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叶喻/哨向】未眠海(四)

哨兵向导paro,那么多那么多的私设。

脑洞又大又清奇,自己还圆不过来【跪


莲子给配了图!戳  ←

前文请戳   (一)   (二)   (三)←  


也许,有那么点,喻叶?


OOC是肯定的!脑袋有坑是肯定的!LO主没吃药也是肯定的!


好的我改好了,不造现在有没有好一点【继续嘤


以上。


(四)

黄少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心情很好,今天是周末,他不用上班。他对着墙角的一颗仙人掌说了早上号,又给自己烤了几片土司,涂上了厚厚地一层草莓酱。

若要在平时,他会起的更早一点,然后去镇上唯一的图书馆做管理员,接待为数不多的几个前来借书还书的居民。小镇的生活方式安逸而简单。黄少天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方式。他的休假还有一个礼拜,到时候,他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去更大的城市里,或许可以去酒吧里疯一下,见一群以前的朋友,感受一下喧闹的电子乐和霓虹灯。

早起的信使已经把一叠信件从门缝里塞了进来,他一份一份地浏览过去,广告,账单,广告。他的手顿了一下,停在一张字迹清秀的邀请卡上。黄少天飞快的把邀请卡翻了过来,当看到喻文州三个字的时候,他的心情更好了。


黄少天遇见喻文州的时候他刚被派到这里来不久。人生地不熟,小镇上没有什么可供消遣的娱乐,他无聊的厉害,只能在图书馆那个没有联网的电脑里打蜘蛛纸牌。然后就发现喻文州抱着一塌子书在他面前停住,有些惊讶的说:“这里换人了啊。”

黄少天接过他的id卡时愣了一下,然后飞快地接上话头:“是啊是啊,我才来这里两天。哎哎你是个向导哎?我第一次在这里看到另一边的人啊。”

喻文州抱着借好的书回答他:“是啊,太远了啊,穿过无人区是个大工程。”他对着黄少天笑了笑,顺带连下一个问题也一并回答了,“至于我嘛,大概是因为,笨鸟先飞吧。”

他抬起手指做了个静音的手势,又对着黄少天调皮地眨了眨眼,像一个被撞破了秘密的孩子。他的声音温和柔软,像午后铺洒在草地上的阳光。

黄少天的声音停顿了一秒,然后整个人就雀跃起来。

“哪有哪有,你看上去哪里像笨鸟了,简直哎?简直像个……不对不对,你一点儿都不像鸟了啊。”他飞快的瞄了瞄电脑显示出的书单,吐了吐舌头,“而且你看你看,借的都是这么高深的东西啊,《精神分析引论》什么的,我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啊!……”

哪怕在很久之后,黄少天依然觉得,他会和喻文州成为朋友和对方是否是向导毫无关系。那只是因为,喻文州这个人,言语得体笑容温和,实在是太容易让别人产生好感。

不论如何,黄少天和喻文州成了朋友。他们不常见面,“那边”和“这边”毕竟隔着广阔的无人区,喻文州也不常来,只是卡着时间点借书还书时,两个人才能捞到个机会吃饭聊天。

而这一天,本不是喻文州应该过来的日子。

 

那是一个不错的日子。天气很好,有一点风但是却很舒适。黄少天走在路上的时候,并没有觉得这一天会有什么不同。

他并不清楚是怎么发生的,好像是一个不起眼的人,面对面的向他走过来,他本来没有注意到这些,直到到那个人走路时带出的风吹到了他的脸上。

“不错的枪。”恍惚间,黄少天听到有人在他耳边轻声说,他的反应速度很快,几乎是下意识的转过了身,但那个人已经离他有一段距离。那人穿着一件那个季节大街上常见的长风衣,飘起来的下摆遮住了他的身形和面孔。他背对着他,抬起一只夹着烟的手和他打了个招呼,立刻消失在拐角。

黄少天无法形容那种速度,那个人一闪而逝,就像从他手指上飘出的一缕烟。街上几乎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就连黄少天,如果不是那一句话中的字眼,他几乎要以为这是他的幻觉。

但那不是幻觉。黄少天知道,他这才察觉到他心跳的速度变得有些迅速。手指不由得在隐秘的枪械上握紧了。他方才,是不是见到了一个哨兵?他想着,他方才,是不是见到了一个本来应该被判了死刑的哨兵?

