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赫有时,消亡有时。

 

【叶喻/哨向】致以歌(4)

我流哨向paro

稳定隔天更如果更不了会提前说 ><

连载苦————求各种反馈各种捉虫各种……唔各种各种!

新来的朋友们(如果有?)前几章主页ing

*致敬《残次品》

*致敬《来自新世界》

*致敬可能的刘慈欣

如果任何既视感特别强烈会让人觉得不舒服的地方,同我说。

OOOOOC

以上。


《致以歌》


(4)


叶修带着个向导回嘉世,消息传的比风还快。嘉世管理会的陶轩亲自带人来迎接他们,后面还跟着嘉世的副队长刘皓。

喻文州被叶修带了一把,先一步在陶轩面前站定了。只是打好的说辞一个也没用上,他的自我介绍到一半就被打断了,陶轩满脸的笑容,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记得你,喻教授的孩子嘛,我在那儿的时候还和你父亲说过话呢,他还好么?”

喻文州垂下眼睫,轻声:“父亲过世了。”

陶轩叹息一声:“所以才被送到这里来啊,很不容易吧,听说你是高材生啊,干向导可惜了些。”

语调和句子都有些奇怪的不合适。喻文州皱了皱眉,刹时间又好像说不出什么来。只觉得古怪的很。


人群簇拥着他们,等喻文州反应过来的时候,叶修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甚至都来不及寻找他。

陶轩也好像没注意到。嘉世实际上的行政官已经殷勤地同喻文州说话,邀请他参观嘉世的街道,和他们借着屏蔽器飞速发展起来的现代城镇。

魏琛在蓝雨的时候,刚建成了个投影屏就觉得老厉害了。但几百公里外的嘉世已经十足十的现代,不论是街道两边的流动广告,又或是穿行着维护卫生的服务机器人。行走的人们都带着移动终端,抬起手腕就能看到投射出的虚拟屏。

陪着喻文州的是邱非,稚气未脱地小孩子看起来甚至还没有成年,一板一眼地跟在喻文州身边。

喻文州好奇地问:“我还不知道你是哪一边的,哨兵么,还是向导?”

“是哨兵。”邱非说,“我去年才进入护卫队的,追随叶帅而来。”

喻文州笑起来:“那正好,我也是。”

小孩子看着他,表情不知不觉地软下来,他冲着喻文州笑了笑,指着路边装饰着火焰纹章的路灯,说:“这几年嘉世变化可大了,再一段时间会更热闹。今年是联盟成立十周年,庆典就在年底。”

喻文州这才恍然,十年的暗中蛰伏,他们和昔日养育他们的世界决裂,又经过千个日夜的激烈斗争才找到这一处容身。而如今,竟然已经过了又一个十年。


叶修来找喻文州的时候同他说过,自己对他没什么企图。而等喻文州一段时间后才发现这句话竟然是真的。

因为有很长一段时间,喻文州连叶修的影子也看不到。

他作为向导的身份并没有派上很大的用场。嘉世有护卫队,平日里主持工作的是副会长刘皓。叶修不常去那儿,喻文州绕了一圈没见到熟悉的人,连邱非也不在。

“训练新兵是个麻烦的活儿,叶神不愿意做。“刘皓笑着同喻文州说,“也没什么必要其实。叶神的脾气你也知道。”

喻文州不知道,他觉得自己可以给叶修贴很多标签,恃才傲物和摆架子绝对不在其中。只是他初来乍到,什么也不好说,只能假装很给面子的点了点头。

刘皓领着他转了一圈,带着他进了另一幢楼,关榕飞提前得到了消息,飞快的从办公室里跑了出来,对着喻文州这个外援欣喜若狂。

屏蔽系统开到最大的时候,能把大多数哨兵的感官都限制到普通人的水平。喻文州走在街道上时,恍惚间好像回到了大学时代。和谐地很古怪。

而嘉世更加看重喻文州的,是他和那一边的联系,尤其是在屏蔽技术上,因为喻文州结结实实是个专家。


一连几个月找不到人,喻文州只能很无奈地把信息发到了叶修的通讯器上。

叶修的回复来的很快:“嘉世不好么?”

怎么可能,真说起来反而是,太好了些。

一流的资源,喻文州是叶修带回来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整个嘉世上下对他尊敬有加。他在蓝雨一贯是被隔在边缘的,因为出身,也因为成绩。

陶轩给喻文州单独建起了研究室和讲堂,待遇好到不行。而在另一个方面也做的及其周到,挑不出一点毛病。

蓝雨对于哨兵和向导的培养方式都很传统,但嘉世的很多方法都好,现代的多。

一整个班底的人给他做训练计划,全监控的房间里陪他训练精神力,科学有效。

但是突然得到这样地位的向导并没有多兴奋。他盯着叶修给他的回复,不知该怎么作答,只能悻悻作罢。

他一头扎进实验室,转眼就到了年底。十周年的庆典,喻文州被当作了一个大人物,邀请到了嘉宾席。


叶修依旧不在,刘皓代替叶修做的庆典讲话。这个时刻比较特殊,副统帅出现在台上时多少还是引发了些骚动。

很快就有人提出来了,一个记者举手问:“听闻叶帅最近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了,随时有失去控制的可能,是因为这个他才没有参加今天的庆典么?”

