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叶喻】谓有因(FIN)

【土下座】

智商不够就不该写叶神!

智商不够就不该写叶神!

智商不够就不该写叶神!

 

终有报叶神番外,这个如果不看前文估计看不懂……

所以如果可能……戳下前文?

LO主脑袋坏掉了!坏掉了!坏掉了!【三遍】

 

以上。


(上)

最开始的时候,叶修对喻文州并没有什么非常特殊的印象。

是的,喻文州认出了他的小号,可能还和他想到了同样的策略。但那又怎么样呢?网游中的高手很多,当时也不是所有的聪明人都进了职业赛。叶修自己就遇见过几个,仅以放松为目的,偶尔带散团的高手,毕竟现下是网游。况且他也发现了,对方的操作并不十分出众,以职业选手的标准来说。

他猜想过自己遇见了一个粉,但喻文州不能算,至少他就算叫了前辈之后,还是先前那个态度。叶修知道这个人研究过他,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所以他试探着发了个邀请,猜人游戏。他没考虑过形象的问题,也不在意对方会不会觉得无聊,反正是网游。若仅仅局限在胜负中反而无趣。

喻文州那种隐隐锋利的语气让叶修恍然明白了,这是一个和他一样享受游戏的人。

他一贯觉得这样的人很有趣。

叶修从来不介意有人研究他。他有“战神”的称号,却不会真的觉得自己战无不胜。只是到了他现在的程度,已经很少有人能够,并且愿意指出他的缺陷。他和喻文州的三次“交手”,自身也有不小的提高。同时,在确定了喻文州并不是粉后,叶修看到的,是那位蓝雨的后辈所带来的巨大压力。

喻文州聪明又谦逊。他不卑不亢的和自己对话,不掩饰自己研究他的意图。

他说:要想在战术上面有突破,不研究前辈是不可能的吧。

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来,坦然又真诚。很符合叶修给喻文州所下的第一个定义:一个不错的对手。

 

电竞圈与别的行业不同,若换了金融或是任何一个其他领域,没有人会觉得领导者必须身先士卒。但在荣耀里,因为叶修,因为韩文清,也因为比赛本身的观赏性,总是最抢眼的人会获得更多的关注。聚光灯的焦点,战队老板的核心,技术部门的优先配置。

同一批出道的选手中,因为性格,因为能力,因为职业选择。总有人会突出来,也总有人,注定会成为配角。在这样的生存条件中,冷静才是比一切更重要的品质。

摸准自己的定位,发挥自身的价值。这不仅仅是喻文州的特点,还是喻文州的优势。要说如何应对漠视与指责,他远比同期的所有人都有发言权。

但当时叶修尚不知道这些,他只看到一个结果:在蓝雨整只队伍被媒体集火的时候,喻文州依旧能不温不火的应对媒体,蓝雨的队员在比赛场上依旧有说有笑。他们不曾被打扰,不曾被影响,在团战中依然迅速有效的执行着喻文州下达的指令。心不乱,魂未散。

所以第四赛季蓝雨的表现,让叶修把对喻文州“不错”的修饰词改为“值得尊敬”。也基于同样的理由,在别人为蓝雨的未来担忧时,叶修却从喻文州表现里看到了蓝雨的转折点。

那时候他对坐在身边的苏沐橙说:魏琛没选错人。

他乐意和喻文州探讨比赛的内容,对蓝雨不保留地给出自己意见,他不介意和喻文州在QQ上相互调侃,甚至给予对方在赛后交流的“优待”。他在喻文州尚未有四大战术师之名,甚至尚未证实自己的价值之前,已然给出了自己的尊重。

他想看见喻文州把蓝雨带出来,期待有朝一日能够在战场上与之交锋。

但也仅此而已。

 

叶修自己其实并不懂感情这件事情。大概的原因可以归结成青春期的冲动都奉献给名为荣耀的游戏。没有经历过,身边也没有能够参考的对象,最直接的结果,就是他在这方面全然是个小白,就算对方早就开始读条了,他也不知道这是大招的前兆。

所以他从未想过,喻文州会给他发那条信息。

时间是第六赛季,蓝雨夺冠。他在嘉世看了转播。延时的原因,屏幕上正放到喻文州和黄少天一人一边抓住奖杯的一边,然后他的QQ就跳了出来。喻文州的那条。极度的兴奋状态容易让人失去理智,叶修觉得自己实在有挺充分的理由相信,那是个误会,或者玩笑。

也许是点错了人,也许是某个人的作弄。叶修花了两秒钟的时间猜测,又花了两秒钟时间为所有的可能性思考对策,然后他选择将将那条信息束之高阁。这从某种角度来说已然是优待,至少在面对粉丝那边成百上千的表白时,他没有这么费心。

