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百日叶喻Day.12】魔高一丈(FIN)

原著向,退役后设定


私设有辣么辣么辣么多!


OOOOOOOOOOOOC


以上。




《魔高一丈》




这还真是机缘巧合,又或是,心血来潮。


他在某个路口,必然又偶然地碰到了叶修。


他的同居人,伴侣,保险受益人,whatever


喻文州上下班时很少开车,总觉得那样整个生活就少了很多乐趣,比如:小巷子里的早餐。


喻文州很早以前就听过那些和南北方差距有关的段子,但就他来说,到了北京之后感触最深的却还是早餐的煎饼果子。


他们那儿的煎饼夹菜,抹自制的酱料,甜的。


但B市的煎饼不包菜丝,抹着彤红的豆腐卤,新来的人到底不那么习惯,吃了几次后也别有风味。个头大分量足,喻文州磨磨蹭蹭把一个啃完了,丢掉塑料袋擦擦嘴,正好赶上了地铁。老式的车,防护不到位,从黑洞洞的路口呼啸着冲出来,好一阵风。


当然,自然还有另一个原因是他始终没有弄明白B市古怪至极的限行和自市中心辐射而出的全程大堵车。


但这总是件好事儿,不然他也不会在这里见到这么个特殊的人。


叶修滑了一跤,半跤。他踩到了一块儿芒果皮上,那皮还没怎么被人踩过,新扔下去的,黄橙橙滑溜溜的,带着一点儿果肉。叶修一个重心不稳,却又反应极快,手舞足蹈了一阵,好歹保持着平衡没有摔倒。


喻文州举起了手机。他自认抓拍的技术并不到家,但抵不住现在的手机机智,换了连拍模式,咔咔咔接连着十几张,事后翻找起来总有一张是抓得准的。他这么想着,默默地把照片保存好了,又上传了一份到云端,以保证万无一失。


等喻文州抬起头的时候叶修已经恢复如常,他是个多淡定的人?眼睛往两边看都不看,仅仅是一声咳嗽,表情万分镇定,自是岿然不动。


他好像一贯都是这样,两只眼睛只朝前看。


 


然而如果他继续跟下去,那个人会不会转身看一眼?


这个念头突然就冒出来,像早春淅淅沥沥下起来的雨,自带名为忧愁的滤镜,让人忍不住想到些不那么正能量的事。


喻文州就这么跟上去,不那么刻意也不那么明显,一场半推半就的跟踪游戏。


前面的人不知道,自然连一个眼神都不会甩给他,只让他看见一个背影,一个后脑勺。


喻文州想起联盟刚开始的时候,他也是这么看着叶修。当然,那时候他还没见过叶修。不知道那人没刮干净胡子,趿拉着人字拖拎着塑料袋是什么样子。


他看到的是一叶之秋的模样。一张全荣耀都想捏却又不能捏的脸,一身既炫又牛的银装,一杆银枪,没有白马,也没有风,但红色的披风还飘扬着,是自带效果,羡慕不来。


据说嘉世在叶修还是叶秋时玩闹般的做过一件银武,腰部挂饰,没有别的作用,就是生风,风速可调,风量可调,所以那段时间嘉世的宣传视频都拍得格外帅气。


喻文州看着那披风飞起来又落下去,看了三年。第四年的时候,他换了个角度,是索克萨尔跌倒在地上,而一叶之秋站到了他的面前。身上开着四道魔法阵,居高临下。


“呦,老方怎么挑了个小手残。”


屏幕上的那个人这么说,刻意添加的语气词里半分好奇半分调笑。


喻文州有点儿无奈,他没有去回应,画面转了黑白。他抢着时间在团队频道里打字:“交换枪炮。”


那时间卡得刚好,叶修那边的话音还没落,剑客已经从阴影中冲出来,朝着站在高处的沐雨橙风杀杀杀。不知道的人以为是巧合,知道的人明白索克萨尔是拿自己当了诱饵,不免唏嘘。


叶修的指示没慢,但挡不住人家早有预谋。


光剑的残影闪成一片,绚烂得很,多少有些报仇的味道。


最后到底还是蓝雨输了。


握手的时候叶修照理是不上场的,苏沐橙站在队尾,冲着喻文州眨眼睛。


“不错嘛。”她压着声音装出老成的调子,“小伙子,有前途。”


喻文州摇头:“还是追不上啊。”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喻文州才刚当上蓝雨的队长,叶修还叫叶秋。他看着一叶之秋的影子走在前面,绚烂夺目,只能努力地追赶,近一点,再近一点。


叶修从不回头。


他不去回顾过去,那双眼睛只会朝前看,唯有指间的烟灰朝后飘过去,又被风吹散了,最后消失在空气里,干干净净的。


所以喻文州追上去,和他并肩走在一处,让原本只照在叶修身上的光芒也笼罩住他。两个人的影子并在一处,手肘靠在一起的时候,影子便也模糊了边界,你中似乎就有了我,而我中似乎也有了你。


 


但这本来只该是荣耀意味上的。


 


喻文州有些走神了。等他缓过来时,他已经跟着叶修走到了一条小路上。


通往菜市场的路。


叶修的手臂上挂了个菜篮子。竹子编的,又大又结实。里面装得下很多东西,各种蔬菜瓜果,最底下藏着叶修给自己偷渡的烟。


他这幅装扮讨巧,卖菜的阿姨见到他总是笑:


“大老爷们这个点儿出来买菜,做给自家媳妇儿啊?”


