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叶喻】下午茶(FIN)

私设一堆。

向家人出柜之后的兄弟对话。

叶神的箭头粗大。

喻队全程未出场。

 

我就是来……苏苏喻队的。

 

部分想法借鉴三本,感激嘤。

 

OOC一贯【假如有一天能不打这一条我一定幸福死。

 

以上。

 

《下午茶》

 

一模一样的咖啡,一模一样的杯碟。面对面坐着的人也是两个。若是忽略了服饰,他们几乎像一面镜子的里外。

 

犹如镜像的面孔与表情,两个人都带了点笑容,却少了些真诚。古怪的对峙延续了十几秒的时间,最终是西装革履的那一位先噗嗤地笑了出来,搅动着咖啡杯内的小勺,拖着腮看对面的人:“我可是很久没看到你这副表情了,叶修哥。”

 

与他对面的人也换了神态,似乎板直的身子马上就坍塌下来,恢复成一贯的懒散样子。

“我也很久没见过你拿这副对待董事会的表情看我了。”叶修说。

 

“事关重大啊。”叶秋说,他低着头抿了一口咖啡,“家里突然要多出一个陌生人来。不认真不行。你不知道吧,知道这事儿之后老头子气的都摔碎了两个茶碗儿了.”

 

叶修却说:“陌生人?说笑么?叶总当时,不是连兴欣网吧都翻到了。”

“也是。”

 

厚厚地文件夹被放在了桌子上,再被移到一边,扉页上的是喻文州的正装照,白色衬衫笔挺的,衬得整个人都精神干练。却也只是这样,若是混在了一众简历里,未必会让人多看两眼。

 

叶修随手翻了翻,确实是事无巨细。他也并不怎么惊讶,只是感慨了句:“呵,不愧是总经理的派头。”

 

叶秋交叉了十指放在胸前,等着叶修粗略的翻完,才安静地说:“我没看。”

叶修转过头,有些惊讶地问:“为什么?”

“那是你挑的人,而你是我哥,我自然想听你亲口说。”

这句话叶秋说的万分认真,不管是为了示好还是其他什么。叶秋颇为无奈的说:“咱们别弄得像敌人似得行不。”

 

叶修也是同样的心情,不得不说,双生子之间的联系总是颇为神秘的。如同他总是知道叶秋在想什么一样,叶秋对他,也有种敏锐的直觉。

 

这着实不该成为一场谈判。叶修想了想,所以他尝了口面前的饮料,然后问出了一个很直白的问题:“你想知道什么。”

 

“描述一下他。”叶秋说,“客观的。”

 

叶修没有直接回答,他翻开那一沓资料,抽出了扉页扫了扫。又递还回去。这一页照理是一份简略的简历。从家世到生平经历,因为高度概括的原因连形容词也没有。确实符合要求,但叶秋没想到自家兄长用了这样的方法。诧异的看着他。

 

叶修说:“我未必能总结的比这个更加客观全面。”

 

手上的资料确实不可能代入什么感情色彩。了了几行字总结着喻文州那些已然为人熟知的经历。第四期出道,蓝雨十年队长,国家队两度入选,也是担任队长的职位。第十四赛季退役,在联盟任职,华东地区的执行官。

 

这些情况叶秋多少知道些,却不以为意。他不玩荣耀,几度冠军的经历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刺激,毕竟和自家兄长相比还差着一截。过度纠结成绩背后的努力也没有意义,因为付出这种东西,对于每个人来说,本就都是必须的。

 

倒是那两行描述学历的句子吸引了他的目光,和大多数职业选手一样,喻文州的最高学历不过是高中。但是…

 

“这是所名校。”叶秋皱着眉说。

“对,我还看过他抽屉里一堆奖状。”叶修笑着,“很奇怪么?我记得我初中时成绩也挺好。”

 

“是个喜欢挑战的人。”叶秋说,“所以……不想依赖本来一帆风顺的安排,所以选择了更具挑战的项目?”

