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周黄/叶喻】仓鼠联盟(FIN)

主周黄。带叶喻。

架空背景,坐办公室不知道啥工作的小周叶神。

还有仓鼠化的黄少和喻队!

就是仓鼠!不是人变成仓鼠!

银狐黄少↓



奶茶喻队↓


无视那个红圈儿吧。 


设定上受《荣耀小区》的影响。

梗和仓相关知识来自莲子和她家奶茶以及她曾经养过的各种银狐。

 

OOC我就不提醒了吧?

【我……一贯有把萌梗写成白开水的技能】

 

以上。

 

《仓鼠联盟》


周泽楷在宠物店门口徘徊了许久,久到架子上的那只鹦鹉连欢迎光临都说烦了,蔫蔫儿的低头啄旁边的水。连瞟他一眼的兴趣也没有,倒是来往的人总不由自主地多看他几眼,好像他比橱窗里展出的那些还要吸引人。

 

他有点后悔,开始思考这个决定时不时做错了。

 

但他转过身,看到一双眼睛隔着玻璃窗看着他,一点点大的一个毛球,是只仓鼠,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品种,只看得到浑身雪白的毛。它的眼睛又圆又亮,黑豆似的。爪子很细,不安分地一直跳着。周泽楷忍不住凑上去,那小仓鼠竟然也凑上来,扒着玻璃,那眼睛盯着他,一点儿也不怕似得。然后他叫了一声,又叫了一声,然后他竟然吱吱吱吱不停地叫起来。

 

笼子很小,几十只仓鼠乱哄哄地挤在一块儿,那只小小的仓鼠才看了周泽楷一会儿,就被别的同类挤到了一边。愤怒的吱了一声,立刻被淹没在了鼠群里。没办法,在这里,它的身形并没有丝毫优势。

 

周泽楷看得有些发愣,他的动作突然就快了起来。几步走进了店里,几步走到了老板的面前。

几分钟后小毛球就窝在了他的手心里,绒绒的软软的,那么小一团,看着他,动着小鼻子在手心到处急急的嗅,再转过脸来看着周泽楷,吱吱吱的小声叫他。

 

这声音让周泽楷整个心的软了下来,他小心翼翼地用指腹去摸它的耳朵,它背上的毛,突然觉得,就是它了。

 

老板在旁边热情地叨咕让周泽楷知道了这是一只银狐。他给它买了一堆东西,笼子,鼠粮还有滚筒,都堆在一只手上,另一只手还小心翼翼地捧着那只毛球,怎么也舍不得放进笼子里。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个任务,该给它起个名字。

 

老板说,活泼的仓鼠比较好养,但你得防着它乱窜。对了,千万别沾水,银狐很容易感冒,感冒了更容易死。

一直思索着取名的周泽楷听到这句话回过神,他愣了一下,然后认认真真地说:“不会的。“

然后他又回去拨弄着仓鼠的小爪子,皱着眉头呃了好一会儿,才低着头蹦出了两个字:少天。

小仓鼠听到了,它舔舔周泽楷的手心,又站起来,吱吱吱吱得回应着,就像真的听得懂一样。

 

周泽楷最后给这只银狐起的名字,叫黄少天。

 

 

 

这么个拟人化的名字,并不是周泽楷的风格,其实是受到了公司同事的影响,叶修养的那只奶茶鼠就叫喻文州。说起来决定养宠物也是,周泽楷本来没有过这样的打算,会突然出现在宠物店里,多半是因为,叶修每天带着他喻文州来上班的样子,简直……太让人羡慕。

 

实际上,不仅仅是周泽楷这么想,叶修第一次带着喻文州来上班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一副输了的表情。

 

那时候春天,奶茶鼠的毛还是浅灰,一转头就能看得到褐色的背线泛着的一点点橙色。喻文州从叶修的夹克口袋里冒出一个头来,马上就被人围住了。小仓鼠不吵不闹,转了转眼睛打量了周围的人一圈,伸出一只爪子挥一下,再歪着头打招呼:吱?

 

周泽楷路过的时候,就是恰好听见了叶修在那里炫耀自家的奶茶鼠。

“我家文州啊,一直都很好养啊。”

 

然后等到周泽楷凑上去的时候,就看到那只浅灰的奶茶鼠躺在叶修手心里,两只前爪抱着一颗杏仁一点点地啃。

 

叶修不怀好意地用指腹挠它的痒,而小仓鼠尽然也就蜷着两只后爪露出肚皮上面绒绒软软的毛由着他折腾。只是凑过去在叶修的手指尖舔了一下,留下一点点杏仁的碎屑。

 

周围有人打趣说:叶哥这是人生赢家的节奏啊。

 

叶修嘿嘿地笑着,一脸“那是”的骄傲表情。他把奶茶鼠捧起来,让它能顺着袖子再钻进夹克的口袋里,在里面蜷成一团灰色的绒球。

 

“叶哥一路都是这么走的?感觉怎么样?”有人好奇地问。

 

