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叶喻】片段系列(超短,FIN)

同居设定,吵架和好。片段式。

逻辑为零,剧情为零。

OOC的是我不是喻队。

我是神经病。

 

以上。

 

喻文州是摔了门出去的。

他工作重,累了一天,回来的时候早过了饭点。家里暗着,房间里只一点亮,叶修的工作就是网游,打得昏天黑地,屏幕发出的一点光。

看见他回来了也不过是随口应付一句,头也不转,聚精会神的看屏幕。

气急。

真不算什么大事,不是第一次了,喻文州以前没说过,也懒得说,知道没用,那个人嘴上会答应的很好,但转过头看了荣耀什么都忘了。知根知底的坏处就在这儿,一点希望都抱不上。

明明累的走不动,却还能被气激出一点力气来。随便找了几件衣服塞进箱子里,又整理了一些证件,连招呼都不打一声。

说不上来为什么

喻文州知道自己不只是气这一件事,多少件,累积着,然后到以个临界值。爆发出来就是这样的结果。他不意外。

柴米油盐,生活琐碎。

早该想到。

像感情那么高的东西,怎么是人间该有?总要在现实面前一败涂地。接下来就该到相看两厌,喻文州挺理智的分析着。所以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夜晚H市的街道一点也不冷,喻文州拎着旅行箱在人行道上走,像个路过的旅人。

手机响了起来,陌生号码,喻文州犹豫了一下接了。

那人说:“回来呗。”

他一句话不说,直接挂电话。

但对方没停,短信一条接一条的发过来,不道歉,也不问为什么生气,只是说:“回来呗。”职业选手的手速,屏刷的飞快。手机不断的响,一下一下的,不久就热得发烫。

烦。

他没打算理,

后来还是被对方拦了,叶修懂喻文州。知道能在什么地方找到他,也知道怎么让他躲不掉。开了车,公共场合摇下车窗,后面赌了一溜烟的车,喇叭此起彼伏的想。喻文州没办法,拉开门进去,抱着手臂皱着眉,不说话。

叶修一脚油门直接到家,手中的钥匙晃了晃。喻文州跟到了家门口,叶修掏钥匙。喻文州伸手挡在了锁眼。生硬地说:

“我还在生气。”

“我知道。”

“正常人的做法,是等我冷静下来,想通了再谈。”

“我不是正常人。我是叶修。”他说。

喻文州更堵了,想着光这么句话,有什么用。

但叶修不理,走过来抱住他,用力很大,强压下喻文州所有反抗的动作。把他撞到门上,吻他,狠狠地擦过嘴唇。喻文州自然不配合,但拗不过,被大的吓人的力道攥住了。牙关合的很紧,死活不放,逼得那个人停下来,结束这个不像吻的动作。叹气。

喻文州抬着头看他,依旧要讨一个答案,

叶修说:“我不需要你冷静。”

喻文州冷笑一下。

“那解决不了问题,”叶修难得耐心的解释:“你觉得我哪边做的不好,说出来,我试着改。”

喻文州好笑的看着他。

 “就算改不了也没办法,其实我觉得这也不是重点。”叶修想了想,补充,“下次你再生气,摔门也好,怎样也行,我还追,你逃不掉。”

喻文州吃惊的抬头,没见过这样的。

叶修说:“别这么看我,没什么理由的,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我不想你走,就这样。”

喻文州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如何说话。他想反驳,又无从开口。

最后他问:“你怎么知道。”

叶修笑了笑,说:“如果哪天你不喜欢我了,我马上让你走。”

他略微歪了歪头,目光带了些侵略的味道,迎着喻文州的视线侵入,笃定:“但你不会。”

下意识地反驳,喻文州说:“凭什么。”

叶修说:“因为你是喻文州。”

说这话的时候叶修很认真,他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反而凑到喻文州耳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挺简单的一个问题,别想那么复杂,文州。”

再沿着耳部的轮廓,吻下去。

 

带着烟味的气息喷在面颊上,暖暖的。喻文州怔怔地愣住,忘了动作。

叶修总是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知道他不仅仅是生气。知道他在害怕,害怕曾经强烈的感情被时间和生活的刀磨光,害怕有一天会后悔,害怕有一天会觉得:早知道这样,不在一起就好了。

那些真实存在的可能,那些无法预测的明天。

但叶修的声音太稳,曾经荣耀的王者气场全开,将喻文州从头到脚笼罩了个遍。动弹不得,忍不住的要去相信他所说的每一句话,相信那是真理。

而叶修说:“你不会,因为你是喻文州。”

那是叶修才会有的自信。

那是叶修对着喻文州才会有的自信。

喻文州闭上眼睛,突然有些无奈。软化下的态度立刻被那个人捕捉到,整个人被抱住,又被牵引着挪了位置,钥匙在锁眼里转动着。一把钥匙开一扇门。

回家。

忘了行李箱还在车子里,忘了门还开着,叶修没放手,喻文州就这么个姿势低下头去。埋在那个人的肩窝。

世界上只有这么一个人那么了解他。他怎么舍得就这么走?

END


  107 9
评论(9)
热度(10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