 

他留了个问号,叶修自然是想过这个问题的,也就接了上去说:“我觉得没那么复杂。喜欢荣耀,就来打了。”

 

这语句似曾相识,叶秋想。叶秋在离家出走后第一次问叶修为什么要离家出走时,得到的也是类似的答案。

 

“我也觉得我们挺像的。”叶修说。某些方面。

 

 

++++++++++++++++++++++++++++++++++++++++++++++++++++++++++++++++++++++++++++++++++++++++++++++++++++++++++++++++++++++++++++++++++++++++++++++++++++++++++++

 

 

他们第一次正经的私下交流得追溯回第四赛季。那时候正值蓝雨大换血,新阵容尚未稳定,真说起来,那个赛季蓝雨打的并不出色。到了常规赛最后一轮对上嘉世时,蓝雨已经注定与季后赛无缘了。

 

叶修遇见喻文州是一场巧合。他们整个赛季都没在比赛场上正式碰面,赛前握手都是由副队长来完成的。但就在这个赛季的末尾,叶修在G市蓝雨主场的某条小路上,和喻文州碰了面。还是在一个颇为诡异的场合。

 

他看到喻文州蹲在路边数草丛里才冒出来的花苞。就一个备受争议,又和季后赛无缘的新人队长来说,他的表情决谈不上失落。

 

“恭喜嘉世进入季后赛。”喻文州用这句话作了开头,他没有站起来,只是笑了一下,听上去意外的诚恳。

叶修挑眉,“我该回什么?蓝雨现在这样实至名归?”

 

“真直接。”喻文州轻巧的说,“我还以为前辈会先用‘打的不错’这句话先来安慰安慰我呢。”

 

“那样多骗人啊。”叶修大大咧咧的在他旁边坐下来。

“也是,所以前辈的看法是?”

 

他们互相看了一眼。暗自评估。

“糟透了。”叶修评价,“配合不够,战术设计还有点看头,剩下的就差得远了。”

“我也这么觉得。”

 

“所以怎么办呢?”

年轻地蓝雨队长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对着当时已经是荣耀教科书的人眨眼,“能怎么办呢?复盘,再来呗。”

 

 

++++++++++++++++++++++++++++++++++++++++++++++++++++++++++++++++++++++++++++++++++++++++++++++++++++++++++++++++++++++++++++++++++++++++++++++++++++++++++++

 

 

搅着咖啡的勺子慢了下来,叶秋能感觉的到叶修的思绪已经被拉到了另一个维度。他故意咳嗽了下,将叶修的思绪拉回来。

 

“就性格来说,他没什么缺陷。努力,耐心,责任感,一样不差。

“也许是个很好的领导者。”叶秋评价,“但未必那么出众。你们那儿又不是只有他一位队长,能力与责任心上,微草的王杰希不是更好?光说队伍的话,不还有雷霆的肖时钦。”

 

 

叶秋皱了皱眉,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听说,邀请赛的队长,本来是想给王杰希的。”

“对。王杰希拒绝了。”

“他像是个替补。”

“他是一个最佳备选。”叶修纠正着,“王杰希或许确实怀念自己以前的打法,但他并不任性。这一次也只是因为有喻文州这样一个保底选项,他才会推脱。”

“有区别么?”

“或许换了别人,未必能承担下来。作为备选的那一个,所承担的压力比起第一序位还要大一些。”

“确实,总会有人比较。”叶秋说,“但这些对于那个喻文州来说,并不是问题?”

这已然是一个肯定了的答案,叶修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喻文州不会拒绝,而当他把责任担在肩上的时候,你也许突然就觉得,就算任性一点也可以。很多人都是这样想的。蓝雨的人可能体会的更深一些。”他顿了顿:“而有的时候,就连我也一样。”

 

 

这句话让叶秋有些诧异:“我以为,领队才是全权负责的那一个。”

“论实力,他当然不是最厉害的,职业选手中不管拉谁出来,他的赢面都不大。”叶修说,说到这一点似总会有些感叹,“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能力,虽然对于喻文州的评价,似乎总是来的慢一拍。”

从战术师,到蓝雨,到邀请赛。

“是因为本人不在乎吧。”叶秋说,“这倒确实和你很像。”

 