刘皓对这个问题准备的很充分,他非常礼貌的冲那位记者点了点头,又笑了一下,这才说:“统帅很好,多谢关心。众所周知,统帅他不喜欢屏蔽系统,所以一直拒绝使用。我们劝说过很多次,最终也只能尊重他的意见。”

刘皓说到这里,停下来叹了口气。他很合时宜地皱了皱眉头,露出一种无奈并着担忧地神色:“统帅他早年为联盟费了很多心思了,至今很多事情依旧亲力亲为。哨兵能够承受的信息量负担随着年龄增长逐渐显现,以往有过很多案例,容易让人担心。而叶帅他……这么多年来却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向导,所以这一次叶帅未能出席,也是想要休息一下,请大家体谅。”


喻文州把自己埋在阴影里,心慢慢沉下去。刘皓这些话明里暗里两层意思,再明显不过,而敏锐的记者也已经发现了,交头接耳的奋笔疾书。

而这样的说法,喻文州也熟悉。他还在那边的时候听了无数场辩论,政客最擅长这些,明褒暗贬的套路。

长久以来的疑惑好像突然间有了突破口。

喻文州突然觉得,他到了嘉世,仿佛时光倒退了十年。因为这里的一切,实在和那一边太像了。

台上刘皓还在继续:“但您提出的确实是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当我们的哨兵逐渐老去,而依旧没办法找到属于自己的向导的时候,情况就变得异常危险了……”

他巧妙地把话题带回当前的环境。讲到了时代不同了,也讲到了他们和曾经的敌人正在商讨新的合作计划,目的是给哨兵和向导提供更稳定的生存环境。

而喻文州听不下去了。

他骤然站起身来,就被身边的人拉住了。他从本质上来说不是嘉世的人,其实不用给对方什么面子。喻文州几乎是用全部的耐心扯开一个笑容来,再去找一个借口。没有当场甩手不干。


嘉世是个形状古怪的城市群,它几乎长在边界上,无数的小城镇一字排开,人为的划定了联盟与普通人的边界,

而所有的贸易基本也都在这里,让这个城市前所未有的像一座寻常城市。


喻文州把整个城市跑了个遍,也没有找到叶修。他不死心,又将近无计可施,终于咬了咬嘴唇,翻开了自己的个人终端。

嘉世是有监视系统的,倚着屏蔽场搭建。

而他一手搭起来的屏蔽系统不把他当外人,一点要警报的意思也没有。机械语音随着他的指令飞快运作。

屏幕飞快的旋转起来,遍历过屏蔽场的每一个角落,很快定格,放大,快活地闪着Find的绿色小灯。

而喻文州却觉得很难过。

城市的人都在庆祝,狂欢会持续整个晚上,把嘉世变成一座不夜城,所以边界之外只有叶修一个人。

城市璀璨的霓虹灯火照不亮这里,哨兵只剩下一个孤孤单单的影子。

而这个哨兵即使在打过向导素后还是异常敏锐,喻文州指挥着镜头方才停留一会儿,叶修就已经注意到了。

他的目光精准的扫过来,像是能够穿过冰冷的镜头和它背后的人物对视。

喻文州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做法近乎监视,不管从什么角度来说都很不妥当。他自己先胆怯起来,打起了口头检讨的腹稿。

但哨兵只是夹着烟,冲镜头抬手致意。

喻文州一下子明白了,这不是第一次有人用这种方式找叶修。哨兵习以为常,自然连惊讶也不会有。


他整个人如坠冰窟。

喻文州直接把通讯录拨过去。起初叶修不接,但只要一挂断了喻文州就继续打,直到屏幕中的人终于耐心耗尽。

电话被接起来了,没有人说话,喻文州通过摄像头看到叶修掏出了打火机。哨兵向着摄像头一摆手,做出了他在听的示意。喻文州心间一软,顿了片刻,轻声喊了一句:“叶神。”

那边的动作停下来了,叶修惊讶起来:

“怎么是你?”

“那您以为是谁?陶轩么,还是刘皓?”

“那倒不至于,他们不敢直接来找我,通常都是找别人。”

“所以你是知道的,这里的人监视你。”

“我知道。”

“刘皓说你不愿意接受屏蔽网,我不信,屏蔽网是被动系统,哪有什么愿意不愿意。”

“一半一半吧,”叶修说,“我打向导素他们可能更放心些。”

“你说要我在嘉世干十年,是因为这个嘉世不接受你。”

“对啊,所以才把你拉过来。”叶修轻笑着解释,“你是从那边来的,能力好,脑子也好。真出什么事儿才能拉他们一把。”

“我不愿意。”喻文州打断他。

“我是跟你来的。”喻文州一字一句地说,觉得每一个音节都叫人心力交瘁,“如果硬要说,比起嘉世,我更喜欢蓝雨。”


叶修愣住了,他叹了口气,又给自己点了一支烟。长久的沉默让喻文州发慌,但他咬死了不愿意放松。

不知道过了多久,至少是零点之后,烟花次第绽放在了夜空里,刹时间将整个城市照亮,如同白昼。

叶修抬起头看烟火,喻文州透着摄像头看他,绽放的火光映在哨兵的眼睛里,温柔的明亮着。

喻文州方才还觉得自己得和这个人死磕到底。这会儿却好像又觉得,怎么样都可以。他近乎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刚刚想要服软。叶修的声音却通过通讯器穿过来,哨兵说:“我现在的工作也只剩下巡逻了,这工作挺无聊的,你要不要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

TBC

❤️❤️❤️

感激捉虫小天使> <

  134 10
评论(10)
热度(134)

©  | Powered by LOFTER