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叶喻主】诅咒!一起来体会氢气球的辛酸吧!

CP带叶喻周黄和一点点韩张

脑动奇大! 特傻! 特白!

 

↓ 声明!图作者不是我!

 

 

人会变成氢气球的设定!

设定!一般人是看不到气球的!只有下一个要接到气球的人才看得到!

接到气球后本身也看不到气球!

看到气球后拥有气球的人会变成气球!

长在看到的人头上!

然后看到的人就看不到了!

如果气球是生长者的恋人的话,就算下一个人出现了,前一个气球也不会被解放,而是跟恋人一起变成双层气球!

直到下一个看到气球的人出现俩人才会被一起放下来!

 

举个例子!在这一篇里面,一开始的时候叶神头上顶着韩张,别人看不到叶神也看不到,喻队看到了,所以喻队成了下一个接气球的人。韩张恢复成人的样子然后叶神长在了喻队头顶,后来烦烦看到了叶气球,所以烦烦接棒,因为叶喻CP,所以烦烦同时顶着叶喻,这样的!

 

以上。

 

据说,从前有一个诅咒。

 

黄少天看了看头顶的球,又看了看球下的人,如临大敌:

队长你知道你头上蹲了个人你造么?这么这么这么这么大的一个T队长你造么!

 

知道啊……叶修嘛。

喻文州淡定地。

昨天来的时候我就看见他头上顶了个韩队。韩队头上还有个张副。

最近有个会变成氢气球的诅咒你知道的吧?

然后我就成这样了。

 

头顶韩队张副?

黃少天想像了一下那个场景。然后觉得:

队长你好淡定…

 

是啊…其实当时状况挺惨烈的。张副都快发火了。

为什么啊????

因为不在一条直线上。喻文州点头。他,韩队,还有叶修的重心。

…………

为了三点一线。他们的位置偏了…我也不知道多少度。

呃………

 

喻文州回忆着。

 

张新杰很冷静地说:“队长你往左边偏一点:2•3厘米。不,过了,再回来一点,好了。根据弧长计算公式还有我们两个的半径…再考虑到风速空气阻力。我现在应该是在重心的垂线上了…”

张副队满意了。

但是……!

“等等!叶修你敢不敢不歪头!”

精益求精地张副队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好。

但一丝不苟地张副队觉得自己是个有恒心有毅力的人。所以…

“麻烦队长了我们重来一遍。”


……随手解救张副队人人有责。当时喻文州是这么想的。

所以喻文州走上前去把叶修扶正了。

然后喻文州吻上去了。

然后世界就清净了。

 

很好。

 

张新杰淡定地(假装)扶了扶眼镜:多谢喻队。

喻文州云淡风轻:不客气。

 

多么美好的画面!黃少天感慨着,我们队长就是辣么淡定!辣么镇定自若!辣么宠辱不惊!这,就是,蓝雨的队长!

 

等等等等!黄少天就不小心抬了个头,不小心看到了个球,然后就很自然的怒了!叶修你在我家队长头上撒什么野!

?喻文州歪了歪头,一个巨大的问号。

 

黄少天觉得这不是语言能够描述的。

所以黄少天煞有其事的扯过周泽楷。

所以黄少天煞有其事的拉过周泽楷的胳膊。

所以黄少天煞有其事的往下拽。

 

槽长那么高有意思嘛!力气这么大有意思嘛!

懂不懂温柔似水善解人意!你看我家队长!

黄少天愤恨地拿眼神瞟他。

周泽楷心领神会地蹲了下来。

 

嘿!队长我来给你演示演示啊!

黄少天欢快地按着那撮呆毛,按下去弹上来,biu~biu~biu。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看着。

叶气球在头顶上努力的做着跳跃运动。

上下左右biu~biu~biu~

 

就是这样!

形象生动。喻文州队长给自家王牌的表述能力点了个赞。

 

所以这究竟是为什么啊…黄少用眼神问。

叶不修他大概也许可能不是神经病?黄少天不是很确定。

也许是因为…上一次我说他虚胖?喻文州无辜地想了想。

呵呵。还真是。

 

不对啊队长你怎么知道我要问什么?

不对啊叶修你怎么还有支烟?

 

因为我现在是气球。叶修说。

所以不用担心伤肺。喻文州说。

 

但会把气放光?喻文州问。

吸一口呼一口,平衡得杠杠的。

 

叶修,用打气筒冲的气球真的是飞不起来的。

叶气球觉得自己又重了一点。biu~~~

 

所以…队长你听的到?黃少天惊奇。

听不到啊!喻文州干脆利落。

 

所以你们是靠脑电波交流的么!

黄少天目瞪口呆。

然后黄少天把周泽揩推了出去,至真至诚:

队长,我的未来就拜托你了!

 

被推出去的小周无辜的眨眨眼睛:

呃………


嘿,勇士!如果你看见了别人头上的气球!那你就是下一个拯救世界的人。

如果那个头上顶着气球的人和那个气球正处在烧烧烧的状态…

那么…买一送一就是这么超值!