叶修并没有否认,但也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低头去挖了两勺刚上来不久的黑森林。他并不是很注意形象,嘴角沾了不少巧克力屑。叶秋那边自然好得多,他的抹茶慕斯少了一个尖角,看上去却还是个规整的四边形。

 

“我记得你以前不常吃这些。”叶秋感慨着,“不管是蛋糕还是巧克力。”

“现在也只是偶尔,被人带的。”

“不让人意外的说法。”

 

小叉子在蛋糕上方轻轻打一个转儿。咖啡厅里的音乐一贯带着乡村音乐的闲适。周围散落着三三两两前来看书的学生情侣。

 

“是他追的你吧?”叶秋说。他用了问句,确实肯定的语气。

“对,第八赛季的时候。”

叶秋的话音里带着促狭的味道:“当时就答应了?”

“没。我说再等等。”叶修摇头,顺带直接解释了下面一个问题,“好感是有,难得找到这么个人,怎么说也是缘分。但并没那么强烈。你知道的,那个时候我还在忙兴欣。还想着什么时候是不是该回家了。”

 

这一点叶秋是理解的,叶修当时的意思很明确,他或许是喜欢的,但喻文州还没那么重要,重要到让叶修改变对未来的策划。这也挺符合叶修的性格的,叶秋想。但他马上疑惑起来:“那他呢?也就这么放着?”

叶修想了想,慢慢说:“我觉得,他本来也没想要我当时回答。”

 

 

++++++++++++++++++++++++++++++++++++++++++++++++++++++++++++++++++++++++++++++++++++++++++++++++++++++++++++++++++++++++++++++++++++++++++++++++++++++++++++

 

 

那是第八赛季全明星赛之后的事情。他们在赛场外打了个照面面,那自然不是偶遇。喻文州大概是等了很久,冬季的S市潮湿寒冷,喻文州围着厚围巾,挡住了半张脸,正好也达到些遮掩的效果。

 

“喻队是跟踪过来的么?”

“前辈昨天鼓掌的姿势太明显了,就关注了下。”

 

寒暄不过一句,叶修换了个姿势:“有事儿?”

喻文州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想了许久后才说:

“前辈,我觉得我喜欢你。”

 

这一招攻的很直接,叶修当时有些发愣:“怎么挑这个时候?”

“怕来不及。”喻文州说,“以前没觉得那么必要,总想着时间还长。然后前辈突然就不见了,谁都没打招呼。也不知道去了哪儿,想后悔也没地方。现在既然回来了,当然先把遗憾补上。”

 

他说完这句话就眨着眼睛看着叶修。并不催,连同呼吸也还算是平缓的,呼出来的气体在面前化开成一团一团的白雾,好似那些话只是一个平常的招呼。但叶修却知道喻文州还是紧张的,那紧张却又和一般的不同,他看着他,只是在等他的一个答复。叶修知道,不管他说好,还是不好,都不会影响喻文州对他的看法和感情。而喻文州也相信,叶修不会给出一个敷衍的答案。

 

这倒是真的,从第四赛季开始,四年的时间。叶修欣赏喻文州掌控蓝雨这支队伍的方式,认同他的能力,赞赏他做事的态度。这一个答复,好或者不好,都不那么容易说出口。

所以他最后说:“让我想想。”

而对方竟然也就这么点了头,说:“行。”

 

 

++++++++++++++++++++++++++++++++++++++++++++++++++++++++++++++++++++++++++++++++++++++++++++++++++++++++++++++++++++++++++++++++++++++++++++++++++++++++++++

 

 

叶秋问:“你想了多久?”

叶修说:“两年。”

“最后还是答应了啊。”叶秋感慨。“能问原因么?”

