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叶喻/哨向】未眠海(九)

哨兵向导paro,那么多那么多的私设。

脑洞又大又清奇,自己还圆不过来【跪


莲子给配了图!戳  ←

前文请戳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有肉渣!但也就是渣渣! 

OOC是肯定的!脑袋有坑是肯定的!LO主没吃药也是肯定的!

以上。


(九)

他们回到了那处叶修用来休息的住所。

喻文州坐在床沿,看着落后自己一步的哨兵随手将风衣抛在沙发上,旁边的桌子上散落着几个没有被收拾的方便食品的包装盒。他的目光在那几个盒子上停留了一小会儿,又去隔着那只漏出一条缝隙的橱门去猜测从里面露出来的尖端是不是那柄名叫却邪的长矛。

等喻文州回过神来的时候,叶修已经站在他的面前,他轻轻嗯了一声,叫了一句:“叶修。”

那声音只有微妙的一点不安。

对于哨兵和向导来说,这进展并不算快。这本就是他们的本能。并不是依靠外貌或者语言,而是精神世界的直接碰触,来寻找那个能够与他们契合的人。

省略掉一切试探的时间,直接却准确的判断,是这个人,或者不是。

哨兵会在某个时间站在一个甚至完全不认识的向导面前,说:“我觉得,就是你了。”

然后他用一种陌生又熟悉的口吻问:“我的向导,可否让我知晓你的姓名?”

他们从来不会选错。

叶修总是知道如何使用他的天赋,打斗的时候,任务的时候,还有遇到喻文州的时候。所以这个时候他带着喻文州向床铺上倒的时候,确实没有一点犹豫。

“有点奇怪。”他说,“他们形容的时候说就像是火烧了一样。”

喻文州的身子僵了一下,他故意张大了眼睛:“我以为你知道的,选择了我的话,你大概不会进入结合热了。”

“我倒是不怎么在意。”叶修轻笑着回答他,“现在这样也很好。”

“我无法像别的向导那样在从精神上回应你,那么也只有用那种…唔…在另一边学到的方式回应…”喻文州微微阖上了眼睛,不过一会儿的时间又睁开,看着叶修的目光干净又直接,他柔声说, “我喜欢你。”

哨兵与向导之间很少这么表达感情,他们更加婉转,却也更为浪漫。叶修愣了一下,他并不理解这句话中的含义。他的手还撑在喻文州的脑袋旁边,鼻尖与他的不过是几寸的距离。他看着喻文州的眼睛,直到身下的人因为脸上的烫度而转过了头。

“我不懂,”他诚实地说,然后低头亲吻向导的眼角,“不过听着挺好的。”



喻文州做了一个梦,梦到他和张新杰决定把整个宿舍烧掉的时候。

那是个很平凡的日子。某个下午,他和张新杰一起在长沙发上面对面坐着,周边散落着一些纸张,一些摊开的书本,还有写满数字的草稿纸。

“你决定了么?”喻文州问。

他的同伴点了点头,说:“但如果你不想,我会尊重你的意见。”

“不,并不是这个意思,”喻文州摇头,“我只是更加好奇,为什么?”

“我觉得也许我们不该去探究这些。”张新杰说。

“你会觉得奇怪么?我们从没有试图隐藏过什么,尤其是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人来阻止。前一段时间去寻找数据的时候,也没有人试图干扰。这样的纵容让我感觉不对。”他分析着。

“我有两种猜测:或许是因为本来就没有什么秘密,或许是因为,有人并不反对,或者是说,本来就希望能够叫人发现这个秘密。”

“如果是前者,那么我们一直以来都是白费力气。如果是后者,那么问题就还要多一些。”

“可能到了最后,所有人总是都会知道的。也可能他们料定了,就算我们知道了也不会宣扬。”

“那么,那必然是一件大事,可能会超乎想象,可能会颠覆我们以前所知道的所有,以至于最后他们决定要将这个秘密埋藏起来,营造出一个安稳的现状。知道这样的事情没有什么好处,这样的心理压力对于向导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我也无意让……”

他抬起头看着喻文州,骤然截住了话头:“或许有哨兵曾因此丢失了性命,但你我已经知道,那原因多少和精神有关,未必真是坏事。更何况,会有这样待遇的人总是少数。更多的人能够在向导的看护下走完一生。”

他叹了口气:“自然,也有些自私的因素在里面。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所以无意打破。这样的解释可以么?”

喻文州思考了一会儿,点头:“对比可能的结果,选择更加有利的方式。这个理由我倒是可以接受。”

他想起了方才张新杰不曾说完的话,换了一副口气,故意说:“况且,你也不愿意让你的哨兵和你分担这种压力,对么?”

张新杰的表情难得染上了一丝尴尬。他停顿了一下开口:“我一直没问过,你当初是为什么想要知道呢?”

喻文州想了想回答:“不知道。或许是因为无聊。我始终无法像别的向导一样,从精神交流上获得乐趣。”他叹了口气,“又或许是因为,我始终还抱着一点希望,如果能找到了原因,就有方法避免我这样的情况,更幸运一点的话,也许连我自己都能够从中获利。”

张新杰说:“你已经足够优秀了。” 

他并非全是安慰。喻文州知道这一点,他看着张新杰笑了笑,突然犹豫了一下,问:“那是种怎样的感觉。”

“什么?”

“你和韩文清,或者别的什么人,每一对向导和哨兵。”喻文州回答。

“我不太会讲。”

张新杰皱着眉。

“硬要说的话,我觉得我们以前的定义是错的。他信任我,不保留的把任何东西都放在我面前。不掩饰,真实,又触手可及。但他又需要我,并不为了什么特别的理由。自然的就像……大海深处,或者是星空,抱歉,我不太会比喻。”张新杰闭上眼睛,忍不住泛起一点笑容来。他的脸本来是轮廓分明的,薄薄的嘴唇紧紧抿成一条淡色的线,这个笑容让他整个人都柔和了不少,终于有了一点向导的样子,“那是一种我无法形容的满足感。”

喻文州低下头想了一会儿:“我不明白。”他摇了摇头,却笑了起来,“也好,我猜我永远也不会知道我缺失了什么。”

他起身拍了拍手,对张新杰说:“那么烧了吧。如果那是你的愿望。”

张新杰说:“好。”

他看了喻文州一眼,神色中带着担心。

 

喻文州对他轻笑了一下,说:“如果不知道,也就没有什么损失了不是么?”

他的目光柔软了起来,“所以,我现在已然是完整的了。”

 

火舌舔着屋内的木制家具,让写满文字的纸张皱缩,蜷曲,翻出焦黄,然后碎裂成细碎的灰尘,缓缓上升。

烟味有些呛人。

TBC

两个地方有参考

1.“难不难”那个地方,这个梗是《纸婚》里的。

2.“反正我掌握什么都挺快。”这一句有参考,化用自福华同人《归剑入鞘》,原句是这样的:John的沉默让Sherlock难得有些忐忑,或者是不好意思,总之他又把头转了回去,盯着天花板讨人厌地叽叽咕咕:“反正我比你聪明多了,我学什么都挺快的”很浪漫的说法,对SH来说。这里我只是,,,因为印象太深了。>///<


我其实觉得吧,,,大概,也许,根本就,用不着,转成图【。但是,为了纪念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咳

对了!我要喊一句!我是个!有画手的人!恩【。


  71 10
评论(10)
热度(71)
  1. 烏殤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