“挺暖的。”叶修想了想说,他伸出手在那个部位虚握着,浅浅地罩住,“像在一个人放了个暖炉,也像有个人赖在这儿这儿睡着了。”

 

像是有个人闭着眼睛牵着你,不管你将要把他带去哪个角落。

 

他说的认真。喻文州趴着口袋的边缘似乎也在听,它还缩在叶修的口袋里,只露出两只趴着的小尖耳朵[1]。它并不安分,偶尔在口袋里打个滚,惹得衣料簌簌地响了几声,应和一样。

 

这场景暖得简直叫人嫉妒。周泽楷的呼吸不由得乱了两拍,无端端有了养宠物的念头。

 

 

 

不过在出了宠物店几分钟之后周泽楷就放弃了将他放到衣袋里的想法。小老鼠在手心里窜来窜去的样子让周泽楷马上就意识到,想要让黄少天像喻文州那样陪他上班,简直是…恩…天方夜谭。

 

银狐是过于活泼的物种,周泽楷手上的这一只更是格外的喧闹,一路上吱吱吱地叫个不停,连带着捧着他的周泽楷也享受了一路的注目礼待遇。

 

多少有些尴尬,周泽楷脸皮本来就薄,回家之后苦着脸去戳了戳黄少天的腮帮子。他想着应该说些什么,可惜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词。

 

黄少天看了他一会儿,发现他没什么动静之后就窜了出去。它本来被放在电脑桌上,那上面的东西又多,它东窜西窜地跑,总会撞到些东西。小东西是不怕的,有些愈挫愈勇的劲头。倒是周泽楷被吓得一把将一堆东西扫开了,再去捧那只过分调皮的银狐鼠,上上下下地查一遍才放心下来。

 

不过后来周泽楷还是去网上翻了许久的资料,知道仓鼠活泼些并不是坏事,却也发现一般的仓鼠都是顶安静的,只有在疼得厉害或者是害怕的时候才会叫出声。

 

周泽楷读到这一页的时候忍不住皱了眉,再转过身去找自家的银狐鼠。小老鼠正在餐盘了转悠,吱吱吱地嗅着这个又问问那个,在嫌弃地把那一小堆鼠粮拨弄到一边,哪有一点儿害怕的样子。

 

这样想着,心里却还是放心不下,请了半天假,找主管时想原因想了半天,到底决定实话实说,正好叶修也来办公室交东西,无心地搭了句话:“哎,小周也养了只仓鼠啊?什么时候带过来看看呗?”

 

周泽楷就看到他口袋里的喻文州团出来的那个小球,脑袋里想着自家的黄少天,对比了一下,觉得还是黄少天更可爱一点,全身的毛都是白的,雪一样的颜色。但又想起方才看到的那一大段话,愈发担心起来,不自觉的点了头也没发现。

 

检查的结果却是没问题的,小老鼠不喜欢做检查,到处乱窜着和周泽楷闹脾气。还想和旁边的一只大个儿三线打架,所幸那只三线被关在了笼子里,没出什么大事儿,黄少天在被瞪了一眼后聪明的没去挑衅,只是绕着笼子转了好几圈儿,看得周泽楷心惊肉跳。

 

却也大概明白了黄少天并不是害怕,只是喜欢。

 

吵了点儿,但这也没什么不好,周泽楷想。他自己性格腼腆不爱说话,又是独具,整个房间都是空空荡荡的,反到在多了只会乱蹦乱跳的黄少天,有了生气。

 

 

 

后来叶修有一次在自己的空间里发了一张照片。还圈了他,颇有些炫耀的意味。照片上的喻文州带着一顶用果壳做成的小帽子,安安分分地躺在叶修的手心上,说不出的乖巧可爱。

那张图是配了字的,叶修特别嘚瑟地说:看,我家文州。

 

有些被刺激到了的周泽楷皱皱眉头,也去做了顶小帽子来拍照。

 

那时候黄少天正努力地给自己的小窝里多添一张餐巾纸,咬着一个角,一点点往前拖。它的身子太小,只和那张餐巾纸叠起来差不多大,还不容易咬住,对于仓鼠来说,3层的纸巾折叠起来也不是小厚度。黄少天咬着它,走着走着叠好的餐巾纸就散了,铺在爪子地下,小家伙被绊了一下,又绊了一下,依然坚持不懈的往前挪着,直到周泽楷忍不住把它抓回来,才特别无辜地看着他,嘀咕两声。

 

小家伙对于餐巾纸和棉花团子的喜好简直让人匪夷所思。周泽楷无聊的时候就喜欢看他无休止的做这搬运工的活儿,可惜黄少天做起这件事儿来的效率极差,多半是因为不肯停口,爬到半路突然想起什么就吱的叫一声,然后自然嘴巴里面的东西就掉了,有时候它也不会发现,窜到窝旁才发现东西没了,懊恼地上跳下窜,倒是让周泽楷忍不住乐上半天。

 

