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叶喻/哨向】未眠海(六)

哨兵向导paro,那么多那么多的私设。

脑洞又大又清奇,自己还圆不过来【跪


莲子给配了图!戳  ←

前文请戳   (一) (二) (三) (四) (五)  


也许,有那么点,喻叶?

OOC是肯定的!脑袋有坑是肯定的!LO主没吃药也是肯定的!

以上。


(六)

“我见到黄少天的时候。他用手撑着下颌坐在那里,盯着电脑屏幕。他一直在嘟囔着什么,眉间也皱的厉害,我当时就觉得奇怪。这么一个活泼的人,没有原因会选择图书管理员这样安静的职位。”

喻文州回忆着。

“后来我偶尔碰触过他的手指,他手臂的肌肉很结实,掌心和指尖都结着厚茧。我就猜测他或许是个军人。我只在哨兵那里见过这样的手臂,而那些哨兵,都是能够单手抵挡枪械后坐力的人物。”

叶修问他:“但你当时并没有好奇?”

喻文州说:“他的前任,那一位有些腼腆的管理员总是害怕接触我的视线,而他却愿意和我攀谈。他既然对我没有恶意,我觉得就没有怀疑的必要。”

“那现在呢?”叶修问他,“他还是一个配枪的军人,他既然敢在咖啡馆里拔枪,你觉得这是怎样的情况。”

“我有点儿迷惑了。当时并没有其他人在,柜台也没有人。这当然可能是巧合,但是……”喻文州抬起头,发现叶修正以同样微妙的眼神看着他,他不由得叹了口气,“这想法有些可怕。叶修。”

叶修接着说道:“我猜,这是一个就算枪响了,也没有人会在意的地方。”

他突然凑过来,在喻文州耳边低声:“要不要猜猜,这一路上,我们会遇到多少这样的人。”

他用眼神做了个示意,顺着那个方向,在某件小店的玻璃窗里,隐隐能看见一个模糊地人影。喻文州分辨不出那是不是一个跟着他们的人,但他相信叶修的判断。他叹着气摇头:“我来了这么多次,这倒是第一次有这样的待遇。”

叶修没有说话,只是在岔路口伸手,引导着喻文州转了个方向。

 

他们走的并不快。临近傍晚,阳光照在人身上异常的舒适。有很多词句可以用来描述这样的场景:一场悠闲的散步,两个心意相通的人,伴着渐渐沉下去的夕阳,说一些平淡或有趣的事。[1]

只是眼前的两个人,他们的对话中并没有悠闲的意味。

 “一个神枪手,不管他的技术多好。他的子弹打中了我,我却没找到他的人。可能他拥有比我更加宽阔的视野,更加敏捷的速度,也可能他有我没见过的武器,这种武器本身就有扩展视力的能力,补足了我们先天的差距。”叶修说,“你压哪边。”

“后者。不会有人赢得过你。”喻文州说,他转过眼来看着叶修,目光坦然又真诚,“……我并不是在恭维你。你是获得了两届‘荣耀’的哨兵,没有人应该赢过你。”

他刻意加重了其中的某些词句。用以缓解某种因为未知而带来的恐惧。

站在一边的叶修点头,无比认真地说:“不是恭维,是事实。”

喻文州被他的语气逗笑了。

“所以我们这是去哪儿?”

“这座城市最高的地方。”

喻文州刚一抬头,就看到那座树立在道路尽头的高大塔楼。小镇的房屋都不高,一个挨着一个,至多是一些双层建筑。这座塔楼树立在小镇中心,是一个不能更明显的地标。

 “一起上去么?”叶修说,他习惯性地想要去掏烟,却又在向导的目光下讪讪收手。“唔…你知道,这就是个习惯。”

 

“我只是想到了一句话。”喻文州说,“每个哨兵的心里,本就都有一座塔。”

“浪漫的说法,”叶修摇头,“但只是因为这里比较方便。”