放任不管亦是一种对策。若是无心,那就叫那边的人自讨无趣然后停止。而若是有心……那么凭他和喻文州这么长时间的默契,这也应该可以当做答复了。

婉拒,又给一条退路,搭好台阶足以让对方全身而退。

叶修坚信这是最好的结果,也坚信喻文州能够理解。

但第二天喻文州却出现在了嘉世楼下,在嘉世的门口和他挥手,带着明显不清醒的兴致冲冲。然后温和又坚定地重复着那句话,告诉他不是玩笑。

然后叶修毫不犹豫的做出了拒绝的答复。

他用最简单直白的话表达自己的意思,不去考虑那样是否伤人。自身由于对方是喻文州而产生的轻微不忍反而成了麻烦。但他知道自己不能不忍。因为那本身就是一个不轻言放弃的人。

那时的叶修是真的冷静,即使他明确从喻文州的语气,小动作中明白,这个冷静自持的人已然被他伤到。但他有自己的判断:既然自己从未有过类似的想法,就觉得不该给人希望。

他也很遗憾,为自己可能失去的一个朋友。但他更加拒绝以此为名的犹豫,以及这种犹豫可能带来的更大伤害。

叶修不在意自己是不是扮演了一个冷酷无情的角色。他觉得那也是自己的责任。更何况他心中并不痛苦,只有丝丝缕缕的愧疚。他没有责备自己的理由。毕竟就算他不懂,也至少知道喜欢或不喜欢这件事,不是能凭一个瞬间的意识能改变的。

只是叶修忘记了两点,那是新手最容易犯下的错误。

他忘记他并非是被设定好的人物。他的感情并非顽石,不可更改。

 

突然挑破的玻璃纸给两个人蒙上了一层半透明的纱布。相互看不清楚,只能模模糊糊小心翼翼地走钢丝。他冷漠疏远的对待留在嘉世的喻文州。期待他自己能懂。

其实处理这样的问题,叶修自己有一套自己的办法,只是并不想用。若不是喻文州在回蓝雨之后依旧在QQ上给他发了那样的信息,他不会删好友,不会告诉他自己的真实信息。他不明白喻文州当时的做法,但觉得那样做丝毫不理智。

叶修知道自己的做法伤人。但他反省过自身有没有会让喻文州产生误解的举动。从开头想到结束。兀然发现:好像他确实有错。

 

在很多年之后叶修和喻文州讨论过这个问题。喻文州说:那是他自己的问题,因为他主管意愿上想要曲解叶修的行为,所以带上了一副有色眼镜。将自身的情感投射到别人身上寻找认同,这种行为甚至还有个学名,叫自我投射。

“换句话说,因为我当时喜欢你,所以潜意识中给你的一系列举动增加了并不真实的含义。”喻文州苦笑着这么解释,“换个再直白一点的词:自作多情。”

连叶修也无法分清,这是不是一种安慰。

 

但是那时他尚分不清理朋友与恋人之间的界限,只觉得自己的每一个动作似乎都可以曲解。调侃当做暗示,认同诠释为欣赏。他和喻文州之间的聊天记录比谁都多,一页一页的,即便其实没什么,但一时间仿佛都成了理由,用来解释为何喻文州会进行这一趟旅程。

所以他宁可冷一点,再冷一点。

 

(下)

 

那一段时间叶修自己过得也很辛苦。嘉世内部的矛盾不断激化。有时候即便是叶修所主持的赛前会议上,也会有人明目张胆的叫板。逼得叶修不得不停下来,然后就能看到刘皓上前去打圆场,也更加明目张胆的夺走话语权。

队伍里没有人帮他。这其中也有叶修的问题。陶轩自然也是一个原因,但在乎商业利益的老板有何止他一个?叶修不是容不得人,他看不上刘皓的原因说到底,是觉得他能力不够。而他作为队长,并没有能够有效地去纠正他。这也是一种失职。

况且,他并非没有反击的途径。嘉世中不是所有人都像刘皓那样对他看不顺眼,但叶修并没有试图争取到他们的支持。相反的,他放任了刘皓用各种方式拉拢自己的队友,架空他的位置。是叶修的不作为一点一点地把他自己推向绝境。

在那个时候,他偶尔会想起喻文州。

 

