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叶喻】按部就班(上)


这只是个温吞吞的日常。

 

算是终有报的番外之一。单独看也行。

关系确立几年之后的事情。

私设两人都退役了,喻队在蓝雨当教练,叶修还在兴欣。

温吞吞日常,很。淡。

我第一次写这样的东西,诚惶诚恐!

如果特别OOC一定要告诉我啊!!!!

以及,一开始基友给了个名字叫 路,草原,以及羊肉串

忘了吧。恩。

 

以上。


按部就班(上)

 

记不得是哪一次的夏休。喻文州去H市,叶修没来接,也不用。地图都跑过了,熟门熟路。下了飞机打了个电话过去,背景音是游戏音效和键盘敲击。喻文州听着还挺安心。

随便说了几句,说到方锐暑期去了N市找林敬言,孙哲平带着张佳乐大江南北地跑,群相册里多了许多照片,仇恨值拉的足足的。叶修似乎是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夏休有什么计划没?”

“没。”

叶修移开手边的一堆东西,夹着话筒开网页:“那出去转转?”

天南地北。一条长江分开一半,夏季不适合往南方跑,滚轮哗哗往上,最北端。叶修凑近了话筒说:“内蒙古大草原,怎么样?”

喻文州自然没意见,答应了之后。脑海里面过了一遍对那个地区的印象。

草原,牛羊肉,蒙古包,马。喻文州是彻底的南方人,对北边的印象寥寥,却也是没见过的风景。再想想一道去的人,有点期待。

 

两人都不拖拉。说走就走,喻文州在叶修那儿停了一晚上,行李箱都不用开。叶修那边也快,两人衣服能混穿,随便塞了几件在喻文州的箱子里,再加一点日常用品。一个旅行箱也够了,重要的还是价值不菲的手提。

叶修飞快的搞定,房间的椅子被喻文州占了,他沿着床坐下来,看着那个人聚金会神的样子,有些不满。

喻文州霸占着房里的台式,正在搜网页查攻略,叶修看了一眼,上前去关显示器:

“查什么?走哪儿算哪儿啊。”

喻文州疑惑的看他:“瞎转么?”

“租辆车,架导航,能回来就行。”

“……我不会开。”

叶修从行李箱里甩出驾驶证和行车执照,带了些得意的叼着烟。

“那文州大大跟着我呗。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喻文州挺无奈的看着他:“怎么觉得你……蓄谋已久?”

被关了显示屏,喻文州也没有马上就开的打算,叶修倒是无所谓,坐在床边,翻出喻文州的手机打游戏。别踩白块儿。

玩心乍起,喻文州走到床边,一只手握着对方手腕,移开挡在两人之间的手机,借着站立的身高优势,俯下身,偷一个吻。只极轻的碰一下,又马上闪开,弯着眼睛笑。

被偷袭的人有些诧异:怎么了?

喻文州站直了身子,眨眨眼睛,无辜地说:“总觉得最后会被坑,所以在那之前先沾点便宜。”

叶修摸着嘴唇上残留的温度,无奈:“怎么看这也是我占便宜了吧?”

“没办法,我喜欢你啊。”

突如起来的告白让叶修一个愣神,狠狠地眨两下眼睛。喻文州显然也没有那么习惯,脸颊有些泛红,掩饰尴尬似得坐回椅子上,开显示器。不知是分辩还是解释。

“唔,常规赛你又不随队。很久没见了……”

不太有效。叶修霍然站起来,隔着椅子从后面将人圈住,凑近耳边恶意的呼气。

带着烟草味的气息刺激着心跳,慢慢红起的耳根也在撩人。叶修笑了笑,沿着耳部的轮廓,一点点吻上去。

“是很久没见了……那,占便宜不占够么?战术师大大。”

……呼吸不稳。喻文州勉强点着鼠标,打开一个页面——

——叶神,至少让我把飞机票定完?

 

落脚点最后定了B市,二线城市。进来发展的不错,中心的商业圈也还繁华。下了飞机之后打车,走机场高速。地广人稀,双向四车道也很空旷,沿路的绿化做得好。郁郁葱葱地,完全看不出北国荒漠的意思。

要过一座桥,下面是黄河水。黄河水好认,泥土染着的,并不是真的黄,反而是偏红,阳光下闪着光,再点一笔赫赤,画一样。喻文州第一次看见,好奇的很,摇下车窗探出头去看。被叶修拉了回来,说风大。又叹着说:“不守规矩啊文州。”

喻文州奇怪地看了看他,皱眉。

叶修煞有其事地背诵:“请不要将头手伸出窗外……”

还没说完就被喻文州用手肘幢了一下,闭了嘴,却还伸手按下了车窗玻璃。

司机在一边笑,东北口音重,听上去热情又亲切,说外地人第一次来?

喻文州笑着说是,又说地方远,没见过这么美的河。

司机笑了笑,看上去挺开心。

“这样就是今年水好,不大,才能看得到这个景,去年水少的时候河床露出来,一大块儿,干巴巴的,那么宽的一条河,里面水就一点儿,看着怪可怜。水大了也不好,瘆人,一下雨这座桥都能被淹了。”

“真的?”喻文州睁大了眼睛,不信。

“那是,前面上面能淹一层,汽车轮子都不敢走,怕淹。”

三叉路口的中央有一个圆形花圃,中间用黄铜筑了一尊宝鼎。初看的时候难免震惊,那么大一个,挡在路中间,明晃晃地。司机说那就是个标志,城门一样,过了这个路口向东,再走一会儿,就该进城了。

 