“它会让我们成为靶子。尤其是你。”

“如果他们有这样的能力,无论去了哪里,都会是靶子。”叶修说,他眯起眼睛,他把自己的感知范围扩张到了极限,一寸一寸打量这座城市,不放过每一个转角,每一处被遮蔽的阴影,“但在这里,我至少能够看到别人的动作,比每条街走过去要方便的多。如果真有人动手,在这座城市里,我不会失去他的踪迹。”

这个时候的哨兵不应该被打搅。喻文州自然也也没有动。

四周安静地出奇,只有塔上的那一面钟上,秒针机械又准确的走着。一下,又一下。

喻文州突然想起了什么,他迅速上前,抬手从后方掩住叶修的耳朵,布料哗哗作响。

而被他突然夺取了大部分听力的人却是一副毫无察觉的态度。叶修抬起双手搭出一个视野的方框,似乎是在搜寻什么。

喻文州的心跳和秒针同步,一下一下的,直到……

傍晚六点的钟声。震开了停留在塔顶的鸽群,翅膀带出的风吹起两个人衣角,和着那钟声灌进向导的耳朵里,连他也忍不住皱眉。

叶修轻笑着:“别那么紧,文州。”

喻文州说:“前辈至少应该注意一点。”

哨兵无所谓地摆了摆手:“你这不是在么。”

“前辈想要找的那个人了么?”

“嗯。”叶修简单地说,他朝向导看了一眼,说,“你留在这儿,我搞定了之后回来接你。”

叶修冲出去的动作很快,神情是少有的锐利。那个人当然不会呆在那儿等他去找,但他是一个哨兵。当他站在塔上的时候,目力所及之处,都将是他无所不能之地。

喻文州没有阻拦的意思,他甚至没有追赶的想法。毕竟无论如何努力,向导都无法在战斗中跟上哨兵的脚步。他并不觉得难受,只是想了想,然后对着愈发远去的人喊到:

“咖啡店旁边转弯的那个角落,前辈尽量把人带到哪里去吧。”

他的目光聚焦于叶修骤然停滞的身影,补充:“我想帮你,所以只能抱歉地请前辈站在我看得见的地方。”

 

周泽楷知道叶修看见他了。那个哨兵用双手搭成的方形视野的样子经过数字处理后清晰地显示在护目镜上时。周泽楷并不觉得害怕,他只是有一点紧张,带着一点儿兴奋的紧张。

他有“枪神”的称号,在所有的任务中保持着军中的最好成绩。但叶修躲过他的子弹,他至今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做到的。他知道身上配备的武器让他无需畏惧任何一位哨兵,但当叶修锁定他的位置时,周泽楷恍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被追赶的猎物。

他敲开通讯线路,轻声喊了一个名字。

一个声音就从他佩戴的耳机里清晰的传了出来。江波涛和他分享着同样的视野,依靠着无处不在的通讯线路,即使是相隔千里,也宛若咫尺之间。对哨兵而言,这恐怕是一件永远也无法想象的事情。

江波涛叹息着:“有点儿麻烦啊。你确定你看到的那个人是个向导?站在叶修身后的那一个?小周认识他么?”

周泽楷轻微的点了点头:“少天认识。”

“不管其他的,叶修已经符合成为目标的要求了,所以就算开枪也符合规定。”江波涛想了想说,“无论什么情况下,先保全自己。调动周围力量也行,那个镇子里的所有人都可以。”

周泽楷应了一声。

江波涛说:“我会将叶修的坐标发到你那里,你避一避。”

周泽楷想了想,摇头:“任务。”

江波涛的动作顿了顿,笑着说:“也行,正好也确认一下。你在近身战上没有优势,拉开距离。噪音控制的顺序是哪一种还记得么?”

