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叶喻】风轻云淡(FIN)

短的。

没剧情的。

有点儿……矫情的。

傻,白,不造甜不甜。

OOC,OOC,OOC!

以上。


《风轻云淡》


叶修开导航的时候发现手机的QQ一直在闪,他登着喻文州的号,也就顺便瞄了一眼。其中有一个小喇叭,是一个加群的邀请,他看了看群名:荣耀养老院。顺手就点了进去。

他自己也在这个群里面,是一个退役选手的群,平日里插科打诨,有比赛时同步直播。很多人在退役之后热心不减,讨论的飞起。那段时间只要一有兴欣的比赛陈果就偷叶修的手机看,评论和赛场上几乎是同步的,曾经的专业大神们如今分析起来,自然比场上的解说还要高明上许多。

群里的人不多,只有退役了的才会在这里。有些还在场上的人,无论关系多好都不能进。

多少有些伤感。

 

不多的时间群里就刷了一堆通知出来。主要是黄少天,先是欢迎词,然后是感慨:这下四期的人就来齐了。

叶修一直没回,开车时驾着导航,偶尔瞄几眼。

群里黄少天和方锐闹腾起来,后者联合了一众队友,还拉了魏琛这个顶级战斗力出来集火黄少天。双拳难敌四手,黄少天刷了一排菜刀之后愤愤地喊了一句:队长救我。

叶修卡上了红绿灯的间隙腾出手来,用喻文州的账号回了两个字:呵呵。

瞬间镇住全场。

省略号刷了一排,连韩文清都来凑了个热闹。

黄少天目瞪口呆地扔了个“靠”字出来,然后说:“老叶你耍我啊。”

叶修回了个烟的表情:“没啊,哥要耍你还会让你看出来?”

他抬头看了一眼剩余的时间。

“去酒店呢,先闪了啊。”

他学着喻文州平日的习惯,在一众的秀分快中回了两个字:“少天。”

然后他关了QQ,想了想马上的腥风血雨,深藏名与利。

 

蓝雨给喻文州摆的告别宴在一家挺高档的酒店里。门口站着好几个穿制服的保安。

叶修摇下了车窗,对着保安笑。

“接个人,”他扯了扯身上的T恤,说,“出来的太匆忙了没来得及换。”

保安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他一下然后狐疑地问:“你知道是哪个包厢么,我帮您核实一下?”

他的语调很礼貌,却还是透着点儿不信任。叶修抓了抓头发,觉得这不是件容易解释的事情,就干脆给喻文州挂了个电话。

铃声响了许久才被人接起来,那边的声音似乎很吵,想来是因为一干人快闹疯了。

喻文州问了一句:“哪位?”

他的声音温软好听,正常到不行,但听在叶修的耳朵里却有些不对。

——他没料到喻文州会被人灌酒,所以有点儿吃惊:“你喝醉了?”

“有点儿。”

“旁边有人么?”

“有,瀚文。”

“那把电话给他。”

 

那边换了个人。卢瀚文的声音听上去很清明,他报了房号后没有挂断,又叽叽喳喳说了一堆。叶修后来干脆把手机架在了汽车上,打了个哈欠,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

叶修说:“你们也不知道悠着点儿,还想不想打比赛啊。”

卢瀚文嘻嘻地答着:“没关系,队长给我们定了量。”

他又说:“队长可厉害了。”

叶修说:“现在还叫队长?新闻发布会都开了这可是赖不掉了。哥和你说,文州退了,以后靠自己知道不。”

小孩子不依不挠地说:“队长永远是队长啊。”

他嘟着嘴说:“叶神你可不能把队长藏起来不让我们见。”

他的语调中夹杂着一点任性,是小孩子的特权。又有点儿固执,好像要抓住什么似得。或许卢瀚文即使也成了能独挡一面的大神,他在心里还是想要赖着谁的,像钉船的锚,像无尽海面上的灯塔。

叶修呵了一声:“那可不行。”

 