给姑娘做菜倒是真的,却不是媳妇儿。苏沐橙来的时候才有这个待遇,若只是他们俩,十有八九是猜拳,三局两胜,然后输的人下楼拿外卖,赢的人在家里抓一把青菜烧汤。


叶修一路走一路往篮子里加东西。那篮子已经半满了,里面放了几把绿色蔬菜,各种奇怪的蘑菇,一小块小牛里脊,还有一袋子装在黑色塑胶袋里的活虾。


他在瓜果摊上站定了,看也不看最外面那个装满了芒果的大盒子,却伸长了手臂,装模作样敲起了后排的哈密瓜。


哈密瓜好啊,就是处理也麻烦,得剖开了去囊,切片后再削皮然后切成一块一块的再装进果盘里。这事儿得喻文州来,叶修会嫌麻烦。他对水果天生有执念,觉得就算是芒果也得削成小块才能吃。


喻文州脑袋里的念头转了又转,瞬间就转到了怎么让叶修去倒垃圾的事上。


那边已经完事儿了。叶修把几样容易被压坏的东西拿出来,又把哈密瓜放进去,再遮掩好。他贼兮兮地把头低下去,大抵是为了看底下的那条烟安不安全。


 


他们两个在某些方面一点儿也不像。


就比如喻文州在这里和叶修一样如鱼得水。他似乎天生就带着些许疏离,再怎么努力也总融不进去。而叶修不同,他是个散人,和谁都能合得上一点儿。就比如现在,叶修现在正在和一个小孩子搭话,一个精神头十足却脏兮兮的小孩子,手里拿着时下流行的卡片。叶修凑过去,起先只是看着,后来干脆把篮子丢到一边,整个人趴下去,轻松扇飞了那张圆形的硬卡纸,惹得好一阵赞叹。


喻文州暂时还没法理解叶修这种……抢小孩子饭碗的癖好。但这并不妨碍他在这个时候举起手机,这一次直接打开了录像模式。


身材不错,就算前面不凸,后面还是很有看头的,长腿,屁股的线条很漂亮。


或许其实并不那么好看,至少他并没有所谓的肌肉线条。但喻文州就是喜欢,任性得很。


 


谁先看上谁的,这真说不准。到底是哪一句话,哪一个动作,让心中那颗种子生了根,发了芽,又不小心开出一朵柔软的小花。


这个问题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喻文州在家里偶尔和叶修提起,多半是在叶修把自己窝进沙发里争辩着不想去洗碗的时候。


至于别人,却是各有各的说法。


蓝雨的人总是坚信自家队长是一不小心上了贼船。四期生的群里,以黄少天为首拉出一个讨论组,侃侃而谈在国际赛场上叶修怎么利用身份便利近水楼台。


那时候国家队一众人刚飞回来,苏沐橙和楚云秀两个姑娘都闲着,就并肩窝在床上抱着瓜子罐子看着屏幕上一条接着一条刷信息。


零食,电脑,下午茶。两个姑娘脑袋挨着脑袋,颇有种看狗血剧的架势。


然而到了叶修那边又是另一种情况。


三堂会审时两位长辈坐在长沙发上,叶秋自己占着一个单人沙发。喻文州还有张靠背椅,算是尊重,轮到叶修时就只剩下了一张小板凳。1米78的人缩在上面,成了一个大大的团子。


老先生目光如炬,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喻文州,都快要把他穿着的白衬衫点着了。


喻文州清了清嗓子,表情半是愧疚半是坚定,开口时表情诚恳得不能再诚恳。


他说:“是我不好,我喜欢前辈,足足喜欢了六年。”


话一出口,满座哗然。直接堵死了叶家老爷子尚未出口的小孩子胡闹。却也让叶修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差点儿从小板凳上栽了下来。


他把眼珠子撇过去问:


“是么?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喻文州撇回来:“刚刚决定的。”


“临场发挥啊,喻队长胆子越来越大了。”


“你又不吃亏。”


“……”


他们用眼睛和眉毛传着情书,像两只偷喝了灯油的老鼠。冷不防叶老太太一声咳嗽,都现了原形。喻文州马上又坐正了些,双手放在膝盖上,脊背挺得笔直,恢复成那个乖巧可靠的年轻人的模样。


 


真相却已然不可考据,两个气球都被时间撑开了,膨胀起来,慢慢慢慢涨得太满了。赛场上一个照面,赛场下一个眼神。只缺一根尖针,咻的一下。皆大欢喜。


大概是国际比赛的某一天,大概是某个讨论战术讨论得好似要地久天荒的晚上。


叶修坐在床沿,拍拍自己的大腿说:“来,喻队长,增值服务。”


于是他就躺了过去,脑袋枕在叶修的大腿上。叶修身上没什么肌肉,一点儿骨头,更多的软肉,像喻文州在蓝雨时经常垫在身后的抱枕。


他闭上了眼睛,任由叶修在他的脑袋上动作。


叶修的那双手,操作起君莫笑来鬼哭狼嚎,做起按摩来也⋯⋯惊天动地。


是规矩的,却又不安分。指腹沿着脑袋的轮廓打着旋往上走,却还时不时加个小动作,指尖颤抖的幅度异常微妙。


“手痒了?”