他突然又有点冷。那么近的距离,那么快的速度,如果当时他手里有一把短剑或者匕首,自己是不是就已经死了?

 

咖啡厅里放着轻缓的音乐。现在是下午,人并不是很多。喻文州点了两个人份的饮料,朝墙上的挂钟看了一眼,然后就看到一个人的影子。

黄少天没有像平时一样叫着他的名字进来。他的脚步有些空,眼神也飘得厉害,即便在喻文州面前坐下了,也有点魂不守舍。

“发生了什么事儿么?”喻文州说,“你看上去有点儿奇怪。”

“哎?没什么没什么,”黄少天急忙说,但他看了看喻文州的表情,又软了下来,慢吞吞的开口,“一定要我说的话,发生了一件怪事,哎?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是我们这边的事儿,文州你可能不太想知道吧。”

 “我很好奇。”

 “唔,好吧好吧,让我想想怎么说。”黄少天眨了眨眼睛,又认真的想了想,“我们这儿,有一种不可逆的怪病,神经受损之类的吧?医生是这么说的,我也不太懂,反正就是一种最后会让人成为很厉害的疯子的怪病。”

“真的疯子!他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会咬人,会……哎?我也不知道,以前好像有过类似的病症,可怕极了,所以后来就我们这边的政府,就是你们那边‘塔’一样的组织啦,就决定了如果是这种病的话,就先治,也不是治不好,但入如果,我是说如果治不好的话,他们就会找人在变成疯子之前杀了他。”

“我有一个朋友,他就是干这个的,虽然不怎么说话,但枪法很赞!虽然不怎么说话,但枪法很赞!哎,你们不理解吧,就是那种,可以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打到目标的神枪手!他前两天就接到这么个任务,但就在刚才……就在来的路上,”他诡异的顿了顿,“我竟然看到了那个人,那个本来应该被杀了的人!你说这是不是一件怪事儿!”

他神采飞扬的说着,注意力却没有偏得太远,他习惯了在说完一堆话之后从喻文州那里获得回应,无论是好的是坏的。

“你那个朋友,他是个神枪手啊。”喻文州说,他古怪地笑了一下,“那他要杀的那个人,是一个哨兵么?”

黄少天睁大了眼睛,疑惑的看着他。

喻文州又说:“他确实被击中了,但伤的不重,至少撑到了医疗站。你那个朋友或许是个神枪手,但对着那个哨兵来说,却还差一点。关于这方面我倒是知道一些。”他对着黄少天笑了笑,“少天,你今天早上遇到的哨兵,叫叶修。”

 

“文州你怎么知道?……哎,等等……”

黄少天好像突然弄明白了。本来他就有一些奇怪的想法,一种敏锐的直觉:为什么喻文州会突然约他去咖啡馆。为什么是这段时候,为什么他又突然在路上和那个哨兵擦肩而过。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睁大了眼睛,低吼了一声该死。

他突然从腰间掏出隐秘的枪械,打开保险栓:“你认识他是不是?认识那个哨兵?你不是一个人来的,你们故意让我看得见他。”他的眼神变得很冷,手指扳机上扣紧,他的手很稳,准确的对着喻文州的眉心,“你想知道什么?试探什么?”