他踩了脚刹车,把车子倒好停住。

上楼的时候蓝雨的一群人都还在闹,几个酒量差的已经倒在了桌子上,剩下的人吵吵嚷嚷地互相插科打诨。

他们看到叶修时都打了个招呼,并不奇怪。

叶修的眼睛在房间里扫了一圈,最后落在了包厢里的沙发上。

喻文州在叫他:“叶修。”

他坐在沙发上,直着身子,像一个最听话的学生。他微微歪着头,似乎想了好久才确认眼前的人是谁。然后他弯着眉眼叫叶修的名字。

“叶修。”

“哎。”叶修回答。

喻文州的声音很稳,半点不像喝醉酒的样子。但叶修知道他这是真醉了。这个时候喻文州眼睛里的颜色很干净,看着他的时候会很认真的眨几下,睫毛很长,小扇子一样扑棱着。

这个样子的喻文州并不常见,连叶修都忍不住多看一会儿,才走过去在喻文州的头发上揉了一把。

“回家不?”叶修问。

“嗯……”

对方回答了一个鼻音。喻文州从沙发上站起来,身形一点儿也不稳。刚走了一步就是一个踉跄,正跌在叶修的身上,又被人扶住了肩膀,搂住了腰。

“站不稳了啊都。”叶修轻笑着说。

“有点儿。”喻文州回答。他闷闷地笑了一下,又叫他,“叶修。”

“我在。”

 

叶修俯下脑袋去看,喻文州整个脑袋都埋在他的肩窝里,轻轻地磨蹭。喻文州只有耳朵露在外面,外轮廓有些充血,被酒精染上了一点红色,夕阳一样。

叶修卡着视觉死角凑过去,刻意用上了些无奈的语调说:“乖一点啊。”

喻文州转过来一点,露出一只泛着水光的眼睛无辜地对着他,又转回去,像个被逼着上学的小孩子闷闷地嘟囔着,说好。

然后他用很小的声音说:“走不动了。”

他把头深深埋着,就像是做错了什么事一样

叶修有点想笑,到底还是忍住了。他把手臂在喻文州的腰间缩紧了,将人向自己的身上再带一点。一边转过脑袋招呼人来帮忙。

 

后来是卢瀚文搭的手,他和叶修一人一边扶着喻文州回到车上,把人带进了副驾驶座。然后叶修就自己去拉驾驶室的门。

卢瀚文也绕了过去。

“他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像喝醉了。”他越过叶修看了看喻文州说,有些懊恼地说,“早知道就不灌队长了。”

小孩子握着拳头,低着头站在那里。他觉得自己有点儿过分。

喻文州职业生涯中没怎么喝过酒,送别会上提出要喝酒的时候却也没有拒绝。整个队伍都不知道喻文州的酒量,大多数人甚至对酒本身就没什么概念,所以一个一个上去以茶代酒敬了一圈。

“不太好。”卢瀚文说,他担忧地又看了一眼喻文州,“魏队说人喝多了会躺着睡觉,或者会发酒疯乱说话,我从没听过队长这样的。”

喻文州一直醒着,眼神清明,语调温和。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没醉,直到叶修进来。

“他还叮嘱我看着大家让大家少喝一点儿呢。”小孩子说。

“别乱想。”叶修说,他侧过身子帮喻文州系安全带。喝醉了的喻文州很乖,叶修轻轻拍了他一下,就知道抬起手臂让人帮他扣安全带的扣子,“他就是习惯了,自己是队长,如果喝醉了耍酒疯像什么样。”

卢瀚文嘟了嘟嘴说:“但他现在已经不是了。”

叶修轻笑了声:“哪儿那么容易放下,你看我不还在兴欣待着么。”

他下意识地去摸口袋,似乎是想摸包烟出来,却又忍住了,随手捏了捏喻文州的手再把它放回去。

卢瀚文低着头:“我本该让他轻松点儿的。”

“这可不容易。过几年等你也带着蓝雨拿了冠军再说吧。”叶修说,他看了看卢瀚文,发现小孩子的眼睛里有点儿发红,他隔着窗户拍了拍小孩子的胳膊,带着些鼓励的意味。

“这个人我接手了,也算是给联盟除了个祸害。不是什么坏事儿。”

