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地瓜地瓜我是茄子/叶喻】继续段子

童话paro

脑洞来自群里的童话接龙(

我不是真的病了标题只是暗示我当时披的匿名!!
我的脑袋有个碗大的洞⋯⋯
不敢打tag但我还活着
以上。

旅行者在森林中走了很久才跟着爬山虎的痕迹发现了那座城堡。
在传说中,城堡里住着美丽的公主和坏心眼的女巫。
美丽的公主终日哭泣,而女巫挥舞着魔杖,让荆棘生长成连阳光也无法穿透的墙壁。
但这些无法阻止旅行者的步伐。他用伞尖挑开交错的藤蔓,更多的荆棘缠绕上他的脚踝。
旅行者毫不畏惧,他的步伐灵动,躲过了每一次带刺的偷袭。
他挥舞着那把比钢铁更加坚硬的伞,像是骑士挥舞他的宝剑。
“请你饶恕我们,”荆棘祈求着,“如果我们死去,谁来保护那些花蕊?它们那样娇嫩,又有着那般纤细的神经,连清晨掉落的露珠也会让她们哭泣。”
旅行者说:“我会放过你们,只要你们离开这高塔,不再阻挡我前进的路。”
于是荆棘分开了,像上帝为摩西劈开的红海那样。它们跪拜着,匍匐着不敢再去看旅行者的面容。

他站在高塔的底部,仰起头朝上面呼喊。
窗户后有一个裹着斗篷的身影。他的兜帽的黑色比诅咒与死亡更加深邃。
他扔下一柄权杖,顶端用一个水晶骷髅作为装饰。
“回去吧,年轻人。”他用嘶哑的嗓音说,“告诉人们你击败了高塔上的巫婆,他们会赞美你,用鲜花装饰你,宰杀羔羊为你献祭。”
旅行者回答:“我不要那些,我想看你兜帽下的瞳孔,它们是否还像我想象中的那样,比北极星的光忙更加瑰丽。”
他扔下灿色的黄金,秘银编织的软甲还有镶嵌着宝石的皇冠。
“回去吧,年轻人。”他用疲惫的嗓音说,“拿上这些,用它们交换财富,会有成群的人拥挤到你的身边,他们会为你建造属于自己的城堡、庄园。”
旅行者笑着:“我也不要那些,我想看你兜帽下的面容,你的尖耳朵,你掩藏在斗篷下的手臂,你的一切。”

过了许久他才得到回应。“你不该听信传言,”他犹豫着,“这塔里没有公主,只有一只需要忏悔的精灵。”
“他曾经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过,所以诅咒与他形影不离。”
“阳光憎恶他,风也憎恶他,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憎恶他。”
“所以它们惩罚他,不让他看,不让他听,不让他碰触。它们惩罚他,叫他一生只能隐没在黑暗里。”
“这没关系。”旅行者说,他撑开那柄伞,转动着,伞面在他的脚底投下大片的阴影。他用一个人可以使用的,最诚挚的言语诉说着,“没有阳光会刺伤你的皮肤,没有风会吹皱你耳朵的尖角,叫它染上红晕。”
“跳下来吧,精灵。旅行者会接住你,他的斗篷虽然破旧,但他的手臂却很有力气。他不会让你坠落,也不会让你黑色的斗篷碰触到地面的尘土。”
“他已经走过了很多地方,寻访每一处古迹。”
“他来接回他的精灵,从繁星里,从月光里,从永恒的梦魇里,以爱之名。

  56 13
评论(13)
热度(5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