这一次周泽楷是存了心也想炫一把,小帽子做的精致可爱,但抵不住黄少天的不配合,那个被掏空了的夏威夷果壳在黄少天停留的时间不过1秒,短暂到来不及让周泽楷按下一个快门。

 

手机里面的照片还在,对比起自家宠物的行为,周泽楷忍不住有些委屈。却也毫无办法,愤愤地扔了手机,把罪魁祸首一把抓过来,戳着身子两边的软肉,数落也不是不数落也不是,只能小声的叹了口气。

 

 

小仓鼠抬起头,不太明白为什么,却也大概懂自己怕是干错了事情。于是委屈地去蹭周泽楷的手指,在顺着手臂爬到肩膀上趴着,凑在耳朵边小声地叫。呜呜咽咽的,听上去特别可怜。

 

周泽楷立刻就软了下来,马上伸出手去哄它。

 

手指小心翼翼的从头摸到尾,黄少天最喜欢这样,也只有这样的时候会特别乖巧,它一开始的时候还会享受的抖抖毛,后来慢慢睡着了,呼吸又轻又稳,这个时候黄少天最不喜欢周泽楷停,他的手一拿开小仓鼠就睁开眼睛,特别可怜地看着他,吱吱的叫。

 

周泽楷也不愿意停,手指酸得厉害,但手指下的温度那么暖,还有血脉的跳动,一下一下的,好像直接撞进了心里。

 

周泽楷有点苦恼的发现,自己就是拿黄少天没办法。

 

真的没办法。

 

黄少天挑食。它起初还吃鼠粮,后来爱上了葵花籽后就碰都不碰,周泽楷每天都在想办法哄它吞下一点儿菜叶子,知道找到了花生做诱饵,效果才好一点。

 

黄少天还喜欢咬东西。鼠标,沙发,周泽楷很多次都发现自己给它准备的小屋子多了好几个洞,起先还只是洞,后来洞咬腻了,就变着法子换形状。又一次周泽楷回家的时候,发现小屋子的墙上多了个心型的门,小东西站在一边炫耀似的看着他,让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黄少天的活动时间比一般的仓鼠还要长,昼伏夜出的生物往往是周泽楷上了一天班回家之后才从睡眠中醒过来,然后会缠着累了一天的人,蹭着他的手指要他摸它的毛。

 

挺累的,也有些恼人。

 

但周泽楷还是很喜欢它。喜欢到拍了照片做手机桌面,被人看到了还挺骄傲地说了一句:我养的。他甚至主动敲了叶修的QQ,询问着饲养时的注意事项。你来我往间积累了不少聊天记录。

 

就这样吧。又有什么办法?

 

周泽楷把小小只的银狐护在手心里,自暴自弃的想。

 

 

后来一办公室的人闹他,抢着要看他家的银狐鼠。周泽楷想了半天,用一粒花生把黄少天哄进了笼子,抱着在地铁里晃荡了一路。那天办公室里,黄少天也成了明星。它不像喻文州那样能每天过去,人气却丝毫不差,但或许是性格太活泼了,和所有人都能玩儿的起来,被宠上天的同时,偶尔也会让人打趣。

 

“我跟你们说啊,仓鼠这种生物呢很好养的!它们不认主啊,只要给他们喂点东西马上就和你亲,比如小周你这只啊我只要这样逗一逗马上就…,黄少别咬我啊!!”

 

手指尖两个细小的凹陷,并不疼痛,却冒出了血珠。肇事的小银狐一个敏捷的转身,逃跑前示威似得拿屁股冲着他,又竖起尾巴得意洋洋地冲着杜明晃。

 

靠!觉得被挑衅了杜明甩了甩手愤愤不平:“把吃我的瓜子吐出来啊混蛋!”

 

黄少天自然不管,它攀上周泽楷的手臂抓住周泽楷的衬衫,轻车熟驾地一路爬到头顶。它的新窝安在了周泽楷的发璇里,刚洗过的头发又顺又软。比餐巾纸还要舒服一个葵花籽,不,一个花生那么多。黄少天暗自比较了下,满意地蹭了又蹭。

 

被当做临时住所的周泽楷挺腼腆的笑了笑,然后说:“它认得的。”

 

认得周泽楷是谁。也知道该信的人是谁。

 

黄少天黑豆似得眼睛往杜明那边瞟了一眼,盛气凌人。他在新窝里舒服的打了个滾。露出肚皮让周泽楷用指腹帮他理顺上面的毛。它吱吱吱地叫了好几声,似乎是认同周泽楷的话,又似乎是想要补充些什么。但终究不满意。所以他干脆又滑回周泽楷的肩头,够着他的耳垂舔了舔。又蹭了蹭他的面颊,然后他仰起头,看着周泽楷的眼睛,叫了一声,又叫了一声,吱!

 

怎么也不会认错吧?因为一直以来,陪我说话陪我玩儿的人,都是你啊。


FIN


唔……我得声明通常的仓鼠,,没那么聪明!【上面两只,,是lo主不科学的脑补!


  85 18
评论(18)
热度(8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