 

蓝雨队长不见了!这是一件大事!

走廊上两个人,一模一样的表情。小眼神飘啊飘地看过来。

到处寻找失踪的队长的蓝雨的未来眨巴眨巴眼睛:发现!黄少x1,周队x1。

 

但有点奇怪!

两个人,一个不说话,另一个人还是不说话。

问:“哪一个是真的黃少天?”

 

卢瀚文扑向那个黄少天。

黄少黄少你看到队长没?

那个黄少天幽怨地看了他一眼。

画风不对?

他看看那个黄少天又看看那个周泽楷。

 

哦我懂了!灵魂交换游戏!

 

于是退后三步重来一遍。

卢瀚文扑向那个周泽楷。

黄少黄少看见队长没?

 

黄少天怒了:小卢你怎么这样啊,你英明神武的前辈偶像剑圣大神在这儿呢!

卢瀚文看了看那个黄少天又看了看那个周泽楷。

周泽楷说:恩。

 

卢瀚文严肃认真地瞪着黄少天。

一秒。两秒。三秒。

然后他警觉的后退了一步:

“不!我的黄少不可能看了我这么长时间还不说话的!”

多么悲伤的事实。

 

其实,这真的是一个悲伤的故事。黄少天悲从中来。

周泽楷点头。恩。

人在做天在看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抬头向上看苍天饶过谁。黄少天痛心疾首。

周泽楷点头。恩。

小卢你以后一定要做一个好人。黄少天语重心长。

 

千万不能在背后说别人坏话啊尤其是在对方就在你头顶的时候!

周泽楷猛烈地点头。恩!

 

所以事情是这样的。

我当时在和泽楷哦不周队说话啊,说着说着就说到了队长那边啊。

我就说:我看队长好好的一个人啊心脏但是三观正啊,怎么就看上叶修那个脸T了呢,看上了就看上了怎么不是叶修来蓝雨呢,怎么想怎么不对啊,我们好好的一个队长长得帅性格好会做饭会照顾人一看就是居家好对象啊就这么被兴欣带走了?

所以我就焦急啊,队长啊你要努力啊拿出你当年赛后新闻发布会上的英姿啊。对了小卢啊我和你说那个时候队长可帅了,孤入敌寨啊!以一当十啊!舌战群儒啊!

所以我就感慨啊,一朵鲜花插在那啥上了,一朵浪花打在那啥上了嘛。黄少天痛心疾首。

周泽楷没说话,拿眼神瞟黄少天。

你确定还要再说一遍。

真的确定?

 

然后呢?小卢眨巴着眼睛亮闪闪地看着。

然后我就感到阴风瑟瑟还有若有若无地呵呵……呵呵和呵呵。

你知道的啊!当气球长在头上之后自己就看不见了啊!

所以我忘了队长就在我头顶嘛。

所以我忘了叶不修还在队长的头顶……嘛……

 

人间四月芳菲尽,梅花香自苦寒来。

冷风嗖嗖地吹。

黄少天痛心疾首。

周泽楷无可奈何。

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叶修说:喻队啊,就我观察,蓝雨最近的训练强度不够啊。

前辈啊,偷看对手训练是不道德的。

……还想不想要冠军了文州大大?

想……叶神您继续。

 

咳……文州啊,我和你说,我们兴欣的小队员一个一个地倍儿努力啊。叶神诚恳地夸着自家小孩。都不知道偷懒的,不迟到不早退基础练习都做两遍。

嗯……少天也不怎么偷懒的。

一凡那孩子每天都加练到很晚啊我都不忍心看。叶修举出栗子一。

小安年三十还在游戏里带野团练操作,上个礼拜那场翻盘你看了没?叶修举出栗子二。

所以啊,光是常规训练也是不行的啊文州大大。

加练吧……

光是一倍也是不行的啊,蓝雨可是要冲击冠军的队伍啊!叶修再接再厉。

两倍吧……

光是黄少一个人也是不行的啊!蓝雨是一个很团结的队伍!有福同享!

全队一起吧。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路过的郑轩总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亚历山大。

等等,听到?

听到???

郑轩吓出了一生冷汗。

郑轩转过身,同手同脚蹑手蹑脚地往后退:我什么都没看到没看到没看到。

 

喻文州转过笑眯眯地望着他,“啊……你都听到啦。”

恩……咽了口吐沫。

叶修很认真地思考着:选择吧,杀人还是灭口。

自家气球队长笑得云淡风轻,慢慢说: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就没办法了…一波带走吧。

叶气球更欢快的做起了跳跃运动。

上上下下biu~biu~biu~

 

!!郑轩瞪大了眼睛:队长你还是我家队长吧。


逃还是不逃,这根本不是个问题。

FIN


 








  26 11
评论(11)
热度(2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