只是离别时多少带着点儿咸涩,不论怎样都是很难抹去的。

“你能帮他么?”小孩子问。

“小事情。”叶修打了个哈欠,他懒散地笑着,故意眨了眨眼,说:“你们真当哥什么也不懂啊。”

 

退役总不是件让人太高兴的事情。就好像自己的时间结束了。演了许久的戏,投入了太多的感情和精力。但现在大幕将落,这里再不是他们的舞台,多少会有些伤感。

连叶修自己都不能免俗。

他还记得自己在决定退役的时候给喻文州发了条短信,然后第二天喻文州就出现在了上林苑。

叶修有些惊讶:“你怎么来了?”

喻文州眨着眼睛对着他笑:“叶神不欢迎么?”

他倚着门,他的额头上冒着细密的汗珠尚未来的及擦拭,就这么看着叶修。

叶修还记的当时的那种感觉,熨烫过脑海中的每一处神经,叫人感受到说不出的暖意。

这些事情是注定会发生的。就像花总是会谢,人也总会变老。他们电竞选手吃的是青春饭,每时每刻都看别的人正加速追赶着,总有一天会被抛下来。

其实这些事情并不致命,一个人扛下来也不是不能,只是若真的有一个人愿意陪着一起走,总会更好一些。

 

到家后叶修只能让喻文州囫囵倒在床上,袜子和裤子都没脱。他的西装外套不知去了哪儿,衬衫上也是一条又一条的褶皱。但喝醉酒的人半分不管这些,触到床的那一刻似乎整个人都像被抽掉了力气似得,再也不想起来。

叶修去卫生间简单的洗了把脸也回来了。他甩掉了鞋子也坐在了床沿上,看喻文州闭着眼睛,抱着枕头,努力的把自己缩成了一个球。

叶修有意逗他,俯下身子在喻文州的耳边哈气:“累了?”

喻文州的神智只剩下一线,迷迷糊糊地答了一个嗯。

他的回答中带了些鼻音,糯糯地,拖长了调子。

叶修再接再厉,问出的问题却愈发的不正经。

“喜欢我不?”

“喜欢。”

他的眼珠子转了转,在喻文州的耳朵边又呵了口气。

“那下个赛季蓝雨有什么打算,给哥说说呗。”

喻文州竟然还记得这些,张开了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身换了一边,只用一个后脑勺对着叶修,闷声说:“不要。”

便是在这个时候,依旧是放不下的。

叶修轻笑了声,他在喻文州让出来的地方躺下,翻了个身。喻文州还是拿后背对着他。他也不气,一只手臂从喻文州的身下穿过去,另一只手在上面合拢了,将人环住。

夏天的空调打得足,叶修随手拉了条摊子给两人盖上。喝完酒的人体温有些发烫,抱起来很格外舒服。

喻文州还穿着衬衫,大概是不怎么舒服,他在床上别扭的蹭了蹭,被叶修在背后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后者故意摆出严肃的表情说:“别乱动。”

喻文州就不动了。他的身子慢慢放松下来,叶修能感受到他手下有些发烫的皮肤,还有那颗跳动的脏器,正一点一点的从酒精的刺激中缓了下来,恢复成一个平静的节奏敲打着叶修的手臂。一下又一下。

那天晚上叶修做了个梦。

他梦见一场不知名的团战里,君莫笑撑着伞挡在索克萨尔面前。他是君莫笑的视角,转过头看见斗篷下术士的尖耳朵轻轻地抖了抖,有一点儿红。

 

叶修醒来的时候喻文州还睡着,窝在他的手臂里,呼吸可闻。

他想到梦里的内容,忽然笑了起来。他记得就算是在全明星赛中,他和喻文州也没分到一边儿去过。但叶修突然想这么试试,因为——

 

Us against the world。

这句话听上去,好像也挺浪漫的。

FIN


LO主的脑袋有坑,时不时需要……找点儿药


  418 30
评论(30)
热度(41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