“因为在邀请赛上,我和他在同一个队伍。”叶修说,他若有所思地看了叶秋一眼,“有些东西,挺容易上瘾的。”

“我猜他那时候把你照料的很好。”叶秋意有所指的说,“难得有这么个机会,不能不好好表现,那也是蓝雨的风格不是?机会主义。”

 

“也不仅仅是这样。”

 

叶修要忙得事情很多。作为领队来说,不管是集训期间每个人的训练他都会参与,制定方案,安排对内联系。真正比赛的时候包括和主办方的协调,战术布置和人员安排,都是他的工作。

 

所以他无法事无巨细的关注到,尤其是队伍中的事情,很多时候,他只能用他的眼光与经验,下一个准确却简短的判断。

 

好或者不好,叶修夸人的时候很直接,指出问题时也毫不含糊。这即是优点也是缺陷。兴欣当年吃过这一方面的亏,能挺过来,多少得归功于那一群人中,大都有自知之明且又愿意接受意见。所以叶修能够直接说话而不顾虑到对方的自尊心。

 

锋芒毕露的人多少有些脾气,邀请赛更是汇聚了全明星的阵容。真说起来,若是队伍中有一个孙翔,或者是唐昊,短时间内,叶修未必有时间和耐心一个一个指导。

 

也幸好喻文州在。作为队友,他确实可靠,一方面他能够听得懂叶修的意思,既不会夸大也不会偏颇。另一方面,他能找得到合适的方式交流。即便是指责也是客观且令人信服的。

 

曾经用在叶修身上的话换到喻文州身上同样适用,蓝雨做对手时有多么难缠,喻文州做队友时,就有多么可靠。

 

所以叶修在邀请赛中几乎没有被什么困扰。这种令人舒服的相处方式,在经历过一次之后,就无法不去想念第二次。

 

“决赛前最后一次新闻发布会,我和他一起出席的那一场。我开始有了那个念头,”叶修说。“以后的路,我一个人或许也可以走的很好,但如果他在,我会更开心。”

 

那不是一个适合开玩笑的场合,长枪短炮的集火下,就算是叶修也得收敛神色。两个人穿着统一的国家队队服,标号相临。叶修太忙的时候并没有空打理自己的内务,所以此刻里面穿着的,其实是喻文州的短袖T恤。

 

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时候的叶修,在思考着发言稿的间隙,突然注意到喻文州一直在他身后,他的步子很轻很稳,距离叶修不过是一个转身的距离。然后他们同时推开了通向新闻发布会的门,在灯光倾泻出来的瞬间,叶修恍若看到了另外一种风景。

 

叶修笑着打了个手势:“从那个时候起,他就已经在我的未来里了。”

 

 

这句话应当就是总结了。叶秋想着,时机卡得刚刚好,黑森林只剩下最后一点残屑。他对面的人看了一眼手机,就在几秒钟之前,那台智能机曾经细小的震动了几秒,又被马上掐掉,叶秋本来觉得那是个不重要的电话,如今想来,恐怕就是那个喻文州发来的短信。

 

“我该走了。”叶修说。他显然没打算和自家的兄弟客气,这一个招呼只不过是个随意的恩表示。并没有给叶秋留下反驳的余地。

 

“这么急?”他的兄弟打趣着,“我可是推了一场董事会来见你的。”

 

“我跟他约好了时间,”

 

“就算迟到了也没关系吧。”叶秋故意说,“像他那样的人,本来在天分上就有限制,若是再连这点儿忍耐力都没有,也到不了这个位置。况且,他等你的时候,不是一贯耐心十足?”

 

这话说得未免过分。明摆了的是在嘲讽,却又不完全,添了零星一点的夸赞,只让人听了不知味儿。叶秋说完就睁大了眼睛,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看自己的兄长,到没有半点不自然。也是,这本就是设定好了的问题,专门用来看叶修是个怎样的应对。

 

他其实也就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他想要知道,这个人在叶修眼里,重要到什么地步。

 

果不其然,叶修看着他的神色变了变,他没有耗费多久去寻找合适的情绪,很快就挺沉稳地笑了笑。然后自然地对上自家弟弟饶有趣味的眼神,开口:

 

“没错,他大概早就习惯了。”

“以前我是无所谓的,但现在,我不愿意他等了。”

“这么说,你明白么?”

 

被留下的人怔了许久,终于露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来。

 

这句话的意思真是再明白也不过,叶修一贯是有些随性的。他只按照自己定下的路往前走,至于身边是不是换了人,或者换成了什么人,他们能不能跟得上,他并不十分在意。

 

但现在他却说,不想让喻文州等了。

 

FIN


  275 8
评论(8)
热度(27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