周泽楷点头:“嗯。”

数据飞快的在护目镜上铺开,一个标着Target的红色光标在离他不远的角落危险的闪着光。周泽楷检查了一下腰间的枪械,抬手在护目镜的边框上敲击出了一个节奏。

 

噪音所覆盖的范围即是战场。叶修从一开始就感觉到了。那种于正常人而言几乎不可闻的声音在他的耳朵里却犹如夏日的蝉鸣。吵杂,凌乱,令人厌恶。只是叶修却觉得有一些熟悉。他低笑了一句:“这是什么…出场宣言么?”

然后,他不带半分犹豫地向那张交织紧密的音网里冲了过去。

自动手枪不间断的扫射,跟随着叶修的步伐,交织出一片光幕。他只能躲,但却躲得游刃有余。子弹追击着他的脚步,似乎总差着那么一点。叶修并没有带枪,他周身的一切都成了武器。一件一件的在子弹的间隙,沿着那几乎不可见的子弹轨迹,被投掷过来。

而在这样的条件下,叶修所寻找到的哪一个点,竟然离周泽楷所选择的阻击位置越来越近。

如果叶修带了武器,如果叶修没有被噪音干扰,以至于无法顺利的分辨出自己的方位。周泽楷有些恐惧地想,这个时候他大概已经输了。

信号的另一头,江波涛突然说:“小周,注意一点噪音的力度,不能在这里让他狂化。”

周泽楷一惊,急忙把注意力转到护目镜上。叶修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护目镜上的指数一路飙升,周泽楷能够想象到叶修现在的精神状态,他在无数次的模拟实验中看到过,神经细胞之间,树突与轴突不间断的传递着的细小电流,搭载着无数分散的信息从四面八方传递至大脑中枢。

那些纤细地细胞很快就会不堪重负,它们叫嚣着,爆裂出名为疯狂的情绪,一点点将理智驱逐。

周泽楷的目光骤然冷了下来:一个向导不会放任自己的哨兵成为这个样子。他们通过与哨兵之间那种独一无二的精神连接感受并转移这种情绪。他们是最出色又细心的引导者,会照顾到哨兵精神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像最称职的守护者,像最贴心的爱人。

他轻声的对自己的搭档说:“江,掩护。”

“稍等一下,黄少就在附近。”

周泽楷点点头,他飞快的甩掉即将用尽的弹匣,换上另一个。他一边不停的开枪,子弹连续地击向哨兵所在的位置,一边从腰间抽出另一把武器,他打开保险栓,整个枪身上泛出一道预示着毁灭的红光。荒火。那是成就了周泽楷枪神之名的那一把武器。

另一声枪响,短而急促。叶修的动作骤然停顿了一下,身形在空中就换了一个方位。但那是一颗霰弹,在空中爆裂之后更多的小型弹丸依次裂开。爆裂出的烟雾在空间中弥漫开来,这不是一枚以杀伤为目的的子弹,而是一枚特殊弹。

周泽楷耳边适时响起了另一个人的声音。黄少天。

“周泽楷你们弄错人了吧。”黄少天迅速的说,“他不是一个人来的,如果是结合了的哨兵,是不在‘猎杀’计划里的啊。”

江波涛回答他:“他的精神指数已经接近临界值,有向导的哨兵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黄少天轻声:“不是因为这个……哎,这个情况有点儿特殊。不是我是说……”

“黄少你认识那一位向导么。”

“恩,”黄少天顿了顿,他的声音清亮,语调肯定的说,“是我朋友。”

 

TBC


[1] “早春的一天,福尔摩斯清闲起来,居然有时间陪我到公园去散步。此时榆树已生出嫩绿的幼芽,栗树梢头开始冒出五瓣形新叶。我们在一起不言不语地漫步了两个小时,这对两个互知肺腑的人是很适合的。”←这一句的化用


是这样!我都觉得自己太麻烦不好意敲基友帮忙审文了所以……

如果觉得太奇怪的话,回一下?懒得多打字的话写奇怪就行……我再改,嘤【拜谢

  63 1
评论(1)
热度(6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