蓝雨最令人羡慕的地方恐怕就是身为核心的黄少天和队长之间没有一点矛盾。

他有点羡慕这两人之间的关系。

第七赛季叶修经常收到黄少天PK的请求,几乎是明目张胆的护短。但叶修并不在意。他自己也需要发泄,不管是关于嘉世的情绪,还是关于喻文州的情绪。

这是一种矛盾。

在表面上,叶修把喻文州当做陌生人。他不理会喻文州偶尔发过来的好友申请,避免比赛时双方的接触,在蓝雨主场的全明星赛中刻意找黄少天说话,把喻文州留给刘皓对付。他看到黄少天眼睛里些许的敌意。也看到黄少天有一瞬间越过他去向自己的队长讨一份许可。

同时他也发现喻文州的态度。在同样的情况下,叶修觉得没有人会比喻文州处理事情更加周到。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化不曾影响过队伍的比赛,这一点依然不容易。而在不得已的公众场合,蓝雨的队长在提起“叶秋”时依旧使用“令人尊敬的对手”这样的字眼。

叶修无法逃离的更彻底,但喻文州配合着他的淡漠。他从来没有通过别人来找过叶修,也没有再出现在嘉世或者比赛之后叶修的专属休息室里。他是联盟最早知晓叶修秘密的人,但就连黄少天都依旧以“叶秋”称呼。他保守着叶修的秘密,尽管后者从未要求过。

喻文州不在意他的失礼,默认他找黄少天缓和尴尬。仅仅在竞技场上使用一点点任性。

这种无言默契和带着苦涩味道的迁就让叶修愧疚。

他突然觉得喻文州很好。

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如果喻文州没开这个口,那么因为叶修从未有过类似的想法,他也就永远不会去关注。只是一旦存有了这个印象,也很难根除。

意识是个很奇怪的东西。他并非全能全知。就像在三维世界的人永远无法想象四维生物的样子。但任何事情,只要能捕捉到一点点影子,就能够被无限地扩展延伸,像从试管中被放出来的气体,就算只有一点也能扩散到整个空间。

喻文州让叶修知晓了这份感情的存在,从而踩上了一个拐点,让这个故事有了另一种可能。

尽管代价惨重,并且绝非刻意。

 

第八赛季嘉世的气氛僵持达到了一个临界点。除了名义上依旧称“叶秋”为队长,叶修没有一点像队长的样子。他在全队会议中分析赛场上的失败原因,说着说着自己就停了。因为四下都是低着头,用缄默对抗的队员,他无能为力。指令得不到落实,除了他自己的单挑能力依旧强悍之外,嘉世从核心内里换了个模样。

是时候退下去了。叶修有时候会这么想。但他无法如此简单的舍弃,名誉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荣耀,还有曾经奋斗过的地方。那天和蓝雨的比赛结束之后,他躲在角落抽烟,偶尔能听得到从空中飘过来的,赛后新闻发布会上的片段。恍惚中浮现出苟延残喘这个词。叶修对自己苦笑着,觉得真是贴切。

喻文州就是这个时候进来的,然后给了他一拳。

那其实不是个好方法,对喻文州来说。

叶修小时候因为家庭的原因受过格斗训练,即使离家出走将近十年,有些习惯也根深蒂固。所以喻文州那一拳打上来的时候,他是本能的就予以了还击。

队伍里复杂的关系,方才对话时被喻文州挑衅的点,耳边混杂着游戏的音效,周遭人的喧嚣。乱糟糟堆砌的感情无处宣泄,像某种被压缩到极致的气体,沉默中蕴藏着炸裂的可能。而拳头撞击在血肉上模糊的疼成为最后一根稻草。

时机不对,又或是刚好。至少那个状态下的叶修,在情感宣泄的瞬间头脑一片空白,连他自己也不能控制下手的轻重。

等叶修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看到喻文州脸上青紫的印记。也听到对方放缓的语调说出的话。

听到对方语调温和的说抱歉。

他很后悔。

叶修想:他应该更早地发现的。喻文州不曾隐藏自己的目的,他明白喻文州的行为绝非出自对于前辈的尊重或者朋友的关心。他了解喻文州,知晓他的人品,他同那位蓝雨队长的交流比别人更多。所以即使是私心也无法掩盖其背后隐藏的心意。

叶修在情感上或许淡漠直接,但绝对不是不懂别人心意的人。

况且现在想要关心别人的人本就少,愿意去理解另一个人的也很少,会费心想出这样方法安慰人的人……更少。喻文州是叶修遇到的第一个,他并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遇上第二个。也不在意这个,毕竟比起无从知晓的未来,眼前的东西才更加值得珍惜。

所以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而这份好感可以算作一个开端。它像大戏开场前的镲和快板,框里哐当,最终将主角请上了场。


End



  86 5
评论(5)
热度(8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