“没啊。”


“又不是鼠标,你操纵得再精准我也走不出遮影步来。”


上面的人噢了一声,老实了,过了不久还是待不住,这一次却不是练习什么操作,更像是某种节奏,比如旋律,又比如暗号。


或许就是在这么个时候,喻文州突兀地睁开眼睛,看见叶修占据整个视野的脸,突然觉得时机恰好。所以他抬起了下颌,又恰恰好那人低了头。


于是那一天,天雷勾了地火,宝塔镇了河妖。


 


叶修掏出手机。喻文州花了几秒钟的时间思考他在这个时间点除了自己还能打给谁。刚想着,他自己的那一台就开始震动。他接起来,那边的人正从摊主手上接过一袋西红柿。


“下班了?”叶修问。


他的声音从听筒里穿出来,人却还在喻文州的视野里,隔着好几个人,喻文州能看见他用肩膀和脸颊夹着手机,然后从口袋里摸出零钱递过去。这感觉多少有些奇怪,喻文州停滞了一秒才回答:“在回家的路上了。”


“买了哈密瓜。”叶修说,“芒果还是青的,不熟。”


喻文州咽下了已经到嘴边的那一句“不能记仇”一本正经地叹气起来:“沐橙喜欢吃芒果。”


“那是你削得好。我就没见过她喜欢吃这种剥皮麻烦的东西。”


喻文州装模做样,他看到叶修往菜篮子里装了一盒鸡菇:“打算晚上做什么?”


“番茄牛肉,加点儿黄瓜和鸡菇入味。得你来,沐橙是甜口,我做不出那个味。”


喻文州叹着气:“你对她比对我好。”


那边的声音顿了顿,理所当然地说:“你和她比什么比?”


喻文州说:“你多久没出门买过菜了。”


“你和她又不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法?”


那边声音放得大了些,似乎是和买菜的小贩说话,又似乎是刻意说给他听的:“这黄瓜长得不错啊,又粗又长。”


喻文州的脸颊一烧,下意识地把手机握得更紧了点儿。那边的人却马上换了副口气,小声地凑在听筒边上,贼兮兮地像刚放了一个哥布林:“哎别夹那么紧啊,小心手机给你捏碎了。”


呵。喻文州默默地合上了手机。他划拉了几下,在一众的照片里翻找着。


小孩子从他身边跑过去,撞上了他没拿手机的手臂,他们嬉笑着,没什么诚意地朝他喊了句对不起。


喻文州没怎么在意,他的脸还有些烧,处在一个见什么都尴尬的状态,他小心翼翼地朝四周看了看,突然觉得好像所有人都在看着他,又觉得所有人似乎都在笑。


 


他不知不觉地就跟到了家门口。


这条路他已经走得太熟了,闭上眼睛也摸得回来。此时叶修却突然停了下来,猝不及防地转了个身。


像是所有的阳光都汇聚起来,给这个人,他的整个轮廓镀上了金色。


他身后有燃烧着的晚霞,有沙沙作响的风,还有树梢上刚巧掉落的叶子。


喻文州挪不动步子了,他也没地方可以藏,距离刚刚好,让他的整个人都落在了叶修的目力范围里,像一个精准无比的六星光牢。


“跟了那么久,当我不知道。”


“不敢。”喻文州谦逊地把头低下去。


“说吧,什么时候开始的。”


喻文州犹豫了片刻,头更低了些:“你踩到芒果皮的时候。”


他把手机交出去,点亮了。屏保已经换了个样子,抓拍之后的某一张。清晰度不错,聚焦也好,叶修的两支手臂都在空中划拉着,像一只不小心掉进水里的猫。


所以喻文州就给照片上的人加了几撇胡子,一条尾巴,和一个蝴蝶结。


叶修盯着照片,啧啧啧赞叹着:“效果不错。”


“感谢腾讯涂鸦。”喻文州诚恳地说。


叶修看着他,慢慢说:“你注意到了没有?”


“唔?”喻文州疑惑着。


叶修绷紧了脸:“其实⋯⋯”


喻文州突然意识到了,伸手摸向背后。


一张便签纸,黏在了他的西服上,正好是一个小孩子方便够到的高度。


歪歪扭扭的笔迹,用荧光笔写的,四个字:“我是小狗”


“……汪。”


叶修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右手的臂弯里挎着一个满满的菜篮子,就如同当年提着却邪那样气势汹汹又意气风发,昂起下巴问喻文州。


“服不服?”


 


所谓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更比一山高。


喻文州把小纸条在手心里揉的尸骨无存,又往好友圈里分享了一张新照。


FIN


咩~

  342 26
评论(26)
热度(34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