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看着玩玩莫当真系列/叶喻】从前有个人,点了文,然后不要了

一个片段!


莫当真!莫当真!莫当真!


不敢打tag(土下座


 


喻文州坐在椅子上。他动不了了。


他的眼睛里只有一个阳台,现在是下午,有阳光洒在窗台上,也洒在他的身上。


但他感觉不到温度,他的身体像钢铁一样寒冷。


这并不可怕。


至少他还能够思考,而他的全部思维中只有一个念头,一个人,一个名字。


叶修。


他可以把这两个字念一万遍。用无数种语言,无数中音调。


他因那个人的一句话生,一句话死。


但这从不是对等的。


“为什么选择我呢?”喻文州曾经这么问过。


那天他第一次踏进这间屋子,当时他还没有,在问这句话的时候,他拿他的蓝眼睛看着叶修。而那个先他一步进入房门的人几乎是随意地回答他:“因为方便。”


他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最后只能短促地点了头。


他看着叶修对他笑了下,把外套仍在沙发上。


 


他发现自己没有心。


他是不是快死了?一个人,在这张椅子上,孤独地死去。


而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儿。至少他不会感到疼痛,也不会难过。他会很早就苏醒,做好早餐,他能够把吐司烤到半焦,让煎鸡蛋的一面流黄。然后他总要花一段时间去选择用什么音乐叫醒叶修。


但叶修从不看他,他会说谢谢,当然,叶修在某些情况并不缺乏礼貌。但那样不对,叶修不应该对他用谢谢,他不需要这种几乎是疏远的回复。


然而在大多数时候,他们并不交流。


叶修在有需要的时候才会转向他,他提出要求,而喻文州只需要满足他。晚饭的菜谱,需要找什么样的资料,找什么样的人。


他早就料想到,也许有一天,叶修就不再需要他了。


会有另一个人,他或是她,更好,更体贴。


而喻文州无法预见那会是什么时候,也许明天,也许下一个季度。




他眼中的光彩几乎消失了。起先是色彩,然后是光,他勉强查了一下时间,离叶修回来还有一个小时。而他还没有准备晚餐。


叶修会怎么想?他会怪他么?或许不会。他在乎么?或许也不会。


但喻文州会等着他,不管等到什么时候,不管能不能等到。


他的眼前终于只剩下了黑色。纯粹的,寂静的,永恒的,黑色。


 


FIN




#用悲伤的文笔写一个欢乐的故事#


#把一件简单的事情写的高大上#


 


咳咳……事情是这样,有个人给我出了个点文,要求是上面两条,然后我犯了个病。


然后这故事有这么个背景。


 


#AI喻队和忘了给AI充电的叶修#


 


以上。


 



  47 15
评论(15)
热度(4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