B市的街道规整,井字型,直南直北,规整的像切开的豆腐。喻文州和叶修订的酒店在市中心,虽说是中心,却不大,满打满算两条街。高档商店和批发市场开在一处。街道都是后建的。时代烙印打的重,名字上就看得出来,市中心所在的那条东西向的街道叫钢铁大街。与之平行过来的那条叫少先路。

喻文州拖着行李箱看路牌,想笑,指给叶修看,说:“很有大炼钢铁的味道。”

叶修介绍:“不奇怪,B市本来就是被钢铁产业支撑着的。建在钢铁厂火炉上的城市。叫这个名还挺贴切的。”

喻文州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叶修摸出打火机点烟,风大,用手挡着,低着头说:“别这么看,哥还是挺有文化的。”

喻文州歪过头去想了想,又从叶修兜里翻出自己的手机,划亮了看一眼,果不其然亮起一只蓝色的小爪子,百度。就这手在人眼前晃一晃,笑:“叶神,功课做的不错。

被揭穿的人一点也不害臊的点头:“因为蓄谋已久啊。”

 

“……不过这里,倒是和我想的不太一样。”喻文州四处看着,他们停在一座商场门口,旁边是停车场,再看过去,肯德基,必胜客还有星巴克。招牌都是熟悉的,一瞬间甚至有还在南方的错觉。只是门口的雕塑是南方没有的,那是一尊挥着手的铜塑伟人像。

叶修也看了一圈,表示同意:“我以为大街上都是骑着马的。”

这话说的直白,惹得周围的人转过头看他,喻文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本来也这么想过,可惜了。”

“想什么?”

“骑白马,带叶修。”

“……这是人生赢家的节奏啊文州大大?”

 

宾馆前门登入,前台的小姐核对身份的时候还有些迟疑。两个男性住商务套间并不多见,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好在两个人都不介意,好歹是曾经的名人,处变不惊。

放好行李之后合计了一下,飞机上的午餐太难吃,怎么着看也得先填饱肚子。叶修却不急,荣耀瘾更大,第一件事是连网线架手提。喻文州想拉人,但想了一圈也没找到合适的店,有些后悔没坚持去查攻略。过错想也不想全都推倒旁边人身上,拿眼睛斜他。

可惜那人是荣耀最大的脸T,背后被人盯出一个洞手都不带抖的。只能作罢。

终究也没有去打扰,只是在床上躺着,闭上了眼睛休息,昏昏沉沉。

竞技场打了两局过瘾。叶修回过头去,喻文州已经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看样子快睡着了。叹了口气,上前去把人拎起来。喻文州揉着眼睛拖着尾音迷迷糊糊地叫他:“叶修?”

鼻音重了些,眼睛里似乎还弥漫着水汽,和往常全然不同的神态,叶修愣了楞神,好一会儿反应过来了,放缓了语调说:“走,带你去吃烧烤。”

 

大众点评找不到这件店。是个晚上才有的小摊子。两座烧烤架围出一个方形的轮廓,炭火很足,个头又大,上方烧成白色,明明灭灭地冒着火星。

羊肉串是现串的,个头大,量足。喻文州去看了一会儿,挺粗的竹签被穿的满满的,每一块都有手指粗细。火没那么旺,烟倒是很大,扇子一点一点扇着风,烟雾中的肉串颜色渐渐变深,边角的地方焦了一点,又翘起一点皮。每一块儿都有肥的,在褐色的肉串中显露出来,看上去并不腻味,结结实实的,滴着油,兹拉兹拉地响。不一会儿味道就出来了。

好香。

回过头去正好叶修也在看他,百无聊赖地玩着筷子,对着他笑一下,邀功似地摆一个口型:看,我找的地方。

喝酒,吃肉。

挺般配的一件事情,到了他们这儿却变了样。两个人都还秉持着不喝酒的习惯,但一餐肉没有水也有些别扭。喻文州四下望了望,去不远处的奶茶店抱了两杯热饮回来。花花碌碌地包装在这里有些别扭。很快有好奇的目光向这边看过来,只是两个当事人毫无自知,叶修举起杯子和喻文州碰了一下,又抬高了手,真像举着大杯子喝扎啤一样。

“可惜了,碰不响。”

他们点的看上去不多,十个羊肉串和两份羊排。但总是错误的估计了这里的计算方式,现串的羊肉串并不是按根而是按斤算。十个羊肉串串了两斤肉,看上去却还只是一盘上的星星点点,但对于两个南方人来说,多了。

只是味道实在太好,喻文州看着只剩一点的肉串,又摸摸肚子,撑不下了,却还舍不得放。

老板就坐在一边,将喻文州的表情看了个真切。许是当地人性格豪爽,不认生,直接对着他们摇了摇头,又指了指旁边的那一桌感叹着:

“小伙子战斗力不行啊。”

旁边坐着两个姑娘,翘着腿大声谈论着,超过十厘米的高跟鞋危险的在脚背上晃荡。她们的桌子看起来狼藉的多,两瓶白酒的空罐子,在加上一个烧烤盘上满满的竹签。对比了一下高下立现。

老板说:“喝了两斤了,那一桌,看出来没?”

就连镇定如喻文州也忍不住惊叹了起来。

叶修不以为意,乘着两个人说话的功夫将喻文州剩下的那一点肉剥下来喂给了蹲在一边的一只汪。被夺了食又来不及阻止的人表情有些失望。最后被叶修抓住了手腕安慰:“明天再来呗。”

声线依旧是慵懒的,带了笑,相较于平时来又低了些许,撞击在鼓膜里痒痒的,让喻文州的心跳莫名加快了些许,然后低着头笑。比起被人照顾,喻文州其实更习惯去照顾别人,但当那个人是叶修时,他却能良好的接受,只觉得暖暖地,安心。


  101 18
评论(18)
热度(10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