。队里面的事情多,叶修要退役本就是件大事,还有别的,一件一件都要处理。几个队员的手机都关了机,前台的固话不能也拔了。正开着会,阿宁站在一楼楼梯口朝上面一声一声地叫陈姐。愈发烦躁,冲下去,拿枪杆子似的接电话。

那边说:“陈老板么,麻烦找叶神。”

皱着眉,这类电话接的多了,想都不想吼回去:“你谁?”

那边声音也是一顿,语气也有些冲,说:“蓝雨喻文州。”

 

另一端的喻文州也在皱眉,他的手不断的敲击着书桌。焦急等待。他听到陈果上楼的声音,急促地,又听到另一个人下楼的声音,步速缓一点,没什么节奏,竟然还和吧台后面的姑娘打了个招呼,才接过话筒,声音还是懒懒地,听上去是真累了,拖着调子说:“文州,你把我们老板娘吓到了。”

喻文州突然也就没了脾气。声音也恢复成了以前的样子,柔软温和,没办法似的问:“叶神,那句话,你什么意思。”

叶修轻笑出声,回答:“字面意思。”

又说,“文州,我中意你,不如我们两拍个拖?”

声音沿着电波穿过来,又用波的形状,一点点蔓延出涟漪,刺激着鼓膜,又沿着神经元传递,洪水一样蔓延过全身。

呼吸可闻。

蓝雨的队长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说什么好,他想打趣说这个粤语一点也不正宗,想质问为什么拖到现在,想抱怨对方这么重要的时刻,正经一点行不行。

但最后,喻文州只听见自己的声音,背叛了思维,靠着本能开口,说了好,恍恍惚惚的,梦一般的不真实,却还是开心。像种下去的树苗,年复一年的浇灌施肥,进而枝繁叶茂。只是并不是所有的树苗都能得到完满的结局——

幸好这一次,耗费了所有的时光和感情。终有回报。

End


  138 36
评论(36)
热度(13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