他的话顿住了,阻止他的是一个静音的手势,喻文州的表情很严肃,他皱着眉,就着压住唇角的动作说:“放松。”

他只说了两个字,但这两个字好像本身就有一种力量。像一个巨大的黑洞。黄少天觉得很奇怪,他知道自己还应该生气,也清楚的明白的生气的原因,但他突然失去了那种感觉,生气的感觉。他的食指还扣上在扳机上,只是他自己清楚,他已经没有那么想要按下去了。

黄少天深深地吸了口气,他知道这是什么,那种向导的精神领域。他曾经无数次地听到别人提起过,却还是头一次亲身体验。他无法形容那种感觉,它好像……不存在似得,那么自然。他明明知道是喻文州在影响他,但他又无法找出这种影响,每一丝情绪都来自于自身。

“这不是真的,你安抚我的情绪,让我不会对你生气,该死的,我总不该忘记,你是个向导!该死的,我竟然……”黄少天这么说着,却没有多少怒意,他重新跌坐在座位上,努力用一个凶狠地眼神看着喻文州,然而缺乏了情绪的底蕴,那眼神没有一点威胁力。

而喻文州也没有动作。他小心翼翼地等了一会儿,才转过身来,朝黄少天温温和和地打了个手势:“叶修就在周围,我不清楚他具体在哪儿,但你的动作可能会让他造成误解。抱歉。”

“呵。”

“你信任我,所以我才能如此成功。”

“我信任你,我把你当朋友。”黄少天说,“朋友之间不该这样。”

 “我并没有对你说谎,”喻文州指出。

“如果你不是知情人的话,他也就是一个过路人,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他轻轻地闭了闭眼睛,“我们也不过是做了个假设罢了。”

“况且,说到信任,这也不对,”他盯着低垂地黝黑枪械,苦笑,“至少你也没告诉过我,你的真实身份,不是么。”

黄少天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喻文州看了他一眼,了然:“第二次见面,我就知道,你不可能是图书管理员。”

他的话换来了一个轻笑。黄少天喃喃地说:“这本来就不困难是不是?文州你是个向导嘛,想要在你面前隐藏什么,怎么可能?我早就该注意的,说不定后来的感觉也是,文州的话,想要和谁成为朋友都可以吧……”

他没有说下去。只是古怪的看了喻文州一眼,陷入沉默。他脑子转得很快,他想到了早上擦肩而过的那个人,向导了周泽楷的那个任务,他猜测着眼前向导的打算,他依然不那么开心,隐隐间仍然保留着一种被利用的错觉,但又想着是不是过一会儿是不是连这种感觉也会。

只是什么都没变,喻文州坐在他面前安静地看着他,其实他们以前聊天时也是这个状态,但黄少天从来没觉得这么别扭过,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少天觉得向导是怎么样的?”喻文州突然说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在你们的印象里。”

 “他们说向导就像个巫师,他们俘获你的心智,让你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他们思想的奴隶。”

 “但我觉得你不像,至少本来是这么觉得的,你没他们说的那么……可怕。但又觉得不对,我不该对你抱有善意,因为这或许也是你的陷进,就像塞壬女巫的歌声,叫资格最老的水手也丢弃了手中的船桨,心甘情愿地成为她腹中的美食。”

“也许吧。”喻文州说,他低着头,“他们或许真有这样的魔力,但可惜,我不可能会知道了。”

 他抬起头笑了笑:“少天不觉得奇怪么?这么长的时间里,到这城镇里的向导为什么只有我一个?”

“我感受不到情绪,所以只能用别的方式弥补,作为一个向导来说,我大概算是,半个残废吧。”

“这虽然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但也算个秘密,除了我的室友,你是第一个知道的人,”喻文州抬头看着黄少天,“不知道这样能不能证明我一直当你是朋友?”

 “如果能的话,那么少天,相信我,除了方才,你的怒火已经可能威胁到你自己的性命的时候,我从未试图影响你的判断。”

“我不知道别的向导是不是像你说的那样神奇,但至少,我没有这种能力。”他取过黄少天手边的咖啡,浅尝了一口,皱了皱眉,“抱歉,我忘了帮你加糖。”

TBC

暗搓搓地问一句,,有没有觉得,,节奏不对,或者说读起来特别别扭啥的?

  56 6
评论(6)
热度(5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